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崔健:摇滚乐是对生活态度的诚实表达

更新时间 2013年 4月 16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8:16
崔健专辑

崔健作品首次在全球性正规数字音乐平台发行

周二(4月16日),“中国摇滚教父”的崔健首次通过全球数字音乐平台发行精选辑《The 3rd Sound of China》。

音频:专访“中国摇滚教父”崔健

音频:专访“中国摇滚教父”崔健

收听mp3

要观看这个内容,请启动Javascript并确定已安装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

选用其它媒体播放器

崔健在接受BBC英伦网记者子川电话专访时谈到对中国摇滚乐生态的看法以及多年前来英国演出的印象。

子川:您在iTunes上推出精选辑《The 3rd Sound of China》,为什么到现在才开始在全球数字音乐平台上与公众见面?

崔健:似乎中国大陆音乐版权的授权一直没有规范化,很多公司没有与国际数字音乐公司统一规则保护版权。

子川:这张专辑中有《一无所有》、《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花房姑娘》这样的老歌,也有比较新的《迷失的季节》、《蓝色骨头》,是自己选出的最有代表性的歌?

崔健:曲目是我、顾问以及网络出版公司共同确定的,我自己出了一些主意。

子川:第一次在全球数字音乐平台上推出歌曲,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崔健:我并没有“上了一个台阶”的感觉,而是觉得这是一个基本的,只不过过去没有做这件事。现在我们只是在做一件基本的事情—这种权利在我们手上已经浪费了好长时间了。

子川:在iTunes上发行之后,了解您音乐的外国人会多起来,对打入西方市场会有很大帮助?

崔健:我没有想这么多。因为外国人关注中国经济、政治要比中国文化要多得多。中国的文化可能是在经济和政治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得到关注的。目前,这种关注还是比较少。外国人可能会从技术上觉得我们的音乐在很多方面还很初级、落后,可能他们不会太多地关注我们的内容。

子川:较大的语言、文化障碍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崔健:对,是这样的。

子川:最近几年来英国开演唱会的华人歌手比较多,您有没有兴趣?

崔健:有机会的话当然想。其实我1989年第一次出国演出就是在英国,当时对我是很大的事情。我是代表中国大陆去英国在亚洲音乐节(Salem Music Awards)上演出,唱了《一无所有》和《一块红布》两首歌。当时是一位台湾友人请我去的,不是官方代表推荐的。

子川:当时的观众接受度如何?

崔健:当时我都没有觉得是出国演出,因为观众都是亚洲人。我不是很看得出每个观众都是哪个国家的,但是都是亚洲面孔。

子川:对英国的印象如何?

崔健:我们飞机降落的时候是在一个早上,从机场出来就感觉像在做梦,因为周围都是安静又漂亮的小房子。到了酒店之后好像梦醒了,才意识到自己身在伦敦。

我们住的酒店后面就是一座大花园,没有高楼大厦,觉得原来不是所有的大都市都像纽约那样的高楼林立。我们在伦敦这几天一直是阴雨天气。而且,这里不像之前想象的那种“人与人之间关系淡漠的资本主义社会”,而是有乡村抒情的那种东西在。

子川:当时在英国停留了几天?

崔健:3天。因为时间特别紧,之后还要去法国。演出之后,我去看了一些音乐会,包括伦敦朋克乐队The Pogues 、美国摇滚乐队Fishbone的演出等等,印象特别深。

子川:最近就在专注于电影制作和新专辑?

崔健:对。新专辑的制作已经接近尾声,我还在导演电影《蓝色骨头》。另外,我们即将推出两年前开始拍摄的一个3D现场音乐纪录片。

崔健近照(摄影:Li Zi)

崔健:外国人关注中国经济和政治远比关注文化要多(摄影:Li Zi)

子川:最近一段时间中国乐迷的怀旧情绪可能比较多,《怒放摇滚英雄》演唱会这样的品牌出现也反映了这样一种情结。您如何看这种现象?

崔健:可能大家对现在流行的东西感到审美疲劳—如果没有新的东西,就从老的中挑有价值的去听。或者是,通过比较,人们了解到哪些东西的信息量更有价值,更能够有持续的精神互动,就会去选择什么。其实这是一个全球范围的趋势,很多年轻人听老的音乐。

子川:摇滚乐在中国生存仍然很难?

崔健:基本上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虽然没有什么真正达到风头浪尖的,但是也没有完全走向低谷。实际上,在中国做摇滚乐的人越来越多,乐器的销量也特别好。我觉得主要原因是因为经济发展比较快,带动了文化市场的一些变化。但是这些变化不是文化市场本身推动出来的,而是被经济带动出来的,所以看起来出于低谷,比较被动。

子川:那中国摇滚应该怎么做才能发展得更好?

崔健:我觉得文化政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在被动发展,被经济政策所制约,文化人的话语权没有超过搞政治和经济的人。我认为,中国的文化改革看起来还是行动比较缓慢,虽然有希望,但是缓慢。

子川:最近《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电视节目的流行对摇滚乐的发展有多大的好处?

崔健:虽然这些节目令人觉得摇滚乐可以上电视了,但实际上是因为很多硬件的东西在发生变化,毕竟,这两个节目中的表演是真实的。有了真实的表演,跟摇滚乐的距离必然越来越近了。但并不是说摇滚乐应该怎样去进入电视,而是双方都在做出一定的努力,因为摇滚乐上电视的条件已经成熟了—虽然还是受到一些技术上的限制。

比如,如果电视台没有足够的资金和专业团队的话,将很难呈现出真实的电视摇滚乐演出,因为这需要很多技术上的工作。有时候,我们会向他们提出一些要求,他们才会去做。如果是没有市场号召力的一般的摇滚乐队向电视台提出压力,他们可能不会接受,所以摇滚乐真正进入电视似乎还有一定的距离。

子川:您在帮助年轻人做摇滚方面有什么样的努力?

崔健:我觉得树立一种现场演出的观念就好像在种庄稼之前需要整合土壤—想要植物生长得好,就需要土壤富有条理和营养,还有保护的关系。摇滚乐真正的意义还是在于去诚实地表达自己。所谓的“第三种声音”就是非主流、主旋律的声音,而是独立的声音。就是你如何去坚持自己的独立艺术观念、创作观念、表达的形态,必须坚持住。如果没有坚持住,那就变成第二种声音或者第一种声音了。

从我的角度,我尽可能地每一次演出都保持真实,尽量让每一家电视台都增加对真实音乐表演、词曲创作的关注度。他们真正关注到这些之后,就会发现这其中有很多积极的潜能。当他们看到这些潜能之后就会逐渐认识到过去或者现有的一些文化管理经验是废的,只是为了商业,没有什么内容,更没有对青少年做出积极的榜样。

这些比较时尚,但是也比较颓废。我认为摇滚乐正好与之相反—看起来有点颓废,实际上是真正向上的东西。摇滚乐是对生活态度的诚实表达。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一点,就是在鼓励年轻人。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