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艺术家作品亮相萨奇后波普艺展

策展人张颂仁和艺术家谷文达(摄影:刘竞晨)
Image caption 策展人张颂仁和艺术家谷文达(摄影:刘竞晨)

伦敦萨奇画廊(Saatchi Gallery)举办后波普艺术:东西交汇(Post Pop: East Meets West)展览,展出包括艾未未、谷文达中国、俄国、英国等多国艺术家作品。

波普艺术(Pop Art)被广泛视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国际艺术运动,反映二战后青年一代的社会文化价值观,探讨通俗文化与艺术之间的关系。

此次萨奇画廊展出100余位来自世界各国艺术家的200余件作品。

为这一展览的华人作品策展的张颂仁先生20多年前在香港开启了西方人了解中国当代艺术的窗口。

张颂仁对BBC英伦网记者表示,这个展览是由俄国收藏家楚卡诺夫家族基金会(Tsukanov Family Foundation)发起,3位策展人分别是他本人、英国波普艺术专家马可·利文斯通(Marco Livingstone)、在前苏联时期担任莫斯科著名的特列季亚科夫画廊馆长的安德烈·艾若菲夫(Andrey Erofeev) 。

三位策展人决定做3个地区对话为基础的展览,通过生存、广告与消费主义、明星与大众传媒、艺术史、宗教与意识形态、性与身体这6个主题探讨波普艺术的传承。

张颂仁把大中华区各个艺术家连在一起。“华裔作为20世纪对现代艺术的反应,波普艺术很大一部分关注的是大众传媒、资本主义生产,所以我把波普艺术对意识形态的批判和回应作为主要脉络”,他说。

他认为,把各国艺术家在同一主题之下的作品放在一起展出会引起英国观众的共鸣,因为“我们都生活在当下,这些作品大部分使用的都是大家可以了解的现代语言”。

“展览这样摆放,给观众一个最强烈的信息,即波普作为现代文化的一种现象,是全球性的,它提供了很强的生产和思想的语言以及资源”,他解释。

Image caption 谷文达用人的头发制作的作品“联合国”颇具争议(摄影:子川)

特意来到伦敦出席展览开幕式的华人艺术家谷文达在接受BBC英伦网记者专访时表示,这次展出的“联合国”这一作品是为了纪念2000千禧年为韩国光州双年展而制作,此次的展出已经是全球第11站。

谷文达告诉记者,2000年用人的头发做了188面国旗,现在已经有193面国旗。“这是一种反讽,作品想团结各国人民, 但这些年来已经从188个国家分裂到193个。”

他表示, 国旗是用来做区别的,但是他所用的材质是混合的,用20多个国家民众的人发制作,结合这么多人的基因,既代表分裂又是团结。

据介绍,作品中用的头发有的是捐献来的、收集来的,或者从中国的回收公司买来的。这个作品牵涉到宗教、文化、经济、政治等等问题。

谷文达1996年第一次来到英国做这个系列的展览中的一部分,用了在伦敦收集的头发,包括朋克的头发,做了一个巨大的英国国旗。

他认为,中国现在是世界事务的核心,从政治、社会、经济发展等各方面都颇受关注,但是,只有30年历史的中国当代艺术还很年轻,和中国的很多其它方面一样仍处在原始积累阶段。

“这已经是不容易的过程,因为中国当代艺术诞生之前,西方人一提到中国艺术想到的还是瓷器、青铜器、国画等等。”

Image caption 中国艺术家冯梦波的作品“出租车!出租车!-毛泽东 III”(摄影:子川)

从2004年左右开始,华人艺术家的作品开始在全球市场开始热,有的作品可以卖出非常高的价格。尽管如此,也有人提出隐忧。

张颂仁表示,从1990年代开始就已经有人发现华人艺术。所以,2004年前后的情况是,把之前被低估了10年的作品在市场上重新评估。

他认为,市场操作是很难控制的事情,股票市场也有升有跌,艺术作为文化产品,关键是它必须要面对每个时代重要的文化造型、生活模式、社会模式。

张颂仁觉得,好的艺术品能不能够在每个时期捕捉这些东西非常重要,而市场如何去回应这些文化作品不好说。

尽管华人艺术家作品的未来很难预测,但是张颂仁认为有一点是肯定的,即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已经在大家的视野中,所以在文化想象中,中国艺术不可能缺席。

“因此,无论是在世界文化政治上还是思想交易上,中国当代艺术占有重要的位置”,他强调。

后波普艺术:东西交汇展览从即日开始,持续至2015年2月23日。

Image caption 中国当代艺术家隋建国的作品为著名雕塑穿上了衣服(摄影:子川)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