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大快朵颐”男

Image copyright

俗话说,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在公交车上吃东西,则是吃着香,闻着……

上周的专栏里说了“动态化妆女”。这是我自造的词儿,它所描绘的行为在今天英国的通勤车上,特别是早上的高峰时段,天天可以看到,就是女性在上班的路上,随着火车、地铁、巴士的车轮滚动,旁若无人的涂脂抹粉。

说完了“动态化妆女”,觉得于心不忍,有失公允。于是,平衡一下,今天说说英国通勤车上常见的另一族。

上车就饿

小时候在中国坐火车,印象最深的不是车窗外的风景,而是车厢内的“吃相”。

不分男女老幼,无论贫富贵贱,上了火车,人人都在吃。道口烧鸡、泡椒凤爪,橘子苹果、香蕉菠萝,瓜子核桃、大枣花生,大快朵颐。

鸡骨头鸭骨头苹果核瓜子壳,凡不能进肚的,随口吐在地上。痛快啊!火车进站前,服务员大喊一声,“抬腿”,大家都双腿高悬,让服务员飞舞的拖把“一扫光”。

老大还乡,高铁遍地,但人们上了火车似乎还是饿。只是都不再往地上吐,而是把不能吃的部分吐在服务员发的纸袋子里。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到了英国,坐火车很少看到有人吃东西,大家或一书在手,或埋在报纸里,车厢里安安静静,一路“书香”,很是感慨。

炸鸡腿汉堡包

后来,车上看书的似乎少了,玩手机的多了起来。再后来,上车吃东西的人越来越多,不是烧鸡鸭肝凤爪,而是炸鸡薯条汉堡包。

“动态化妆”都是在早上的通勤车上“发生”,而“爆啃鸡腿”则主要是在下班的通勤车上“进行”。

而一天班上下来,拖着疲惫的身躯,饥肠辘辘爬上通勤车,最恼人的,则莫过于邻座的人甩开腮帮子啃鸡腿、嚼薯条,往嘴里塞三明治汉堡包了。

如果能让女性读者感觉好一点,据我观察,上车便开吃的人,绝大多数是男的。

俗话说,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在公交车上吃东西,则是吃着香,闻着……不说臭吧,至少是闻着不舒服,难闻。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一天班上下来,拖着疲惫的身躯,饥肠辘辘爬上通勤车,最恼人的,则莫过于邻座的人甩开腮帮子啃鸡腿、嚼薯条,往嘴里塞三明治汉堡包了。

炸鸡腿汉堡包

在公交车上旁若无人大快朵颐,不但让上班族心烦,甚至也让英国议会上议院的“贵族老爷们”不高兴了。

去年底,舍伯伦勋爵在上议院提出动议,要求政府与伦敦交通局交涉,禁止乘客在伦敦的地铁、火车等公交车上吃热食快餐。

舍伯伦勋爵说,在公交车上吃饭不但让很多乘客觉得“冒犯”,而且饭盒等包装丢在地板上构成了“健康隐患”。

舍伯伦勋爵有过几次像上班族一样挤通勤车的经历?我不便揣测。但有一个10年前的统计数字,伯爵大人想必不知道。

慢慢通勤路

英国人一年在通勤交通车上吃食物的消费是229英镑,居欧洲国家之首。

同时,英国人每天花在通勤车上的时间是48分钟,也是全欧洲通勤时间最长的。

10年后,如果再做一个统计的话,这两个数字肯定是比翼齐飞。

我敢作这样的推断,基于两个事实:

一是英国的房价,特别是像伦敦、曼城这样的大城市,房价已经涨“疯了”。市区买不起,往近郊挪,近郊买不起,再往远郊搬。租房一族也是一样,离市区越近,房租越贵。

而人们上班的地方大都在市区里,早上往城里奔,晚上出城往家赶,通勤路漫漫。

另一个事实是英国财政研究所(IFS)提供的:英国人的实际工资增长今后10年将呈现持续下滑趋势。IFS预计,2021年英国人的实际薪资将不会高于他们在2008年挣的工资。

如果不幸被IFS言中的话,英国人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没见识过这种窘迫。

挣钱辛苦,上班更奔波,吃饭没准点儿。饥肠辘辘撑不到回家,在路上垫巴点儿,邻座多包涵吧。都不容易。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