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金融城市长赞中国远见,无惧脱欧

Image caption 茅杰飞勋爵在市长官邸办公室接受访问

“我在中国出访时,无人表示对脱欧的担心,亦无人提及辛克利角核电站(当时该核电站还未获得唐宁街通过)对两国关系的担忧。中国人看到的都是机会。”伦敦金融城市长(Lord Mayor)茅杰飞勋爵(Lord Mountevans)对我说。他的此番观察,来自于十天前的中国之行,当时他会晤了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及上海市市长杨雄。

茅杰飞是伦敦金融城第688任市长。金融城市长设置如同英国女王,虽无实权,但其象征意义及社会地位极高。2015年第687任市长曾在金融城设宴招待习近平主席。

“脱欧以后,因为英镑下跌,来英国的中国游客增加了;中国投资者对英国的热情不但不减,反而抬高。中国人的生意头脑了不得。”

在英国人普遍对脱欧抱以担忧时,中国的反应如此积极正面,的确让茅杰飞勋爵吃惊。此前我采访过的英中贸易协会(CBBC)主席沙逊勋爵(Lord Sassoon),亦曾发出同等惊讶之声。

或许这就是中文‘危机’的哲学之道,即是危险,亦是机会。英国社会普遍希望脱欧是重建机会,可那只是嘴皮功夫,底气不足;中式解读如阳光般灿烂——脱欧即机会。

其他国家对脱欧的反应如何?是否亦如中国?茅杰飞今年已出访过30个国家,他说:“韩国和中国类似。不过日本就很担心,因为此前日本在英国已有重大投资,脱欧造成的不确定性对其投资影响很大。”

茅杰飞希望中国仍会将金融城做为在西方的首要合作伙伴。不久前李克强总理宣布要在纽约建立人民币清算行,这是中国政府对脱欧不确定性的担忧信号吗?

Image caption 金融城市长茅杰飞勋爵与本文作者何越在市长办公室合影

我问茅杰飞是否担心?

他说:“这是中国国际化的一部分吧。以时区看,中国与纽约开展关系,并不奇怪。当然,这是一种竞争。”

那是否担心中国政府移情别恋,选择纽约做为首要合作对象?

“我希望那不会发生。我亦不认为那会发生。我们(伦敦金融城)相当国际化,关于国际化的理解与机构设置是(其他地方)无可匹敌的。以我们所在之处为圆点,300米为半径画一个圈,在这个圈里,你能找到所有国际金融领域里需要的专业与人才:外币兑换、银行、国际法、保险、管理、养老金等等。这种优势是全球独一无二的。纽约金融业很棒,但因为美国太大,本身有庞大的经济体量,所以很大程度上(其金融业)是面向美国本身。他们的特色是专注于内,而非外(国际化)。”

德国法兰克福会否取代伦敦的金融中心地位?

茅杰飞迅速回答道:“他们没有我们这么悠久的金融历史。” 紧接着他补充说:“我们英国人有顽强的毅力。如350年前伦敦当年那场大火,当时80%的伦敦被烧毁,可几年后我们就重建了,而且从那时起我们开始了保险业务。我们英国人有创造力、反应快、适应力强。”这听起来很象是危机即机会的英国版本案例。

最后,茅杰飞透露:“我们正与政府紧密联系,讨论未来金融城与欧盟合作的政策。我们希望政府能保证三个重点:一是确保欧洲单一市场,二是欧盟内技术人才的自由出入,三是企业互通权(passporting rights,即英国的金融企业可自由进入欧盟)。”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