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市场发展论坛在伦敦举行

严晗在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展台前(摄影:子川)
Image caption 严晗在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展台前(摄影:子川)

世界旅游交易会(WTM,World Travel Market)11月7-9日在伦敦ExCel会展中心举行,总部设在北京的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在会期第一天主办中国旅游市场发展论坛,数十位全球业界代表以及媒体出席。

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以下简称“联合会”)副秘书长严晗在周一(11月7日)举行的中国旅游市场发展论坛上发布了《中国出境旅游城市消费报告(2015-2016)》。中国旅游研究院所长蒋依依博士在论坛上发布了《世界旅游城市发展报告(2016)》。

联合会成立于2012年9月,采取会员制,目前有175个会员单位,其中118个是城市,包括27个中国城市。

严晗在接受BBC中文部记者专访时表示:“我们认为城市是游客的最终目的地,游客通常从一个城市起飞再从一个城市降落,城市承载着旅游的全产业链,有酒店、餐厅、购物场所、娱乐场所等等”。

他透露,联合会成立的时候,很多城市感觉被掩盖在国家的光芒之下,他们认为即使如果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有问题,也不想影响城市作为旅游目的地对对方国家游客的吸引。

“以城市为基础的合作更灵活、更直接、更方便,城市和旅游企业之间也可以直接产生关系;我们这次就邀请了保加利亚的普罗夫迪夫、俄罗斯圣彼得堡、拉脱维亚的里加等会员城市派人在我们的展台一起参展。”

那么,作为一个总部设在中国的国际组织,发展国际会员遇到很大困难吗?

Image caption 世界旅游交易会上的中国展区吸引很多关注(摄影:子川)

严晗坦言,一开始有困难,因为“大家对我们需要一个了解和认知的过程—很多人认为,中国现在有这么大的旅游市场,应该担负更多责任,但核心问题是,中国在国际上一直扮演着资源提供者的角色,还应该提供更多公共产品”。

“中国出境游客自2008年以来每年持续20%左右的增长,到2012年我们认为,中国可以提供这样的产品,所以提出了成立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的想法。”

“联合会成立初期,别人会问你们会不会做国际公共产品;我们的《重庆宣言》提出共享经济的理念之后,扭转了很多人的想法,就更愿意加入联合会。”

“第一年有困难,后面就是滚雪球式的发展,现在已经需要通过筛选来决定哪些城市加入,在全球有一个平衡,是一个综合性的考量”,严晗告诉记者。

“联合会的会员提出‘我们想更好地为中国游客服务,但我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因此,满足会员城市的需求、为它们的工作提供参考是《中国出境旅游城市消费报告(2015-2016)》的初衷。”

相关报告对中国持续增长的出境游客状况做详细分析,随机采访了北京、上海、广州等主要出发集散地的11700名游客,每份问卷包含133个问题,并结合合作单位、法国益索普(IPSOS)民意调查公司在网上随机抽取的数千份网络数据共同做出结论。

严晗介绍,报告呈现中国游客的转变:首先,普遍认为中国游客是观光为主、看景点为主,但现在他们更加注重体验和目的地的质量;其次,之前的中国游客是感性的,出国一次不易,所以非常愿意购买消费品奢侈品,而现在更加理性,在有限的预算内更好地体验目的地的特色、更多了解目的地的文化;同时,中国游客分层严重,高端定制游、自由行、跟团游是主要的几大旅游方式。

据了解,目前每年1.2亿出境的中国游客中,去港澳者在50%以上,去亚洲的游客约为80%,真正去欧洲、美洲的游客占10%左右(1200万人次)。

Image caption 蒋依依在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展台前(摄影:子川)

中国旅游研究院所长蒋依依博士在接受BBC中文部专访时说,当天发布的《世界旅游城市发展报告》是研究院与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的合作课题。

