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家骏:用世界电影语言讲述中国故事

Image caption 张家骏说,“电影讲的其实是关于人的故事。人性都是相通的”。

近年来,电影产业以及影视编导等专业成为留学英国的热门选择。文化和语言成为电影专业华人留学生的最大障碍。青年导演张家骏曾经凭借自己独特作品在著名国际电影节获得各种奖项,成为大陆电影界导演新秀。他的学习和创业经验以及所取得的成绩也许对于有志从事电影事业的海外留学生带来某种启发。

张家骏曾19岁获夏威夷国际电影节Eurocinema单元最佳短片奖,20岁凭借短片《多云多雨》夺得上海国际电影节中美竞赛评委会大奖;21岁编剧作品《操场》入围柏林电影节短片竞赛单元。但是,张家骏却选择在他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放弃导演工作,出国继续深造。于是,他成为了伦敦电影学院影视编导系今年少数无西方成长背景的华人学生。

电影类专业需要极强的跨文化交流能力和国际化的文化视角,所以对于大部分没有西方成长背景的中国大陆留学生来说,很难短时间内适应高强度的留学生活。在伦敦电影学院高度国际化的学习环境中,张家骏克服了文化和语言的障碍,不但学业上如鱼得水,近期还组建了他自己的国际拍摄团队,并在其中担任导演,在伦敦 电影学院领导国际电影团队开始了关于中国电影的创作。

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电影作为中国新兴文化产业的龙头,市场发展潜力巨大;中国电影更应该借着全球化的东风,迅速与国际接轨,而且年轻的电影人应该成为未来中西文化交流的主力军。

中国需要创作环境

目前,中国电影正处于产业化的起步阶段,整体环境比较浮躁,商业化气息浓,或多或少的影响了电影作为一门艺术的纯粹性。

张家骏说,他本科同专业的同学毕业后 一般都去了电影公司,广告公司做市场,有的甚至去了和电影完全无关的企事业单位或者去考了公务员。像他这样选择坚持拍电影的人寥寥无几。“我毕业后先是和同学一起创业,办了自己的studio,想拍摄自己的独立电影。后来发现大量时间都被商业化广告占据,根本没时间拍自己想拍的东西,和自己搞创作的初衷背道而驰,后来越做越没意思,就果断选择出国深造了。”

张家骏表示,他觉得国外相对来说,有更好的电影学习环境。“比如我所在的伦敦电影学院,就在文化中心Covent Garden, 紧挨着英国电影产业的中枢SOHO区。虽然这学校只有50多年的历史,但我自己感觉,已经相当国际化、专业化,我们班的同学来自世界各地,其实英国本地学 生反而是非主流”。

电影作为一种文化产业在欧洲已经有了很成熟的产业链条,反而更有利于进行纯粹的艺术创作。

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蓬勃发展,票房屡创新高,很像美国70年代的好莱坞。但是目前电影业良莠不齐,文化圈、娱乐圈、文学界、网络红人都想在电影这个新兴领域分一杯羹。电影在中国作为一种新兴的正在蓬勃崛起的文化产业,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形成像西方这样特别成熟的产业链条。

张家骏说,“我相信未来十年,中国就会涌出一批优秀导演和更好的电影作品,而且到那个时候,我们的观众素质也会提高,这样一来,整个电影产业就更成熟了,也更专业了”。

中国需要更纯粹的电影学习和创作环境,这些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更多时间和空间来慢慢发展。

Image caption 张家骏指导国际拍摄团队在伦敦郊区拍外景。

关于人的故事

近年来,随着中国整体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中国导演们也活跃在国际各大电影节的舞台上,带去很多优秀的电影作品,通过电影让世界观众去更深入的了解中国文化。虽然如此,获得国际认可的中国电影作品依然凤毛麟角。

有些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电影很难受到国际认同的重要原因是文化差异,西方人很难真正理解中国电影想表达的内容。而且中国电影表达方式上的“中国特色”也很难被西方主流文化所接受。

但张家骏说,“电影讲的其实是关于人的故事。人性都是相通的”。

张家骏提起一些国产电影,如《苏州河》,《颐和园》还有姜文的《鬼子进村》,《太阳照常升起》等。他认为“这些都是老外不但能懂,而且非常喜欢的中国电影。 我认为真正的好电影其实就是讲清楚人的故事,这种东西可以穿越一切时间、空间、语言、文化等障碍直戳人心,老外自然能懂,而且会非常喜欢”。

张家骏在伦敦电影学院拍摄团队的成员分别来自西班牙、法国、阿根廷、韩国和马其顿。而他作为导演,是整个拍摄团队的核心。张家骏认为,在国际化的拍摄团队跨文化沟通的能力非常重要,和国内相比,要格外注意处理好关于hierarchy的敏感问题。

“你要平等的去尊重每一个团队成员的意见与劳动。在中国,导演的话相对来说比较有权威性,所以在沟通上的阻力会小很多。所以自己也在逐渐尝试友善的沟通外加强有力的去说服,在人格魅力和专业实力的平衡下才能更好的去领导国际化团队”。

从生活中汲取营养

英国电影届从业人员素质极高,很多知名演员毕业于名校,文学功底深厚。倍受欢迎的英国演员休·格兰特和凯特·贝金赛尔毕业于牛津大学;英剧《唐顿庄园》里的大表哥丹·史蒂文斯毕业于剑桥大学文学系,《大独裁者》里的萨沙·拜伦·科恩毕业于剑桥大学历史学系。相对来说,目前来看,中国电影业从业人员知识结构较为单一,大多以“表演”为专业。

针对这个现象,张家骏说,“其实我觉得这些都很正常,所谓英雄不问出身,好的导演或者好的演员的专业背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用好的表现手法给我们讲出好故事。另外很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我和英国本地演员合作后发现他们都很认真地在生活,然后从生活中汲取营养, 这点和国内的演员不一样”。

欧洲和美国电影产业一家独大的巅峰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张家骏非常看好目前中国电影作为文化产业的这一新兴市场。“我特别想以后带我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精英回国创业,用世界语言讲述中国故事。用最国际化的制作团队,做出最好的中国电影。”

张家骏还表示,未来中西电影文化交流应该更侧重于青年人之间。“我以后想要做出能够代表中国青年文化的影片,希望这样的影片可以征服世界观众的心。”

Image caption 张家骏(右四)在伦敦市中心与国际电影团队合影。

(责编: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