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英伦:一碗乌冬面的友谊

如何让来自不同文化背景和生活环境的人成为好朋友?这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至少它不是一件短时间可以“速成”的事情。

让自己融合到不同的文化中真的那么重要吗?那怎样才知道自己接纳新事物的程度有多高?是不是在一个新的国家和文化环境下生活,就一定要改变从前的生活习惯去迎合新的环境?

再回到一开始提到的问题,我们真的有必要要和每一个来自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成为朋友吗?答案当然是不一定。但,生活在伦敦这样的城市,你总是有很大的机会要和很多“国外”的人工作共事。那有意识的训练自己“Cultural Sensitivity” (文化敏感性)就很有必要。

这样说起来很轻松,但做起来却并不容易。而且,说到底,交流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也就是说来自同一国家的人,并不一定都有相同的生活习惯。而来自不同背景的人,就不一定没有相似的爱好。那如何才叫提高自己的文化敏感性?

例如:提高对食物的敏感程度,熟记身边人的饮食习惯,因为有很多西方人是素食主义者,那跟他们共进晚餐,最好的选择就是选择素食餐厅,这样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和不方便。还有就是要尊重对方的宗教习惯,穆斯林国家的朋友不食猪肉,来自泰国等佛教国家或者有虔诚佛教信仰的人,则不食牛肉等等。

但除了这些基本礼仪之外,不同文化间的交流并不是那么死板的,事实上,它充满了乐趣,也轶事不断。

英国女生A失恋后,来到印度女生B家哭诉,而闲着无事的C朋友正好在做饭,于是,就从冰箱里简单的食材中搜一搜,做出了三碗再简单不过的乌冬面,然后招呼着双眼红肿的A吃点东西。

从来没有吃过汤面的A,连拿筷子也有点不自在,当时的她用勺子和叉子吃完了一碗乌冬面,而且吃的极慢,在一旁紧张兮兮的C朋友,生怕一碗陌生的乌冬面,让本已经伤痕累累的A同学更加肠胃不适,伤心欲绝。

可以猜到了吧,我就是那位闲来无事的C朋友,由于那次是我第一次跟A认识,对于她的感情问题不便多问,但我想,我们中国人总说“食物可以化解忧伤”,那不然我就用热腾腾的食物,化解一下不开心的情绪吧。

A同学吃完面后,也不知是不是出于社交礼仪,她一再说乌冬面很好吃,她很喜欢,可汤她就不知如何处理了,我说你可以大口喝下去,她也一愣,反问说:“能不能慢慢喝?” 这一问,我们反倒是被她逗乐了,现场的气氛顿时开心了不少。

两周后,A同学突然打电话来问乌冬面的recipe(烹饪方法),说是因为要在家宴客,想做个这道菜给她朋友吃。我反而更佳不安起来,想说乱指点一通也不是个办法,倒不如带着A从选购食材开始,一道道程序慢慢讲解,或许这样的食物教学才更有成效。

但不巧的是,那次选购并未成功,因为好些样调料都没有买到。后来,根据她的反馈来说,还是我做的乌冬面比较有味,她自己的做的嘛,则马马虎虎。

我倒一下子阴差阳错的成了“烹饪大师”,实在是羞愧难当。

所以,后来是怎么要我再做一碗上好的乌冬面出来,我都不肯了,因为已经黔驴技穷,班门弄斧的三脚猫功夫一下子就漏了破绽。

但食物是一个契机,让我们两个原本没有机会熟悉的人,有了更近一步的话题。同样的,电影,音乐,美术和书籍也是如此,它们让不同的人情感联结在一起,从中寻找到共鸣,它是我们产生同情心和同理心的来源,也因此,我们的情感认知才可以超越国籍,年纪,性别的局限,从而更有包容性。

要说拿一碗乌冬面就换来“烹饪大师”的美誉,这恐怕是只有在不懂行的国际友人前才有这番美事。如果要说不同文化的交流带来的乐趣之一,恐怕就是,在自己人面前的三脚猫功夫,却在外人面前成了行家,“半壶水响叮当“这事儿也能行得通,你说是不是省事儿又卖乖?

不过这也仅限于生活中的家长里短,真正的文化交流和学术交流不是如此的,其实,应对生活里和工作上的人际交流不需要过于计较,保留自己的空间,和尊重对方的选择都很重要。

可现在A的烹饪技术已经提高了很多,也再不是拿着叉子吃面的门外汉了。这样一来,我也得真正的提高厨艺才行呢!

(责编:友义)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