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丁堡边缘艺术节:软实力竞争Vs.中外合作

边缘艺术总监梅兰德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边缘艺术总监梅兰德欢迎来自世界各国的剧目

今年的爱丁堡边缘艺术节(艺穗节,The 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接近尾声,来自大陆、台湾、澳门的多个华语剧目能够被多少本地以及外国观众接受、产生多少影响尚不易估量。

爱丁堡边缘艺术节主办机构(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 Society)总监卡斯-梅兰德(Kath Mainland)在接受BBC英伦网专访时表示,边缘艺术节是一个公开的平台,没有预先安排好的节目:

“我们的存在只是为了支持来自世界各国的艺术家; 在这里演出面对的不仅是普通观众,也是面对全球媒体和业界人士,这种国际性非常具有吸引力。”

除边缘艺术节的各类演出,今年爱丁堡还召开了世界边缘艺术节峰会,有来自15个国家38个边缘艺术节的58名代表参与,其中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代表。

今年来自中国和台湾各类剧目在爱丁堡边缘艺术节的舞台上集体亮相,有评论人士认为,似乎形成了一种软实力的竞争。

梅兰德表示,支持自己的文化工作者是政府的工作,不一定就是政治行为。“今年共有47个国家的3193个剧目在边缘艺术节演出,竞争十分激烈,所有人都努力拿出最好的表演吸引媒体和观众”,她说。

她告诉记者,已经有越来越多国家的政府和文化机构把爱丁堡边缘艺术节看作向世界展示自己的良好机会,除中国和台湾季演出,今年还有南非、新西兰、爱尔兰等国的作品季,甚至有一个“苏格兰制造”演出季。

苏格兰孔子学院院长费南山教授(Natascha Gantz)也不同意软实力竞争的评价。她认为更多两岸的剧目来爱丁堡演出说明官方意识到文化活动是建立并且提高互相理解的最有效方式。

驻英国台北代表处文化组组长王更陵则表示:“艺术家在台湾享受百无禁忌的自由创作空间,台湾文化又吸收了传统中华文化厚实底蕴,加上融入在地原住民、客家、以及欧美日等异国文化的洗礼,孕育台湾艺术家,不论表演艺术、视觉艺术、流行音乐、电影、工艺文创的软实力,都能在国际舞台大放异彩,台湾期待与接受国际间任何的良性竞争”。

语言障碍

由于语言、文化等障碍以及东西方对彼此了解的欠缺,华语戏剧在爱丁堡、欧洲乃至西方世界的推广无疑并非易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话剧《青蛇》在爱丁堡的演出是压缩过的版本(摄影:Nick Rutter)

除已经结束的“China Young”学生演出季之外,中国国家话剧院8月20-25日在边缘艺术节上演出话剧《青蛇》(Green Snake)。这个版本的《青蛇》由田沁鑫导演,原本为三个小时,今年曾在美国演出两小时版本,而在爱丁堡呈现的长度为一个半小时,内容压缩了一半。

随团来到爱丁堡的国家话剧院副院长查明哲对BBC英伦网记者表示,边缘艺术节能够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聚集来自世界各地诸多艺术家,举办如此丰富多彩的艺术节,对于中国大陆的专业人士们来说是非常值得羡慕的事情。

“大家觉得这种文化的发展是非常激动人心的,我们也希望自己的作品和传统文化能够不断以自己的方式融入到世界戏剧环境中,呈现自己”,他说。

国家话剧院制作人李东向记者介绍,《青蛇》是与苏格兰国家剧院合作的,舞台设计、灯光、音乐都是英国艺术家负责,这次在爱丁堡演出的剧场较小,必须做出改动,仅有音乐仍是原版。

据了解,这次演出的主要角色都由新人扮演。“我们希望他们有机会来这边演出的同时,也看其它的戏,让他们了解戏剧与生活关系非常密切,在爱丁堡大家看戏、交流,氛围很轻松。”

记者在剧场发现,来看演出的还是华人观众占多数,而且一些外国观众在英文字幕的帮助之下有时候仍然难以追随情节的进展。

就此,李东表示:“《青蛇》的台词包含很多俚语、禅机以及插科打诨的元素,在中国演出的时候观众反响非常火爆,但对外国观众来说可能理解起来有难度;我们也可以做肢体剧,但既然是以语言为主的话剧,不管多难都得做”。

促进合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这个版本的《青蛇》的台词包含很多当代元素,引发现场观众爆笑。(摄影:Nick Rutter)

那么,华语戏剧应该怎么做才能更好地融入西方,让更多当地观众了解和喜欢?

李东认为这是一个过程:“国家话剧院2011年做《青蛇》,故事是中国传统故事,导演和演员也是中国人,但是技术人员是英国人,这就是很好的开端”。

“那之后我们与苏格兰国家剧院合作了另一部戏《龙》,效果也不错;目前我们正与英国家剧院一起筹备中文版《战马》(War Horse);今后我们要做两边都有兴趣的题材、并且可以世界巡演的戏,预计在几年后出来。”

李东坦言,这种跨国联合创作的难度不小。“英国语言类的戏到中国演也会遇到很多问题,因为语言是很大障碍;这需要时间,也需要找到合适的题材,而不是避重就轻地做没有台词的肢体剧”,他说。

国家话剧院副院长查明哲表示:“话剧近年来在中国各省市有回温趋势,有各类作品,我们也希望能够不断与外国业界融合和交流,无论从思想的把握上还是从艺术形式上,都呈现出更丰富的局面,希望除了边缘艺术节,将来也能够到爱丁堡国际艺术节演出”。

业界经验丰富的苏格兰国家剧院联合制作人翁世卉认为,尽管爱丁堡边缘艺术节竞争激烈,但是只要有好作品,那么早晚会找到自己的观众。

(责编:顾垠)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