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卡特尼:幸福爱情搅动音乐热浪

麦卡特尼
Image caption 麦卡特尼称,新婚让他再次产生创作冲动。

年逾古稀的歌坛唱将麦卡特尼爵士两年前再度新婚燕尔后,碰撞出时隔六年的再一张全新专辑《新》(New)。他称这全是新婚妻子、美国贵妇谢薇儿(Nancy Shevell)重新复活了他的创作灵感。

他在接受BBC采访时说,尽管很难,但他的新歌“绝没走老路”。

BBC:这张《新》专辑传递的全都是快乐吗?

麦卡特尼:这当然是我生活中的一段快乐时光,我拥有了一个新女人。我的理解是,当你有了新欢时,你就会写出新歌。但事实上,在这张专辑里夹杂了很多伤感的情绪。你在反复听这些新歌时,就能感到痛苦正慢慢变为笑声,这就是隐藏在这些新歌背后的情感。总体来讲,我现在生活得很快乐,我希望这种情绪能贯穿到这张新专辑中。

BBC:你的制作团队能对你说“不”吗?

麦卡特尼:我总是在做专辑最开始的时候把这一点明确。我会和制作团队一起坐下来,并直接切入主题。我会说,这间屋里的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观点,而且一定不要惧怕把你的观点说给我听,特别是专辑的制作人,因为这就是他的职责之一。

我会说“你们要是哪儿不喜欢、或我哪儿做的不好,要一定告诉我”。我会在听取他们的意见后说“这样改一下是不是好些呢”?这样一来,他们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意见,并畅所欲言,而且我鼓励他们有自己不一样的想法。我跟他们说“不要因为我以前做过什么而怕我,我们现在是全新开始,所以你要把你们的想法都说出来。”

BBC:但他们会像当年列侬那样反驳你吗?

麦卡特尼:那倒不会。我和列侬那会儿都还是孩子,而且我们是一块儿长大的。那时不管什么想法,只要甲壳虫乐队里有任何一个人跟对方说“我不喜欢”,这个想法就被扼杀了,我们当时彼此说话都毫不顾及。

BBC:你会希望在发行这张专辑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你以前的成就吗?

麦卡特尼: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果真能那样的话,我倒是希望没人知道我是谁。再说,现在很多年龄比较小的年轻人也的确不知道我曾经做过什么。更多的人在以与时俱进的眼光看待我现在的作品。

说实话,我确实不担心这个问题。对于我而言,最大的挑战是不要重复过去。我有时会发现我一拿起吉他时,脑子里想到的都是过去我那些经典老歌的模式,所以我必须让自己放弃这种“走老路”的想法。

我现在不把过去的成就看作是现在的“包袱”,我把它全当作是老天爷给我的一份幸运。但每当我上台演唱时,如果我要是不唱像《嘿,裘德》这种老歌、而只唱新歌的话,我就没好好地把握住这个机会。我上次在拉斯维加斯的演出里,唱得大部分就都是新歌,现场效果也不错。但只要我们一唱起老歌,像邦德电影主题歌《生死关头》时,台下得观众就立马疯狂起来。

BBC:听说你要在巴西世界杯的开幕式上演唱,这是真的吗?

麦卡特尼:现在这还都只是传言,千万别信。确实有人问过我愿不愿意到里约热内卢的奥运会开幕式演唱。每当有重大活动时,人们都会想到我,这让我感到很高兴。我喜欢这种感觉,而且有些受宠若惊,但我绝不能成为一个在所有重大活动里到处露脸的人,那样的话就太无聊了。我也不想让观众说,又得跟着这个老家伙一起啦、啦、啦了。

BBC:你感觉自己是个酷男吗?

麦卡特尼:我从来也不觉得自己酷,我就是我自己。我刚参加的拉斯维加斯的音乐节上,倒是有很多扮酷的人,走到哪儿都是一大群人跟着、还有保镖,很多人都想让自己酷到极点。

我在那儿跟人打招呼的时候,都让保安以为我也是个老歌迷呢!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