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上流精英赛马会 醉酒打闹人下流

Image copyright daily mirror
Image caption 卡卢瑟斯的“壮举”被记者的镜头调到,撒尿的照片铺盖大报小报。

绅士淑女,名流精英,衣冠楚楚花枝招展出席赛马会。喝点酒,就忘了自己是谁了。

英国格洛斯特郡切尔滕纳姆(Cheltenham)城郊的赛马场,被誉为是英国赛马的故乡,历史悠久。每年3月份举行的为期4天的“切尔滕纳姆金杯赛”,不仅吸引了英国的社会名流,也被当地人称为是切尔滕纳姆的节日。

不过,今年的切尔滕纳姆赛马会,让当地人也让全国人记住的,恐怕不是夺冠的赛马的名字,而是一位出席赛马会的贵宾。

“撒尿的混球”

取得上届英甲联赛亚军的米尔顿凯恩斯队(MK Dons )中场球星卡卢瑟斯(Samir Carruthers)在赛马场的贵宾包厢中,众目睽睽之下,不但掏出自己的家伙往啤酒杯里撒尿,而且在同伴们的嬉笑中把尿泼撒到包厢之外。

卡卢瑟斯的“壮举”被记者的镜头调到,撒尿的照片铺盖大报小报。

接下来的,便是卡卢瑟斯捶胸顿足的“懊悔”,痛心疾首的“道歉”。

“我不愿看到人们记住我的是‘那个撒尿的混球’”,卡卢瑟斯说,“我本应该担当榜样的角色。我辜负了国家,辜负了米尔顿凯恩斯,辜负了所有的人”。

不就是个二流俱乐部里踢球的吗? 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让卡卢瑟斯真正懊悔的,恐怕是他那恶作剧的一幕被记者抓拍到了。否则,“尿撒包厢”很可能是他在Facebook上吹牛的资本。

开屏的孔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从头到脚打扮得光鲜照人出席赛马会,对许多嘉宾来说,不是为了看马,而是为了看人和被人看。顺手赌一把乐呵一下,那是副业。

有必要提一下包厢的价格,6000英镑。卢卡瑟斯那身西服,尽管只是看照片,没有手感的判断,也便宜不了。实际上,出席赛马会的嘉宾,各个都是“盛装出演”,华丽夸张的服饰,早已成了赛马会的一部分。

英国最著名的皇家 Royal Ascot 赛马会更是如此,参加赛马会的男男女女都成了开屏的孔雀,争奇斗艳。光是女人戴的帽子,就让人眼花缭乱。

这些人是来看赛马的吗?

你的怀疑完全有理由。从头到脚打扮得光鲜照人出席赛马会,对许多嘉宾来说,不是为了看马,而是为了看人和被人看。顺手赌一把乐呵一下,那是副业。

有必要也提一下Royal Ascot贵宾包厢的价格,最便宜的10000英镑(这还不包括增值税)。能进得了包厢,能衣着华丽呼朋唤友的进包厢,是成功的标志,是财富的标志,是阶级的标志,是品味的标志……

达官贵人,名流显耀,每年都要到Royal Ascot赛马会上抛头露面,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能冤枉了伊丽莎白女王陛下,她老人家每年御驾亲征Ascot,真是因为喜欢马)

醉酒的丑态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乔治四世在他继位之前作摄政王时,就沉溺于美酒、美女、赌博。赛马场把他的三大爱好汇集一身。

与一派阳春白雪不相称的,是每年的赛马会上,都能看到酒吧外和足球场外常看到的景象:踉踉跄跄吐翻了胃,昏昏然酣卧路边不知今夕是何年。

或大打出手扭做一团。男的动拳脚,女的扯头发。2011年的Ascot赛马会上有超过50人被警察逮捕,是我的印象中看到的最高纪录。

与酒吧外的醉汉或足球流氓不同的是,赛马场上闹事的男男女女,都衣着光鲜,像是女王请到白金汉宫喝茶的宾客。

要是喝茶就没事儿了。这些人喝的是酒。前面提到 Ascot 的贵宾包厢,1万英镑的包厢费外,每个人头还要交1000的酒水费。说是酒水,只喝酒,不喝水。美酒香槟,一杯接一杯,不停的喝。

许多人,在启程前往赛马会的路上就开始喝上了,到了会场,已是人朦胧,马朦胧。

唉,英国人这点出息。不过,随手翻翻赛马会的历史老帐,今人或许也不必脸红。

拿国王乔治四世来说吧,他在1820年下令在 Ascot 建造一个新的看台,供皇亲国戚和他们的贵客专用,这就是今天的 Ascot 赛马场上的“皇家看台”(Royal Enclosure)。

在乔治四世治下,皇家 Ascot 赛马会成了英国上流社会的社交年历上最重要的活动。而乔治四世在他继位之前作摄政王时,就沉溺于美酒、美女、赌博。赛马场把他的三大爱好汇集一身。

当年的一副讽刺漫画的标题是:“威尔士亲王殿下带着一位淑女前往 Ascot 赛马会,不过那个女的一点也不淑”。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