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写:陈晓楠,从容走过冷暖十年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冷暖人生》主持人陈晓楠获得凤凰卫视2014年最佳主持人大奖

2015岁末,凤凰卫视《冷暖人生》节目特辑《艾滋村十年》入围2015年度英国国际广播协会大奖AIB Award(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的国内调查纪录片项目(Domestic Investigative Documentary)提名。

《冷暖人生》此次入围英国本土大奖,得到了业界和同行的普遍关注,其实《冷暖人生》节目已经通过卫星电视落地英国,成为多年来受到英国华人喜爱的中文节目之一,节目主持人陈晓楠娓娓道来、从容大方,为节目树立了鲜明的个性化风格。

“对不起,我没有化妆”

对于喜爱晓楠的观众来说,很多人仍然记得15年前美国911事件的那个夜晚,晓楠“蓬头垢面”地冲进演播室说的第一句话:“对不起,我没有化妆。”后来这句话甚至被视为突发新闻的经典开场。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陈晓楠和胡一虎在凤凰直播911事件的主播台上

那一年,晓楠还算是凤凰卫视的新人,加盟不到一年,一切所谓定位和风格都在摸索中。

在加入凤凰之前,晓楠在北京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做过多档不同类型的节目,用晓楠的话讲,那是一个渐渐对主持人熟悉不同领域、不同技巧的过程,是对自己内心的一个摸索。自己喜欢什么东西,自己不自觉的就向着自己的内心去尝试。晓楠渐渐感觉到在《凤凰早班车》这类新闻节目中难以获得满足感,很多事件都希望自己可以亲身去感受,而不仅仅是在演播室收集整理新闻素材,希望自己能在新闻现场挖掘新闻,自己能够发现和采集到一些可以呈现新闻本来面目的东西。着眼点会放在新闻中的个体和生命上。

晓楠说“那时候去做伊拉克和伊朗的新闻专题纪录片,拍到的故事都是集中在个体生命的身上。当时在伊拉克战前的巴格达,我们觉得去拍一些新闻数据化的东西,有很多人都拍过了,但是很多和人相关的故事都很有意思的,在一个大的命题下的生命的进程和真实的感受。我们在当时的社会民生中可以看到很多和常年紧闭的伊拉克和常年被战争威胁的当地人生活相关的故事。在特别大的政治命题下,着落在每个人的身上,会是一个怎样生命的进程和个人的感受,也可以看到这样一个重大历史事件的面貌。我自己的拍摄的过程中,对人的采集和挖掘我是感兴趣的。所以之后说为我个人设立一档节目的时候,我就选择了冷暖人生。”

十年冷暖 优雅转身

《冷暖人生》就这样让晓楠找到了感觉。当晓楠从舒适的演播室里走出去,甚至离开了自己感到安全、熟悉的城市,在融入到一个陌生时间里的时候,晓楠反而找到了某种归属感。

《冷暖人生》栏目创作的初衷是对人、人性,人生和命运做采集和挖掘,节目希望通一点一滴的发现去汇总变迁时代中不同的人生样本,去可以记录时代。通过表达一个一个生命故事的讲述来实现。

晓楠回忆节目初期经历一段演播室主持人群访对被采访对象造成极大的压力而难以获得预期的访谈效果。

大概在半年多以后,节目组决定到现场去录制,而《花祭》这期则打响了迈出演播室采访的头炮。

故事背景是90年代深圳一家玩具厂曾发生过一起比较严重的火灾,大约10年之后,有一位社会学者专门记录了这些被大火烧死和烧伤女工的情况。她们的家乡基本都在重庆山沟沟里边的小村庄,于是节目组踏上征程,一路上坐飞机、坐船、坐火车,最后又步行了一、二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晓楠说:“我和同事扛了好多设备走过田埂和泥泞,突然,对面跑过来一个瘦干的小老头,他正是我们要采访的嘉宾,女工小芳的父亲,他因为怕我们走得太远特意来接我们。谈着谈着,老人用手指着女儿的墓,说把女儿葬在自家地里每天都能看见,心安。原来当时他求小芳为了需要盖房的弟弟,再出去努力多挣点钱回来,谁曾想女儿这一走就是永别。”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陈晓楠在汶川地震灾区采访,制片人朱为民摄像

随后的10多年间,晓楠的定位不仅仅是一名主播,更是一线记者。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冷暖人生》节目组当即奔赴现场,通过人物专访,记录了那些灾难背后受难者的人生巨变,力图展示整个的救援情况,并带出更多人性的故事。

回忆当时采访的过程,晓楠感触地说:“其实整个拍摄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进行的,在纷乱的现场,如何发现,如何取舍,也是考验着我们的问题,幸而栏目组在过去几年间积累下来的人物解读方式和不断成熟的人文追求能让我们静下心来,用最朴素的,最忠实的视角完成了这样一次记录,现在看来,这样的追求也正是世界性的语言。”

正是这一期《冷暖人生》之《四川地震–陈坚的最后79小时》,在第45届芝加哥国际电影节(又名雨果电视奖)上,荣获电视纪录片类“人文专题项目银奖”,该节目还入围了第四十九届蒙地卡罗电视节的新闻类专题片项目。

2016依然在路上

《冷暖人生》的制作团队其实并不庞大,很多人都是身兼多职,从预采访到采访、拍摄、剪辑,背后制作力量并不是特别大的团队。晓楠从策划到结尾几乎全程参与。晓楠说:“因为这个过程本身没有办法像流水线分割,一个故事我们从开始选他,尝试联系他,到最后呈现出来,这个故事是个一气呵成的过程。

“其中有非常多的采访嘉宾,很多年之后在我们的脑海里都是很鲜活的。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各不相同的面孔,人生带给他们的各不相同的烙印。”

“比如我们采访过俘虏、间谍、黑道人、吸毒的人、战争中的人,特别多,我觉得每个人某些片刻某些话很多年以后还是在我们心目中,想到某一个人就会想到他的某个段落。”

“我们没有着意采访底层的人,只不过在我们选择的态度和视角上,我们会把一个看似普通的人仍然很细腻的去打磨他的人生故事,可能观众会在我们的节目获得一些别的节目没有做过的小人物的故事。实际上我们自己并没有定位说我们要做哪些阶层的人,但是在这样的寻找中会发生很多意外,你可能没有想到就是你身边的人,他有着惊心动魄的人生故事。并不一定是界定在某一个阶层、他身上的默写特点和光辉。在我们眼中只有独特的生命故事,而没有哪一个有标签的群体。”

今年是凤凰卫视成立20周年,也是《冷暖人生》新的出发点。2016年伊始,晓楠和团队又在紧张策划新的任务和选题。晓楠说:“我们采访的非常多的人,他们经历了我们无法想见的很有张力的或者是被撕裂的人生或者是动荡的有极大转折的人生,这个过程当中你可以看到人性中真正的坚持的是什么,放弃的是什么,人性当中非常本真的东西。我是觉得真实是非常有力量的。对自己来说看到更多、认识的更多,会对人生有一个更笃定的力量在。对世界了解的越多,可能内心应该是更稳健的吧。”

“未来没有想太多,就一步一步往前走,找到一个人是一个人,多做一个故事是多一个故事,谁也不能预见将来,就像这十来年,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可以做那么久,我们都是一个一个故事去找,碰到一个又一个人,进行一场又一场谈话,在时间的行进当中,寻找新的方向。我们也不希望重复,但气质和灵魂是比较统一的。”

(责编:友义)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