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写:受中国领导人接见40年的英国人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斯蒂芬·佩里和胡锦涛

斯蒂芬·佩里(Steven Perry)是英国48家集团主席。从上世纪70年代起,他追随其父杰克·佩里(Jack Perry),和中国政府保持密切往来逾40年,接见过他的中国领导人包括赵紫阳、胡耀邦、朱镕基、李先念、胡锦涛、江泽民、习近平等。作为一位英国人,佩里与其父能够保持和中国高层的密切接触长达60年,这在中英关系上是非常罕见的。

2015年11月,我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参加‘美丽的河北’活动时认识了佩里。随后我又在中国驻英大使馆的活动中见到了他。听闻48家集团已久,我对这位主席心怀好奇,于是我向他发出了采访邀请。

采访地点在佩里的办公室,亦是他与家人的住所。这是伦敦北二区的一个连体别墅,从正面看,似乎是普通民居,可里面纵深很长,足有40、甚至50米。一楼是开放式设计,连体的厨房、餐厅与客厅,约有100 平方米之大,房梁很高,所以整体感觉相当宽敞。巨大的后花园里,有许多孩子玩耍的户外玩具。

一位貌似东南亚裔的钟点工正在厨房拖地。佩里客气地请她为我们送来两杯绿茶和小点心,拉上了厨房与起居室间的一道足有5米长的白色拉门,招呼我坐下。“我知道你远道从布里斯托尔来,我一定尽力有效率地回答你,不浪费你的时间。”这是佩里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无需发问,佩里开始娓娓道来。我只需要聆听,必要时插话提问。这是最好的访谈状况之一,可以发掘到意想不到的信息。从他的谈话可以看出,他的兴趣点完全在国际关系上,从中美关系、中英关系、叙利亚局势、到中亚未来走向等等。谈话中,他尤其提到中国在一至两年内就可能推出AU(亚洲联盟)概念,这个推断,来自于他从对中国局势的密切观察,以及与中国领导人的对话。

中国领导人外交方式谨慎小心

在过去40年里,接见过佩里的中国领导人非常之多,名字可以排一长串,包括赵紫阳、胡耀邦、朱镕基、李先念、胡锦涛、江泽民、习近平等人。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温家宝访问英国期间会见48家集团俱乐部主席斯蒂芬·佩里(左前一)。

佩里回忆说,胡锦涛是在英国白金汉宫接见自己,江泽民是在中国驻英大使馆,他见过温家宝好几次面,分别在酒店和大使馆。在佩里印象中,温家宝很关心人。他记得在北京第三次见到温家宝时,温总理说:“你这次放松多了。”2015年习近平主席访英,接见过佩里两次,其中一次是接见佩里及其家人。佩里说习主席亦很关切自己。

佩里说,中国领导人不会和记者有任何非正式交道,和他自己亦一样。领导人谈的所有话题都是事先准备好的。这无对错之分,只是习惯。为此,他质疑某些香港记者写的东西。

在佩里看来,中国领导人说话非常小心,比说他们不会说:‘告诉你,我昨天过得很不愉快’。而这种方式会在西方领导人间出现。中国领导人外交的原则似乎是:控制自己,说话要注意。

我问佩里花了多少年来习惯和中国领导人打交道的方式?他说:“30年?我不觉得谈话困难,但必须承认我还是有些不自然。他们(中国领导人)接见我是出于尊敬。但他们不和我讨论严肃问题。” 佩里说自己曾问一位领导人:丝绸之路经济带是走俄罗斯,还是巴基斯坦、土耳奇或伊朗?那位领导人不回答。

佩里曾向中国领导人提及自己对中国的担心。他说:“中国丢失灵魂几十年了。我父亲喜欢的是当年的中国,那时的中国决心建立新国家,友善且关心他人。现在却变得自私,许多人事事单纯为钱,对他人漠不关心。如果领导人不关心人民,只关心经济,中国会变成钱的工厂,会垮的。这些事情有些领导人知道,有些人不想知道。温家宝知道。我对他说:‘中国的挑战已从低成本出口,变成了中国要善待自己人,让中国人感到幸福和骄傲。如果贫富过于悬殊,内部矛盾会太大。’我知道他完全懂我的意思。而有的领导人,会假装听不懂,会换话题。”

