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英伦:教堂里的实验剧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伦敦最隐秘的一个教堂里上演《爱德华二世》

最近一次特别的剧场观看经历,是看《爱德华二世》的演出。它,在伦敦最隐秘的一个教堂里上演,观众大约在30人左右,3、5块钱的门票,算是教堂管理的收入。这怎么听起来都不像是一场正式的话剧演出。但,它的确是一整场完整的莎士比亚剧的演出套路,而且演员全是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

被朋友邀请去看这场演出的时候,我本不以为意。以为只是教堂举办的一种小型慈善义演的表演活动。但看到下午时分,剧组在不大的教堂内安装转播设备,调试灯光,为了晚上的转播做准备,我想这演出来头可能还不小吧。

正式开始演出的时候,尽管由于教堂的场地有限,没有传统的幕帘和舞台。但是观众的座位围绕在演员的两侧,观众入场时,道具已经布置完好。在我还在猜想哪里是演员的入场口时,扮演爱德华二世情人的皮尔斯·加弗斯顿的演员已经从我身后妖娆而又隆重的出场了。

一会儿,教堂的大门打开,高大英俊的爱德华二世从门后进来,两人相拥后开始浓情蜜意的对话,一开始就惟妙惟肖的将这位历史上出了名不作为的英格兰君王——爱德华二世的形象展现了出来,就这样,一场充满血腥屠杀和政治阴谋的《爱德华二世》在不经意间拉开了序幕。

这场《爱德华二世》演出,一共持续了约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加上中间15分钟的中场休息。不得不说,这出剧的演出规模和演员的水准令人称绝,堪比任何售票演出。但令我觉得与众不同的,却还是在教堂观看演出的特殊体验。

坐落在闹市区的这个教堂,它藏匿在一个小巷中,安静,但却历史悠久。建于11世纪的这个巴洛克式的教堂,在被大火摧毁一次后重建过,至今,它仍然保留中古世纪的风格。教堂内翻修过一次,小的祷告室内接有电视和新的电子设备,除此以外,教堂仍保有最原始的风格。没有想到,将教堂内的椅子挪开,腾出了一小块地,再加上一群演员,也是一出不错的戏剧观看体验。

我想教堂本身可能就是一个不错的演出场地吧,尤其对于像这样的莎士比亚历史剧来说。在英国看过无数大小的演出,对于从小就没有表演基因的我来说,演员的任何表演,我都不太critical。 反而,我是将观看体验和评价,放在了别的事情上,例如演出剧场啦,服装啦, 道具啦,当然,还有剧目主题本身有无新意也很关键。所以,这次在教堂内的观看体验算是最特别的一次。

在英国,大大小小的室内场地,即使是教堂,都可以租借给外面的演出机构当作临时演出场地。拿东伦敦来说,废弃的仓库或者俱乐部,在周末很可能就“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售票演出的表演场地。

记得三年前,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实验剧性质的演出时,也是在朋友的邀请下,去了一个废弃的仓库,一群年轻人,一腔热血地将写剧本,演出,找演出场地等活动统统自己包下来,说起来这可不是一件轻松事儿,但对艺术的热情和追求,让他们度过了许多难关。最后,就算是一个小场地的演出,也是圆满的。

演出结束后,我跟朋友走在回家的路上,说起这群演员和创作团队的毅力,真是让我们佩服不已,至少在我看来, 可以在毫无支持的情况下开创出一条道路来,这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情!

在这个相信和创造奇迹的城市来说,真的有很多人每天都在创造着,在建筑着很多大大小小的梦想,在自己的梦想里驰骋,真是难能可贵的精神。就为了这些背后的经历和创作历程,看一场别人的戏,作为观众的我,还有什么可挑剔呢?总也是满足的,至少有人在为了自己和别人创造着些什么,不是吗?

教堂里的这次观看体验,倒比三年前开始接触实验剧时来的更真实,毕竟规模跟演出性质还是不太一样。不过,同样的仍然还是,于我,除了体验了演出的多样性以外,还看到了许多人和他们背后对于人生经历的不断尝试。演员们也许白天是一位白领,做着一份跟演员不相关的工作,晚上跟周末就开始了“演出生涯”。在伦敦,演出行业的艰辛,和与之所造就的现实性,让它本身跟一个大熔炉似的,而且可塑性也极高。

虽然演出市场的激烈竞争,造成了戏剧制作不自觉的偏向了“高大全”的套路,也让观众口味变得越来越挑剔。不过,偶尔在一个不需要排队和与人拥挤的教堂内,看一场专业的演出,真是觉得自己赚到了呢!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