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一桩震动英国社会的少女杀人案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怀特森身上100多处创伤,80多处在脸部。殴打从傍晚一直持续到凌晨4点。

临近圣诞的冬夜,两个无所事事的少女,拿着手机聊天、听音乐、自拍、嘻嘻哈哈…漫不经心的把一个妇女活活打死。

历时近三个月的庭审,陪审团用了不到三个小时做出了裁决:有罪。

法官判处两名被告终身监禁、最少服刑15年后才有可能申请假释。

我无法告诉你她们的名字。宣判前媒体要求撤销被告的匿名保护的申请被主审法官拒绝。拒绝的理由是一旦她们的身份公开, 会给她们未来的生活埋下“重大威胁”。

我且用“小A”和“小B”来代替。她们去年12月作下那桩惊天大案的时候,一个13岁,一个14岁。

“天真的”凶残

用“天真”来形容凶残,令人作呕。但小A小B的作案过程,令人懊恼的无法摆脱“天真”,就像你看着一个婴儿漫不经心的扯断了布娃娃的胳膊腿。

只是在小A小B手里被“扯碎”的,不是布娃娃,而是39岁的单身女怀特森(Angela Wrightson)。

在杜伦郡Hartlepool的一个贫民区里,怀特森在当地小有“名气”,绰号“醉天使”(Alco Ange)。她不但自己醉酒,还时而为少年儿童买酒一起喝。 小A小B与怀特森算得上是“酒友”。

去年12月的那个傍晚,小A小B来到怀特森住处,就是要她去买酒的。

出于或许我们永远无法知道的原因,小A小B开始殴打怀特森。不但用拳脚,还用屋子里能够顺手抄起的东西。法庭上出示的沾有怀特森血迹的“凶器”包括:木棒、咖啡壶、花瓶、电视机、铁锹…

怀特森身上100多处创伤,80多处在脸部。殴打从傍晚一直持续到凌晨4点。打累了,小A小B停下来拿出手机与朋友聊天,(电话另一端可以听到怀特森的呻吟),甚至与奄奄一息的怀特森照自拍。

小A小B都是住在收养院里的孩子。她们知道过了晚上规定时间不回去,收养院会报警,就干脆自己拨打紧急报警电话999,要警察开车把她们送回去。警车来的不够“及时”,她们再次打电话抱怨“街上xx的真冷”。

上了警车,小A小B用口红在车窗上写下“又上了车”,再次自拍,像是终于结束了一场痛快的通宵Party。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出于或许我们永远无法知道的原因,小A小B开始殴打怀特森。不但用拳脚,还用屋子里能够顺手抄起的东西。法庭上出示的沾有怀特森血迹的“凶器”包括:木棒、咖啡壶、花瓶、电视机、铁锹…

“天生的”邪恶

如此年少、如此残忍。如此没心没肺、如此没有理由。

不是为了钱,也与爱恨无关。不是出于嫉妒,也不是为了报复。

少年儿童犯罪与成年人一个最大的不同,往往是缺乏令人信服的动机。

而在成年人眼里,少年儿童是与“天真无邪”联系在一起的。当“无邪”的孩子做出成年人以为他们做不出的事情、只能用“纯粹的邪恶”(pure evil)来形容的事情的时候,我们的社会纤维就绷断了,带来的是触及根本的震动。

上一次我感受到这样的震动,是在我刚踏上这片土地的1993年。两个10岁的男孩把2岁的幼儿James Bulger从一家购物中心拐带到附近的铁路上,用石头活活砸死。

极少数犯下谋杀罪的儿童,大都是男孩儿,对象往往也是儿童。小A小B豆蔻年华的少女,把一个两倍于她们年龄的成年人活活打死,更是令人震惊。

“天晓得”的困惑

Image caption 上了警车,小A小B用口红在车窗上写下“又上了车”,再次自拍,像是终于结束了一场痛快的通宵Party。

小A 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承认,很难用“善良与邪恶”之类正常的思维去理解她们的行为。与其说她们“邪恶”,不如说她们是已经“损坏了”的少年。

的确,小A小B都是来自“问题家庭”的“问题少年”。拿小A 为例,她兄妹4 个,分别是4个不同的父亲,其中三个都曾或仍在坐牢。

小A 在无休止的家庭暴力的环境中长大,暴力语言和行为耳濡目染。

然而,目睹家庭暴力甚至本身是家庭暴力受害者的儿童,很遗憾即便在英国这样一个相对富裕文明的社会,仍然有许多, 他/她们并没有因此去杀害别人。

“人之初、性本善。习相近、习相远”。这是三字经的说法。

或许,真有“天生的邪恶”?基因里已经埋下了罪恶的种子?科学家仁者见仁。

负责收容小A小B的Hartlepool地方政府说,它需要“国家级”的专家帮助,对小A小B案进行检讨。

希望他们能总结出点什么。

(责编:林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