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琳娜:西方观众喜欢共鸣而非好奇

龚琳娜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其丈夫老锣作曲的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龚琳娜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其丈夫老锣作曲的。

上周末,今年伦敦最大规模的音乐节——2012奥林匹克文化节River of Music为伦敦市民带来了来自五大洲百名歌手的12场免费演出。中国歌手龚琳娜亮相亚洲舞台,让包括神曲《忐忑》在内的中国风格音乐响彻泰晤士河畔。

第一次来英国的龚琳娜在丈夫老锣的陪同下于演出前接受了BBC英伦网的专访,谈到她来此参加音乐节的曲目,她对音乐的理解,《忐忑》的成名以及对奥运的展望。

曲目:古典、民族、现代

谈到这次音乐节登上亚洲舞台代表中国歌手放声泰晤士河畔,龚琳娜介绍这也是曾专程到法国看其演出的音乐节音乐总监亲自邀请她来的。

当时她就和老锣——她的丈夫,也是其音乐会制作人、作曲商量要在这一小时的演出中,怎样呈现“能代表中国当代、有艺术水准、有生命活力和人文的音乐。西方观众听了能感动,能感觉到音乐交流的。而不仅是有特色的民族音乐。它必须是国际化的。这就是我们希望做的。”

因此,此次演出的曲目分为了三种不同方向:中国古代诗词(如编曲李白的《静夜思》)、中国民歌(贵州民歌《咕噜山歌》)和中国当代歌曲(如《忐忑》)。

“这样,一小时的节目大家听起来不会无聊。比较多元,民族、古典、现代都包含了。而且我会在演唱上加入不同的音色,然后气韵的爆发力特别重要。”

老外如何谱曲古诗词?

此次龚琳娜演唱的四首古诗词均由老锣操刀作曲。包括屈原的《山鬼》,李白的《静夜思》,欧阳修的《庭院深深》等。

龚琳娜说:“它们代表中国古典韵味,我们会将意境的美展现到极致。他们虽然都是古诗,但是风格完全不一样。”

那么对于一个老外,他如何作曲内涵深厚的古诗词,对于音乐节观众,又如何更好的理解歌者要表达的意思呢?

“说来有趣,以前也就是背一背这些词,并不清楚什么意思。自从唱完老锣写的曲,我反而懂了。”

老锣说:“可能我的体会能力比较强,我的记忆力差。我听了很多不同风格的中国乐曲,如果在我的心里面有共鸣,我会很自然把它变为我自己的东西。毕竟我不是中国人,我很难懂那些。但如果我的心是开的,去体会,去共鸣,我就知道怎么写出来了。有时候甚至已经把歌词给忘记了。”

龚琳娜介绍她经常在欧洲演出,很多中国人听到《静夜思》这首都会流泪。而我自己唱也每次都流泪。老锣说:“其实许多西方人听了也流泪,因为大家能体会其中的感情。”

老外如何理解古诗词乐曲?

那通过什么样的交流,外国观众才能更好理解这些意蕴深厚诗词背后的内涵呢?

老锣说像这样的音乐节,比如台上的亚洲歌手,有的你不会有什么共鸣,有的则很有共鸣:“重要的是用音乐讲话,歌词有时候很重要,但整体的活力和状态,表演时真实并体会这种内容更重要。”

龚琳娜则跟我们分享了她的经验和法宝:“第一要真诚,你不是做作的。这特别重要。第二是开放的。因为我们的文化和语言不一样,如果你自己局限在自己的歌词中、状态里,那他们也不容易进来。第三是引导。今天我会教大家唱,教中国发声方法。这种直接的引导方式。让他们体会中国的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这样他们进入你的音乐也会更容易。”

龚琳娜说老锣经常会这样告诉西方观众,怎么欣赏中国音乐?要闻,像闻味道一样的闻和体会:“他写的时候就要把这种味道写出来,恰恰这种味道放在古诗词很舒服。”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龚琳娜的演唱总是非常忘我。

《忐忑》是敲门砖

2010年,《忐忑》演唱视频在网上出名,更因为歌后王菲在微博表示希望模仿却也以失败告终而使龚琳娜这首歌红遍大江南北。龚琳娜说这首歌的成功很意外,但也很高兴:“最重要的是从专家到老百姓都认可,而且都认为这是中国的音乐,新的东西。”

一直和老锣在尝试音乐创新的龚琳娜说这首歌打开了一扇门:“不是对我的,是对中国中国当代音乐发展打开一个门。”

老锣接着说:“我们很开心因为这首歌我们有了更多机会,但更重要的是中国整体大环境会有一个方向。关乎这种民族音乐所面对的瓶颈以及如何在国际化的道路上发展。”

提到现在中国市场主要是晚会形式,众歌手拼盘,一人唱一两首歌的现状。龚琳娜说:“中国机会还是很多的,只是要一步步来打开。”她提到现在晚会一般会邀请她唱两首歌,一首《忐忑》,一首另外的。有很多反馈说大家甚至更喜欢她唱的另外一首。

喜欢的来源是有共鸣

在《忐忑》成名之前,龚琳娜的演出中心在欧洲。她说这种经历让她能站在一个更广阔的视角,审视自己的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区别。也更好的知道如何让自己的音乐更开放和引起更多人的共鸣。

老锣则谈到两周前在德国世界音乐节的演出: “其实西方人对中国音乐有很大偏见。音乐会后,很多观众留言说他们通过龚琳娜三场演出对中国音乐有了完全新的理解。反馈很好。有一个观众排名其最喜欢的音乐会,排名前三就是龚琳娜的三场音乐会。他们对中国音乐感到很意外,他们很喜欢。”

龚琳娜说,这种喜欢的来源是“共鸣”,而不再是好奇:“他们喜欢我的音乐,我的演唱。我的忘我是很有灵魂的,他们能被这种灵魂深深打动。这也跟老锣作曲分不开了。如果全场都是民歌这种风格,很短都很类似,就不会有这种共振。

期待奥运歌曲

还有几天,伦敦奥运就要开幕了。龚琳娜坦言自己不是一个对体育很感兴趣的人,但她非常欣赏奥运会参与者这种顽强拼搏的精神:“我们也在想,什么时候能做一些给人力量、希望、给人精神鼓舞的奥运歌曲或体育歌曲。我们也在等待这种机会。”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