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逊案开庭 诸多细节曝光

穆雷医生在法庭被告席上擦眼角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穆雷医生在法庭上听取辩护律师陈述时用纸巾擦眼角,怀疑是在流泪。

已故流行乐巨星迈克尔·杰克逊药物致死案周二(9月27日)在美国洛杉矶开庭。

杰克逊生前的私人医生康拉德·穆雷(Conrad Murray)被控使用过量药剂导致杰克逊死亡,渎职失责;而他的辩护律师则称杰克逊擅自服用两种镇静剂,身体内形成“药物风暴”,当即致死。

在向法庭陈辞时,控方透露说,穆雷作为杰克逊私人医生从未签约也未得过报酬。

没签合同

据控方声称,穆雷最初提出为杰克逊工作一年,报酬500万美元,后来同意接受月薪15万美元,但他从来没有在为杰克逊当私人医生的聘用合同上签字,也从来没有得到过一分钱工资。

在这场电视直播的首日庭审听证上,控方律师戴维·沃尔格伦(David Walgren)称穆雷在没有安全的保证下使用了危险剂量的镇静剂,在杰克逊昏迷后,穆雷又放弃了抢救措施,最终导致杰克逊死亡。

他还引用照片和录音材料,说明穆雷在治疗看护杰克逊上失职失责。

沃尔格伦展示的照片包括一张医院担架上杰克逊的尸体照片,还播放了一段杰克逊对穆里的通话录音,以说明在去世前六周,杰克逊就已经受到不明药物的影响。

辩护律师则说,杰克逊导致了自己的死亡。杰克逊为克服长期失眠、尤其是为了复出巡演、重拾名望,急于休息,在穆雷医生走后服用镇静药物致死。

辩方律师埃德·切尔诺夫(Ed Chernoff)说,杰克逊去世当天早上吞服了相当于六个人剂量镇静催眠药劳拉西泮(Lorazepam),后来又自己服用异丙酚(Propofol),导致他立即死亡,“甚至来不及闭眼”。

他还说穆雷其实一直在设法逐渐减少杰克逊服用异丙酚的剂量。杰克逊生前把这种药叫做他的“牛奶”。

控方证人

杰克逊生前的编舞,肯尼·奥尔特加(Kenny Ortega)作为控方的第一名证人在开庭首日出庭。

他向法庭陈述了杰克逊临死前两天,对筹备复出演唱会兴奋不已,而且“精力充沛”,跟病榻上的迈克尔“判若两人”。

但是,因为杰克逊多次排练缺席,致使奥尔特加给杰克逊演唱会筹办推广公司发电邮,告知杰克逊的健康状况令人担忧。

控方第二名证人是音乐会筹办公司AEG的共同首席执行官保罗·贡嘎维亚(Paul Gongaware)。

他向法庭陈述了自己向杰克逊引荐穆雷医生的经过。

一直在被告席上的穆雷在辩护律师供证时用纸巾擦眼角,似乎在流泪。

此案庭审预计将持续四至六周。期间将陆续出庭作证的还有保安、医护人员和急救室医生等证人。

穆雷此前否认自己“误杀”的罪名,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最多四年的监禁,并被吊销行医执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