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加X Factor选秀(下)

大黑门的后方,原来是一个小型摄影棚,我被叫到摄影机前,顶着超刺眼的强光,再唱一次我的参赛曲。

我自我陶醉: 现在是拍摄我的单曲录像带,镁光灯强照着,我是超级巨星;我甚至幻想接下来,是否该为我的歌迷签名在我的首发CD上……

总之,我是顺利过了第一关了。

Image caption 我的房东和朋友都来为我助阵!

而按照通知,我在七天后需参加第二关的复赛,且必须与第一关穿着一样的服装,一式的发型梳妆,以利其电视剪接作业。我心不在焉的回应着工作人员的耳提面命。迫不及待拿起手机告知众多好友此好消息。

最妙的是,我在电话中告知人在国内的母亲时,她发挥她那标准处女座的个性,不显欣喜,却严肃地叫我要开始勤加练习,并煞有介事的告诉我,她在社区大学歌唱班学到的专业演唱技巧。天啊!我只是想藉此次参赛,在我这 “前中年危机”时期 ,增添一些生活趣味,可犯不着让此事变到太过复杂吧!

竞赛像赌博

一周后,我准时到达位於伦敦北区的阿联酋体育场,这次我不再单枪匹马上阵,而是有个小型的好友团助阵。

我于报到后被发派到“黄区”等候,后来现场工作人员告知,如果在此区的参赛者,表示是入围伦敦赛区的前80强,嘿嘿,看来我还蛮不赖的。

第二轮的复赛因为人数少得多,所以在约两小时后,我已进入一个小房间唱同一首歌给两位评审听。当唱完第一遍的主副旋律后,评审告知我,很遗憾这次我并未过关,希望明年再见。我道谢后,转身出门。

这时只见我的亲友团,早等不及围到走廊等我的消息,我摇头回应,只看见他们比我更失望的表情。

虽说这是预期中的最后结果,但真到面对时,内心仍不免一阵惆怅。这竞赛就像是赌博,让人上了瘾,总希望自己要能再过 “一” 关就好了。

电视红人??

五月的比赛,到了九月隆重推出了,我每周均守在电视机前,不敢眨眼地紧盯每一个镜头,终於在上周的节目中,我的“画面”被送入了全英国千千万万家户的电视中。

Image caption 遗憾的是,海选前两轮都见不到四位形象光鲜的评委。

是的,仅有一秒钟的画面,一闪而过......

太不公平了,我心中呐喊着......

我有着一百万的迷人微笑,而且你们帮我拍了5分钟的“音乐录影带”,你们应该要把我当成“当周主打星”一般地强力放送才对……哈哈。

记得普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曾说,在未来,每个人都有机会成名十五分钟。那为何我只有 “一秒钟” ……

好歹播出后的一两天,我倒是稍尝了一下当“名人”的滋味。最初自然是周遭及Facebook上好友的热情询问,再来是周一上班时同事的追捧。甚至连公司大楼餐厅的收银小姐,都大声叫嚷,在电视上有看到我,还告诉其家人,“这个亚洲男是我们公司的啦!”我害羞得躲进电梯上楼,却没料到电梯内另一名小姐出声问我,你有上“X Factor” 对不对?语毕,我顿成狭窄电梯间众人的注目焦点,大伙七嘴八舌的访问我起来···

唉!我终於知道“成名”的代价了。

“有梦就去追”

总而言之,此次参赛的过程,已达至我之前所设定的目的——为我的人生留下多一点的美丽回忆及色彩。

直到现今,我忆起众多参赛者在等候时彼此问候,相互打气的友善气氛,仍感动不已;他们多半素昧平生,却因怀抱着共同的梦想而齐聚一堂,且不因竞争而伤了和气。我认为,这才是比赛过程中最美的部分。

回顾自己的人生,至今你曾做过了,或曾想做什么“疯狂”的事呢?在此我鼓励所有的人——“有梦就去追”。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