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英国新建重点中学之争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在翻开绿皮书看看梅首相的新建重点中学计划以及理解它为什么政治上如此敏感忌讳之前,有必要回顾一下英国的重点中学的历史。

特里莎·梅因英国脱欧公投当上了首相。大家都等着看她如何“脱”。特里莎·梅拿出一份绿皮书……

英国政客和评论人士相信,它“有可能引发自二战以来最激烈的政治争吵”。

当然是令人望眼欲穿的英国脱离欧盟蓝图了?错了。是关于新增建重点中学的计划。

绿皮书

“重点中学”,grammar schools,也有译作“文法学校”,这是直译,对英国社会和历史没有一定了解的中文读者会一头雾水。“重点中学”,全世界华人文化下都一目了然,而且grammar schools实际上也跟中文的“重点中学”的含义更贴切。

是否会引发一场一代人没有见识过的政治大辩论?有待观察。但一个立竿见影的效果已经看到了。特里莎·梅政府的教育大臣把绿皮书拿到了议会辩论后的第二天,刚辞去首相职务的卡梅伦又宣布辞去议会下院后座议员议席,彻底脱离政坛。

卡梅伦辞去后座议员,与重点中学之争有没有关系?卡梅伦自己说,这不过是个巧合。但有一点是明摆着的。1998年工党政府通过立法禁止新建重点中学。保守党上台后,卡梅伦顶住了党内要求给新建重点中学“开禁”的压力,认为新建重点中学无助于他的“大社会”理想,称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是“在浅水区扑腾”。

特里莎·梅显然不这么看。她任首相第一天站在唐宁街10号大门外说,她希望看到的英国是一个“服务于全民的社会,而不是只服务于少数权贵”。在梅首相看来,给建设重点中学松绑,显然是能够“服务全社会”的“顺应民意”之举。

重点中学

在翻开绿皮书看看梅首相的新建重点中学计划以及理解它为什么政治上如此敏感忌讳之前,有必要回顾一下英国的重点中学的历史。

所谓的“重点中学”,Grammar schools,最早在16世纪就出现了。但英国现代概念的Grammar school是从二战即将结束时开始的。

旨在战后重建英国公立教育的“1944年英国教育法案”,把英国的公立中学分为两大类型,“重点中学”,Grammar schools 与“现代中学”,Secondary modern schools。

重点中学注重掌握知识,为学生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做准备。学校通过考试择优录取。现代中学则侧重掌握技能,为学生进入就业市场做准备,学生就近自动升入中学。

这样的教育体系实际上把学生分成了两大类。一类准备上大学,将来找个好工作。一类被视为能力有限,将来只能做低收入工作。

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这种择优分类教育体系受到很大质疑,反对者认为它加深了英国的阶级分化和中产阶级的特权。

1965年,工党政府下令地方教育当局逐步废除重点中学,将两种类型合二为一,都办成“普通中学”,Comprehensive schools。“普通中学”对学生不挑不拣不考试,学生就近入学。

但是,一些地方教育当局,主要是保守党把持的地方政府,抵制取消重点中学。结果,英伦上下,有些地区(主要是工党地方政府),重点中学被全部废除,有些地区则残留了一些,形成了一小部分重点中学像孤岛一样包围在普通中学的海洋里的局面。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这是重点中学考试典型的逻辑推理题:右边4个正方形,哪一个展开后平面与左边的图形符合?

两条教育路线斗争

1998年,工党政府通过了一个新的法案,以法律形式禁止成立任何新的以考试择优录取为招生原则的重点中学。

于是,英格兰现存的163所重点中学(苏格兰和威尔士已全部取消)就成了令家长学生趋之若鹜的“香饽饽”,入学考试竞争之激烈,不亚于中国的中考。

英国的中小学没有全国统一教材,重点中学的入学考试各自出题,考察学生的能力各有侧重。重点中学的考试内容和学生在小学的学习内容是“两张皮”。公立小学没有为学生辅导准备考重点中学的义务,更没有升学指标压力。

于是,部分家长就选择了“曲线救国”的道路:孩子在公立小学上到三年级后,转到私立的“准备”小学(preparatory schools)。这类私立小学为希望考公立重点中学的孩子制定量体裁身的专门辅导,可以具体到针对某一个中学。

虽然这类小学收费不低,但交两年学费,帮孩子考入公立重点中学,省去7年的私立中学学费,显然是“吃小亏占大便宜”。

许多重点中学都有优先录取本区内考生的政策。于是就有家长不惜卖房搬家或在学校附近租“二房”,以求增大孩子的录取机会。一所重点中小学附近的房子,因学校造成的“通胀率”可达10%-15%。

相对投资较小因而是最多用的一块敲门砖,是给孩子请家教吃小灶。

英国家长帮孩子升入重点中学最常用的三块敲门砖,砖砖砸的都是钱。批评者说,家长正在用钱给孩子考入重点中学铺路,英国中产阶级正在把穷孩子挤出重点中学。

这也正是过去50年来,考试择优还是一视同仁,两条教育路线和教育理念不断交锋冲突的根本原因。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保守党在议会中只占微弱多数,党内批评者说,特里莎·梅重开重点中学之争,只会自讨没趣。

“顺应民意”

两条教育路线和理念之争,也可以用一个“择”字概括。特里莎·梅说,现实是,“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已经存在选择,房价的选择,财富的选择”。

梅首相说:“99%择优录取的学校被评为优秀和良好,普通公立中学只有20%达到同样的水平。”梅说,把孩子送到一个好学校是每一个家长的愿望。这也正是梅首相要“理直气壮”(unapologetic)为新建重点中学开禁鼓与呼的理由。

特里莎·梅相信,重点中学不应该是社会流动的绊脚石,穷人奔小康的拦路虎,而可以成为促进社会大同的助燃剂。

绿皮书中对申请新建重点中学的地方政府规定的一些先决条件,比如,学校必须录取一定比例的贫困家庭学生、新建重点中学必须与“差校”形成帮带挂钩、设计能“防家教”的考卷,给家长无力请家教的孩子更公平的竞争机会、在小学毕业没考上重点中学的孩子,在14和16岁时还可以再考等等。

这些对申请新建重点中学的要求,总的来说都是从有助于“社会流动”着眼的。但这些措施显然未能平息政治反对派和社会批评人士的愤怒,甚至不能安抚保守党内部分人的担忧。

保守党在议会中只占微弱多数,党内批评者说,特里莎·梅重开重点中学之争,只会自讨没趣。

梅首相的绿皮书能否在议会中变成绿灯,拭目以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