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跨性别就业歧视第一案的C先生

C先生
Image caption 出生时是女性的C先生对自己的心理认同是男性

中国贵州开庭审理跨性别者C先生的就业歧视案后,他本人接受BBC英伦网专访,谈此案及中国跨性别人士的生活状况。

贵阳市云岩区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庭周一(4月11日)审理的跨性别就业歧视案在中国大陆是首个案例。

当事人C先生现年28岁,生理性别是女性,心理性别是男性,属于LGBT(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即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中的 T。

据了解,C先生去年在贵阳一家体检中心应聘销售岗位,由于“爱穿男装,形象与公司要求不符”在试用期期间毫无预兆地被辞退。他向当地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对方交付欠发工资600多元、非法辞退赔偿2000元。

开庭情况

Image caption C先生与他的辩护律师刘明辉(左)、黄沙(右)在一起。

开庭审理后,C先生在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时介绍,庭审当天主要环节是双方举证,他的辩护律师提供录音、照片等跨性别歧视的证据,而体检中心方面没有拿出任何证据来反驳。

“体检中心人事部门负责人金玉萍说,因为我工作能力不行,100分的考评只拿到15分,拒绝穿公司的工作装,还说我旷工,后面却加了一句‘但是我们没有证据’”,他说。

“我们这边也提出,为什么要做这个案子,不是为了钱,主要为了推动《反就业歧视法》。”

C先生被告知,此案45天之内会得到判决,所以最晚本月底会拿到结果。“判下来,钱有多少不重要,重要在于,没有公开书面道歉,我就不会罢休。”

尽管如此,C先生对此案的结果非常乐观,“不出意外的话是不会输的”。

他说,被体检中心辞退后自己也找过其它工作,都被用人单位以员工额满等借口拒绝,或者让等其通知,随后却石沉大海。

“社群中有很多人因为性别表达被拒绝录用,包括女同性恋中的T和跨性别者;这种情况非常普遍,很多朋友告诉我,要么隐藏身份,按照用人单位规定穿工作服等等,否则就会被拒绝。”

C先生表示,从提交案件资料到现在庭审,社群的很多朋友一直很支持,很期待胜诉,如果这个案子胜诉,就会给未来这样的案子做一个榜样,如果这个案子胜诉,会给她们带来很多就业的希望。

“也会作为一个案例教社群的朋友如何去维护自己的权益。如果这个案子的胜利推动了《反就业歧视法》,对整个社群的保障会更多。”

生存困境

C先生坦言,跨性别者在中国社会生活会遭遇很多不愉快、很多压力:“同性恋群体遇到的压力我们会遇到,他们遇不到的我们也会遇到”。

“比如,和伴侣交往有问题,和家人之间的关系有压力,生理上有激素的问题,社会性别方面,修改身份证上的性别之后,此前学历会全部被清零,不再属于自己——这是一个完全无法解决的问题。”

C先生是民间组织贵州黔程工作组(并未在官方正式注册)的发起人和负责人,这个组织已经活跃了九年。

“当时希望为同志群体做事情,由于男同志已经有自己的组织了,所以我们更关注女同性恋、女双性恋、女跨男的跨性别者,即LBT,更多关注多元性别,当时就想帮助他们走出困境。”

他介绍,该组织的主要成员有三、四人,其他全为志愿者,流动性比较大,组织的活动包括小型聚会、郊游等等。

这个小组的活动基本都是C先生自己出资,除公益组织“北京同语”在5月17日“国际不再恐同日”有小额赞助之外,没有其它的赞助。“活动次数不多,资金不够,但由于就业歧视案,活动的规模大起来了”,他说。

他不无惋惜地说,这些年来,情况基本没有多大改观,社群内部有一些改观,很多人学会了如何与家人和平相处,但社群外部无知的人太多了。

C先生表示,自己之后可能全职做非政府组织(NGO),或者在家人帮助之下求职,所以应该不会再遇到在体检中心遭遇的类似歧视。

(撰稿:张泳,责编:高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