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外孙:英国若“脱欧”会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排队末

Image copyright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作者和前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外孙尼古拉斯·索梅斯爵士

在前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后代中,尼古拉斯·索梅斯爵士(Sir Nicholas Soames)广为人知 —— 他担任英国国会下议院议员长达33年,曾出任梅杰政府时期的英国武装部队政务次官。

来到索梅斯爵士的国会议员办公室,区域看起来不事装修,外墙全用木板与走廊间隔,似乎可以随时拆装。办公室面积宽绰,足有20多平方米。秘书敲开爵士的门,他正坐在宽大的书桌后。整个房间如同档案库,到处堆放着文件与书籍。

“不知他们是名人”

1951年,索梅斯爵士三岁时,丘吉尔第二次当选为英国首相,直到1955年卸任。此后丘吉尔一直居住在查特维尔庄园(Chartwell ),直至去世。

索梅斯爵士说:“我小时候和父母住在查特维尔,经常见到外公。他在我16岁(1965年)时去世。”

“我印象里他是位年迈的长者,我与他没有成人式的交流。不过作为外孙,我和他的关系很亲近。他很喜欢孩子,喜欢我们的陪伴,只要我们不会太吵。他是位很慈详的祖父。”

索梅斯爵士:“他和我外婆象普通人一样生活,我那时不知道他们是名人。我父母从没有告诉我,是后来我们自己发现的。我记得去参加我弟弟的洗礼仪式,当时有约五千人围观,就是为了看他。当人群开始欢呼时,尽管我当时只有五岁,但我也能感觉到一些不同。”

他如有所思地说:“于英国而言,他的领导保证了国家的自由;于我们而言,他是位family man(爱家男人),是我的外祖父。”

外公会支持留在欧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丘吉尔1919年介入政坛,两次当选为英国首相,直到1955年卸任

时值英国脱离欧盟公投(6月23日)前夕,作为留(即留在欧盟)派人物,索梅斯爵士忙碌异常。无论“留派”还是“脱派”,两派都拿出丘吉尔为自己撑腰。

“我外祖父1919年介入政坛,1965年辞世,历经两次大战。他50年前的观点,肯定不能拿来现在使用。”

“但我认为他不会赞同离开欧盟,因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欧盟的重要性,在于保障欧洲经济安全、政治安全及地理安全。冷战时期早已结束,欧洲的贴合剂不再是军事,无需再以北约(NATO)对抗苏联。现在的粘合剂是:由北约保障军事地理安全,而政治及经济安全由欧盟承担。欧盟设计之初的宗旨就是要避免血战,冷战后,吸收东欧国家加入北约与欧盟,都是出于政治、经济及地理安全的考量。”

“排在队末”

那么,如果英国离开欧盟,她会失去世界上的重要地位吗?

索梅斯爵士回答说:“倒还不会,不过一定会很糟。”

他说:“谈到和中国的交道,以我们现在的经济体规模,如何能和中国打交道?我们会排在队伍末尾的。而欧盟的经济体大于中国,所以中国必须会重视欧盟。当然英中关系也不错,可那是因为英国是欧盟的一部分。”

“英国人变得对重大事务不那么痴迷了。越全球化,越不安全。可是现在英国人大多只关心国内安全, 对国际地位不太在意。我们在全球仍然起重要作用,可是我们说得不够。”

索梅斯爵士的好友、前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是脱派领导人。约翰逊长期在与欧盟关系上摇摆不定,自他突然宣布支持脱派始,外界一直猜测他此举意在夺首相权位。其父曾在一电视节目中为约翰逊辩护,说儿子不是趁机夺权。

那么,约翰逊是机会主义者吗?索梅斯爵士皱了皱眉头,说:“他不是的。他是我的好朋友,我爱他。他有他的观点,他亦有权利做脱的选择,当然我觉得他的原因没有说服力。 ”

英国社会的“固性”和流动性

中国人普遍对英国有一错误理解:认为英国是最讲阶级的国家,社会流动性不畅,甚至堵塞。

对于英国当下社会流动性,爵士的态度如何?

索梅斯爵士说:“当下的社会流动性比我一生中的任何时候都要高,而且越来越好。只要刻苦,没有什么做不到,当然还没有达到理想程度。因为问题出在我们的教育系统,我女儿在布莱顿公学时,那里有许多中国学生。我女儿很刻苦,可我发现来自中国及巴基斯坦那些亚洲国家的学生简直用功得不行。我觉得英国的教育标准必须要提高,这将有助于提高社会流动性。”

“英国与五十年前早已完全不同,我完全没有特权。如果今天才参选,我一定当不上议员,因为有这么多优秀的年青人。你看看现在的下议院,就知道英国是meritocracy (任人唯贤)的国家。”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