过往40年与中国领导人打交道的经验,让佩里体会到:中国文明与西方太不同,总是很小心。比如中国人互称姓氏,比如小李老王,为何不用名字?这与英国太不一样了。他说日本人说话亦很小心,也许是因为亚洲文化受了佛教影响的关系。

中国领导人深思熟虑

佩里说,西方人不太喜欢研究中国读物,他自己观察中国逾40年,他认为中国领导人非常thought through(深思熟虑)。他说中国领导人想的不是6个月后的事,也不是6年后的事,而是60年后的事。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来源于周恩来1962年说的实现四个现代化。周恩来在1962为未来定了调子和方向。习近平的五年计划谈到2021实现全面小康,2049基本实现现代化,很多人不信。可是中国领导人是当真的,他们非常深思熟虑。

佩里还谈到西方人对中国的一种普遍误解:多数西方人认为中国正在模仿西方发展经济的路线,并偏离了过往中国追求的社会主义。佩里认为中国仍然走在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上,并希望在2049年基本实现现代化。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含义是公平与财富分享。佩里说,西方人常把社会主义与苏联联系起来,所以社会主义在西方多有贬义。他认为出于这个原因,中国政府不太过多强调社会义,以免引起概念混淆。

佩里说:“有人说我是为中国政府做宣传。可我告诉他们:‘是你不相信中国领导人说的,他们的确是那个意思。’”

核电站合作是经济与技术考量,与安全无关

佩里认为:如果英国领导人在中国呆过,对中国有较长的生活体验,而不只是一两天的访问,两国贸易团坐下来签个协议什么的,会更重视中国。他说英国财相奥斯本很特别,亦了不起。他比其他英国人了解中国,因为二三十年前他在中国呆过,他母亲好象是中国问题的专家。佩里又说:在英国精英中,许多人不了解中国。中国加入了英国的核项目,很多人担心安全问题,因为怕美国有反应,还怕中国人做手脚。可是奥斯本不担心,他知道中国领导人不想占英国人便宜。佩里说:20年前,英国卖核电站给中国,出问题了吗?没有。中国人怎么会在核问题上弄事?如果出了事,两国关系就完了。在佩里看来,中英核电站的合作,完是经济与技术上的考量,与安全没有关系。符合两国利益。就这么简单。信任亦重要,但排在第二位。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佩里的全家福照片

对于英中两国关系,佩里认为需要相互学习与了解。于中国而言,他说:英国可以帮助中国了解世界。我们和美国有特殊关系,英国大概是世界上最了解局势的几个国家之一。英国亦有许多要向中国学习。

佩里说:“60年前,我父亲开始与中国来往时,英国人说他疯了,是叛国者。可是现在,2015年习近平访英证明了我们一家人过去60年做的都是正确的。我父亲是对的,是符合英国人利益的。我更期望着未来 。”

我问佩里,为何你能与中国长期保持这种高层往来?他回答道:“我父亲当年是冒了风险和中国打交道(指时任伦敦出口公司董事长杰克·佩里,1953年率团到北京与中国签订第一个贸易协定),当时周恩来说我们不会忘记你。现在的中国领导人已不能从我们这受惠,接见我是出于一种尊敬,他们是在实践周恩来许下的诺言。”

中国领导人正在构架亚洲联盟(Asian Union)

我们的谈话已近两个小时,佩里太太和孩子们已回家,知道爸爸在工作,两个孩子一直静静地在屋子另一端看电视。佩里说自己喜欢桥牌、去欧洲旅游以及月饼。当然他最大的兴趣是中国事务、国际关系及经济。他说从前自己帮助许多人在中国建公司,给他们建议;现更多的时间花在了解和明白中国。

他说许多国家看到的是下周,而中国看到的是22世纪。未来世界中心会转移至中亚。佩里认为: 一两年后,中国就会开始谈论亚洲联盟(Asian Union ,缩写AU)话题。他曾经就AU问题问过一位中国领导人,那位领导人回答说:“还没那么快。”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