“全球那么多城市,旅游业发展如何,如果把城市和旅游放在一起的话,简单地看,就是这个城市接待了多少游客、这些游客在这个城市消费了多少;但如果深层次地看,更多需要从两个角度来考虑:城市的发展为旅游业带来什么,旅游业的发展为城市带来什么;这些是整个报告构建评价体系和结论的背景”,她说。

蒋依依介绍,报告主要有5个指标体系:旅游市场、旅游产业、旅游发展环境、旅游潜力以及旅游对城市经济的贡献。这些之下还有约30个三级指标,还有数个4级指标。“通过大量数据的整合,我们把全球104个城市旅游业发展情况做了一个横向比较。”

从综合排名来看,伦敦、巴黎、洛杉矶、北京等综合性城市排在前列。前20名中有北京、香港和上海这3个中国城市上榜。而伦敦排在第一位主要是由于旅游产业非常发达。

“我们综合考虑了交通、购物、旅行社等产业要素发展的情况,伦敦在各方面的发展非常均衡,产业链配套齐全,没有短板,这是值得包括中国城市在内的其它城市学习的。”

报告也将环境因素考虑进去,“如果北京空气质量更好,排名可能会更高—北京旅游产业配套指标排名较高,且每年接待2亿人次游客(包括中国国内游客),绝对量非常大”,她强调。

“与此同时,北京旅游业对城市发展的贡献,不管从就业的角度还是从拉动GDP增长的角度,表现都是很好的,所以综合计算的结果排在前10位。”

Image caption 伦敦世界旅游交易会每年吸引全球各国的旅游机构前来参与(摄影:子川)

近年来,随着中国游客的不断增加,不时出现一些不文明现象的报道。就此,严晗觉得:“我们更多强调的是大家互相理解,习惯反映的是文化差异,而不是文明的差异,到国外来旅游,语言不通,看不懂标识,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旅游服务商、导游也要加强基本意识的普及“。

“我们希望更多中国游客与外国游客通过我们这类的平台展开交流,发现问题出在哪里并有针对性地解决;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旅游目的地有中文标识,而伦敦则很少见到,这不代表这里不文明、不欢迎中国游客;我们不能互相抱怨,而是需要通过多沟通、多接触来解决问题。”

蒋依依博士觉得, 不文明现象是一个发展阶段的问题,也是文化融合的问题。从发展阶段来看,中国出境游是从1990年代中后期开始才真正起步的—从97年公安部和国家旅游局公布中国公民自费出国旅游相关文件到今天才刚刚20年左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展到上亿人次的量,速度非常快。

她分析,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不适应,毕竟出境游还处在初级阶段,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出国。“对第一次出国的游客来说,如何让他们实现与旅游目的地法规和习惯的同步,确实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目的地的老百姓和媒体也需要对中国游客有一个容忍度和空间;另外,有些媒体报道有炒作个案的嫌疑,况且毕竟有1.2亿人次的出境量,即使只有千分之一的不文明现象,数量也会不少。”

据悉,中国旅游研究院一直在努力引导中国出境游客文明旅游,主管部门也公布了一些文明旅游守则,与中国一些旅行社合作,加强领队对游客的引导。

中国国家旅游局已经从2015年4月开始施行《游客不文明行为记录管理暂行办法》,其网站上已经可以查到一些在海外旅行期间有严重不文明行为的中国游客的档案纪录。相关纪录的保留期限通常为1-3年。

在谈到中国出境游未来发展趋势时,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副秘书长严晗认为,这个市场未来还会不断增长,因为中国人有刚性需求,而且已经逐步扩展到社会各个阶层,更多人希望出境看看。“有经济水平提高的因素,也是人的需求发生了变化;虽然很多中国人还处在攒钱的阶段,但是有了钱之后做什么,越来越多各阶层的人有了‘开眼看世界’的概念。”

Image caption 伦敦世界旅游交易会汇聚大批旅游专业人士、进行多项商业交易。(摄影:子川)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