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夜”巧遇劳伦斯·许

劳伦斯·许 Image copyright xixizheng
Image caption 劳伦斯·许设计的“龙袍”曾在伦敦V&A博物馆展出。

“创意城市·2012伦敦美术大展开幕庆典暨中国之夜”,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

8点30分,我匆匆入场。朗朗在弹钢琴。

一会儿,劳伦斯·许的时装秀开始了,范冰冰曾穿过的“龙袍”装登场,各式华服一一亮相,我和旁边的朋友就惊呆了。

只有惊艳二字可以形容。

东方古韵,西式剪裁,那种韵味,那种灵气,那种独特,说不出来。配上音乐,古典,大气,甚至隐含霸气,我们实实在在的被征服了。

事后劳伦斯·许说起谢幕时掌声,来得太快太突然,往常走秀结束后,观众可能还需要短暂的回味才报以鼓掌。我说,无须理由,观众最直接最真实的表达了他们所受到的美之震撼以及热情,掌声来得合情合理。

劳伦斯·许这个名字我们或许不太熟悉,但说起范冰冰嘎纳亮相的“龙袍”,你肯定听说过。这些中式礼服出自他之手。这件“龙袍”还被英国V&A博物馆收藏了,你可以去看看。

我虽有听说,但也没太在意。华服虽美,离寻常百姓太遥远,关心也无实在价值,所以虽然惊艳,但没有认真去查看过他的资料和他的衣服。今日撞上了一场华服秀,一件件美丽典雅高贵东方而又气质独特(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说比较好)的衣服,由模特穿戴轮番上场,如此时装盛宴,实在是头一次,也实实在在的被惊到了。

谢幕,劳伦斯·许上台了,看上去很年轻,中式齐膝上衣,绿色紧身裤,走回到模特队伍中时候,一甩上衣下摆,潇洒帅气,颇有王者之气。

我旁边的朋友开始惊叫,表达对这位设计师的喜爱和敬意,以及被美震撼到的刺激。她最后成功在舞台上捡到模特华服身上的黑羽毛,视为收藏和纪念,开心不已。

活动后能在餐厅碰到他实在是个意外。

我迎向他,“Lawrence,我们太喜欢你的衣服了,有机会可以做个采访吗?”他一脸谦和,“好啊。”并递上名片。

其实是一面吃宵夜一面闲聊。我们各自端着自助餐食,他甚至都没有问我代表哪家媒体。估计任何一个观众这么跟他聊天,他也一样随后自然。

劳伦斯·许,山东枣庄人,38岁,属虎(这个希望他不会介意我公开;),中央工艺美院毕业,后赴法国学习。从事时装行业15年。

我问他,15年,有没有倦怠?他跳起来,怎么会,它是我的生命!这个视时装为生命的人显然是热爱到底,聊天中频频纠正我说的“是生命中的一部分”。这种状态其实很让人羡慕的,能一直做自己热爱的事情,而且能发挥自己的灵感和特长,并得到认可,双重完美。

他感慨,是啊,其实我也觉得这种状态很快乐的。我立刻笑了驳回去,可是你的眼神不快乐啊。“哈,那是因为没有睡好!”他眨巴着眼睛,看得出疲累。昨晚一直在准备今天的服装秀,估计是没有日夜的工作。实际上他的平常工作状态也是如此,24小时连轴转,因为热爱,所有投入。

许认为自己算是中国风的创始人。当年大家都追西洋风的时候,他就开始执着使用中国元素。8年前第一次出名是张静初的一件礼服,好看但并没有太多好评。我问他,此后频频给名人做礼服,是不是一个营销策略?他立刻驳到,谁是名人?不管谁过来找我做衣服,我都会花一样的时间和心力。一件衣服,制作时间长的要2年半,短的要1个月,都是他的作品。他的衣服,是艺术品,是值得博物馆收藏的,很多拍卖行找他,可是他不卖。

赚钱么?赚了钱又投进去了,继续扩。为自己热爱的生命,有什么理由停下来呢?

絮絮叨叨的聊天,饭也吃完了。他握手告别,要继续去整理后台衣服。

3号他会去爱丁堡拍摄一个时尚大片,华服古堡,确实美。不懂时尚的我,无知的建议要不要去乡村拍摄?他笑了,“你觉得我的衣服适合乡村么?要不要带个斗笠,拿个锄头?”这个自负的人(他也有理由自负),看来要誓为惊艳华服一直奋斗到底,捍卫它的格调和美丽。

忘了问他为什么要取个中西合璧的名字(他原名许建树),不过,其实也不需要理由,他的华服本身就是一个中西合璧的艺术。名如其作品。

昨天约好了了要去观赏他的华服,可是Barbican Center房间迂回曲折,我们转了半天居然找不到哪里是服装间。实在太遗憾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