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权力和财富的炫耀

地图展
Image caption 大英图书馆正在展出的地图展。

虽然在当今社会,人们对地图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准确和实用。但是在17世纪的欧洲,买地图的人却根本不会在意它的实用性。因为,在那个时代,地图根本就不是拿来用的,而是对权利、财富和知识的炫耀。在当时,只有最有钱的一小拨人,像王室和商人,才能买得起地图。

大英图书馆(British Library)目前正在举办的展览“奇妙的地图:权利、宣传和艺术”(Magnificent Maps: Power, Propaganda and Art)展出了从公元200年到中世纪欧洲人所用的地图,浪漫的欧洲人把这些枯燥的地图变成了想象力十足的艺术品,虽不能指路,却多出了几分性感,而我们也能从中看到中世纪的欧洲人是怎样理解这个世界的。

权利

“占地为王”是自古以来很多王朝都乐此不疲的事情,地图在这个时候自然成了最好的佐证。

当马可·波罗去了中国之后,由威尼斯王国制作的地图上,亚洲被插上了威尼斯的旗帜。但是好景不长,当英国的东印度公司在亚洲大范围扩散势力之后,英国人又重新绘制了这张地图,并把亚洲挥到自己靡下,亚洲板块上所有的威尼斯旗帜都被统统换成了英国国旗。这等于是英国王朝在大张旗鼓的向世人宣称,我们已经取代威尼斯王国成为世界上最有实力的帝国了。

“大”是那个时代地图必不可少的元素之一。在公元200年的时候,有一张古罗马城区的地图,被刻在了18米宽的大理石上,镶嵌在市政厅的墙上。专家们认为,如此庞大的一张大理石地图,是没有任何实际用途可言的,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向来客们展示罗马的伟大与实力,最好是能让所有的客人都拍手称奇,赞不绝口,拜倒在罗马人的石榴裙下才罢。

哪怕是在家里,当时的富人也喜欢在墙上或者大理石地板上刻上象征权力与财富的地图。但是不同房间里所挂的地图可是有区别的,客厅里的地图当然是以大取胜,颇有图不惊人死不休的劲头。而挂在卧室里的地图则多是象征精神世界。卧室在当时不是睡觉用的,反而是用来会见家里极其重要的客人。在这些地图上,通常会把主人同上帝和神灵联系在一起,地图上会有许多象征宗教与神学的符号。至于地图周围密密麻麻的文字,专家们则猜测是《圣经》的内容。

艺术

在1800年之前,地图和艺术作品的区别是很模糊的。尤其是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地图根本就是由当时知名的画家所作,虽然完全无法用来指路,但是鲜艳的色彩、细致的勾描和宗教符号的运用让这些地图作品炙手可热。

在17世纪由荷兰人所绘制的地图,无论是亚洲、非洲还是美洲的地图,无一例外,都会用鲜艳的色彩,在地图周边画上一圈象征欧洲王室的头像。而且在当时,地图上除了有基本的地理标志,还会画上当地的风土人情和美丽风光,就和所有画作中具有的人物和背景一样。

充满异域风情的地图在当时也是市场上的抢手货。展出的地图中有一幅“广东鸟瞰图”,颜色鲜艳,是所有地图作品最具有水墨风格的一幅。这幅地图其实是由广东当地的画师根据欧洲风格所作,并由欧洲商人带回来销售,结果这幅地图在欧洲大卖。在当时,如果家里能有一幅代表异域风情的远东地图,可是一件非常拉风的事情呢。一方面是说明主人的兴趣很广范,知识很渊博,连地球那一边的事情都知道,另外一方面也是暗含他的钱财和势力范围都已经延伸到了那么遥远的地方。

而有一幅现代伦敦地图,画家则在上面标注出了所有你可能想到的私人信息,从冰激淋店到公用电话亭,连路上的石头都标了出来,甚至在他住过的地方还写了“I was here(到此一游)”。

因为地图在当时所代表的就是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似乎是你收藏的地图越多越大越遥远,你的知识也越渊博。可见当时的人们已经有极大的兴趣去了解外面这个世界了。

宣传

1800年之后,由于工厂大批量印刷技术的出现,地图不再只是有钱人的专利。就连大街上也出现了更多的地图。但是这些地图,所传达的却不仅仅是对于艺术创作的追求,而是隐含着政治宣传和广告的目的。

当时的纳粹组织曾把英国首相丘吉尔描绘成一个抽着雪茄,面目狰狞的章鱼。章鱼把它的触手伸向了中东和非洲,死死攥住,但是这时一把利斧却坚决的砍断了章鱼的爪子,鲜血喷出来。这幅海报当时曾被大批量制作并张贴,时隔多年,再次现身大英图书馆,丘吉尔老人家可能又要打喷嚏了。

如果想要暗中传递政治信息,地图可不能在美观上偷懒,就好像苦药丸外面必须包着的糖衣。

有一幅挂在俄国教室里的地图,把芬兰和波兰也都一股脑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并把整幅地图描绘成一片世外桃源的风光。高山、湖泊,微风轻抚,鲜花遍野。而且地图的四周,还标出不同省份的特产,棉纱、高粱、矿藏,应有尽有,充分显示了自己的地大物博。不只是当时的学生和老师,恐怕现在的每个人看了这幅地图,也难免会深深的爱上这个乌托邦吧,只不过在寻找它的时候可能剩下的只是失望罢了。

结语

大英图书馆的这个地图展览显示了中世纪欧洲人眼中的世界,法国人、古罗马人、英国人、葡萄牙人,各家有各家的说法,各家有各家的地图。

“到底是一个城市的准确位置更重要呢?还是先人们对它的猜测和想象更重要呢?” 地图专家Peter Barber这样问。如果你还不确定,不妨去看看这个展览,你会发现地图在作为地理工具之外,在更广泛的精神世界里所扮演的角色。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