漫话英伦:何日再闻野狼嚎

Image caption 最大胆、最令人激动和最引起争议的,是“引狼入室”,把狼重新放回苏格兰高地荒野的建议。

英伦岛上“重归荒野”如火如荼。重现野猪林是一回事,再闻野狼嚎则是另一回事了。

“Rewilding”,“重归荒野”,眼下是英国的一个热词儿。搞自然的在讲、搞环境的在讲、搞农业的在讲、搞政治的在讲、搞文化的在讲…

不光是嘴上说,更付诸行动,“重归荒野”,从组织到个人,热火朝天。

“重归荒野”

“重归荒野”,顾名思义,就是把已经不是荒野的土地让它重新“变荒”。

退耕还林,退林还草,退田还泽…总之是把已经让人类通过千百年奋斗改变了的自然,再通过加倍的努力,让它重新回到原始的自然状态。

比如,在英格兰的Fen,英国环保组织国家信托雄心勃勃的“百年计划”,要把退田还泽的面积从现在的760顷扩展到5300顷。

Fen是英格兰著名的地貌、一马平川的低地。英国农民一代代前赴后继,开沟挖渠排水,把沼泽变为良田。

Image caption 英国山猫信托还提出了将18只山猫(Lynxes)放归从英格兰到苏格兰的多个“试点”的五年“重归荒野”试验。

野猪野鼠野山猫

恢复自然原生植被是第一步,这包括“退林还林”,就是把人工种植的、引进的树种铲除,栽植原生的树种和灌木。

植被环境恢复了,下一步是重新引入与环境相适应的野生动物。

首先是那些仍然“苟延残喘”的濒危野生动物,把它们引入到不同的“重归”的荒野中,扩大它们的生存机会。比如,红松鼠、野猪、野马等。

接下来,是把一些早已绝迹的生物重新“请”回英伦岛。经苏格兰政府特批,绝迹数百年的河狸和海鹰已经被重新引入到苏格兰高地的两个“试点”。

英国山猫信托还提出了将18只山猫(Lynxes)放归从英格兰到苏格兰的多个“试点”的五年“重归荒野”试验。

英国虽然有山猫协会,但野生山猫在英伦岛绝迹已经1200多年了。

然而,最大胆、最令人激动和最引起争议的,是“引狼入室”,把狼重新放回苏格兰高地荒野的建议。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我们从文化上与狼拉开了距离,把它妖魔化到了非理性的程度。尽管我们更可能被自家养的狗咬伤,但我们都更害怕‘大坏狼’”。

最后一只狼

一轮冷月映照下,孤峰独狼,仰天长嚎,是地老天荒、自然野性的至尊象征。

但这是诗情画意。现实是,苏格兰高地已经三百多年没有听到野狼嚎了。1743年在苏格兰Moray的Findhorn村打死的一只狼,据信是苏格兰、也是英伦三岛上最后一只野狼。

三百年前的剿灭狼的运动,是政府组织的。在苏格兰高地,狼被视为是令人厌恶的“害虫”,咬死羊甚至耕牛,在墓地里掏洞掘坟。苏格兰一些最古老的坟地选择在一些小岛上,防止狼的骚扰是主要考虑之一。

对狼的剿灭,不仅是在肉体上的。提议把狼重新引入苏格兰的组织之一,苏格兰主要的环保机构JMT的负责人丹尼尔斯说,“我们从文化上与狼拉开了距离,把它妖魔化到了非理性的程度。尽管我们更可能被自家养的狗咬伤,但我们都更害怕‘大坏狼’”。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经苏格兰政府特批,绝迹数百年的海鹰已经被重新引入到苏格兰高地的两个“试点”。

与狼共舞

当然,把狼重新引入荒野并不是要给狼从文化上“摘帽平反”。正如“英国重归荒野”(Rewilding Britain,最主要的自然保护联盟之一)怀特所说,狼曾是英伦岛上的头等捕食动物,是生物链上关键的一环。它的缺失,对自然生态的影响是深远的。

话说回来,从文化层面也有其不可低估的意义。把狼等绝迹的动物重新引入荒野,不但可以重新平衡生物链,也可以吸引游客,以生态旅游的收入保持“重归荒野”的可持续性。

让狼“重归荒野”的呼声日渐高涨,它激起的批评和反对也一浪高过一浪。反对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是曾闻野狼嚎的苏格兰地貌已经今非昔比。野狼出没的苏格兰,森林覆盖,人烟稀少。今天,大片的土地已经变成耕地牧场。到处牛羊成群,村镇连片。

对“重归荒野”最大的担忧,是把绝迹数百年上千年的动物(也包括植物)重新引入,其影响的不可预知性。引入的动植物种给英伦岛上的原生动植物带来灭顶之灾的例子不胜枚举。

争论还会持续下去。不过,就重新“引狼入室”来说,目前还处于理论务虚阶段。苏格兰政府发言人说,对河狸的重新引入要认真评估试点经验后才考虑是否扩大范围。“但对于其它动物,特别是头等捕猎动物狼,尚无重新引入计划。”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