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唱现场 翻唱让他紧张

Mika
Image caption 英国艺人Mika在BBC演播室唱现场

轻松走进BBC演播室的Mika除了有与他一起合作的五人乐队外,并没有大牌艺人的架势。他透露现在榜上正红的女艺人洛特(Pixie Lott)也曾经做过他的“棒棒糖女声”,还说“自己唱翻唱时最紧张”!

招数

经常出“怪招儿”的Mika最近通过博客,在冰激凌车上向前往的歌迷派发新专辑“秘密歌会”的免费门票。但是这位已经把自己的形象和“冰激凌”联系在一起的歌手笑言,“并没有开着冰激凌车来唱现场”。

刚从纽约演出回来的Mika在twitter的博客上讲述了自己迷路的经历。“太让人找不着北了!”Mika说他被纽约以数字命名的大街给“彻底搞懵了”。在地铁站找不到方向的这位歌手,最后通过手机和演出场地联系上后才摆脱窘境。

Mika表示他准备将他“免费招待歌迷”的办法推广到美国去。他说“感觉对的时候就该这么做”。不过这位艺人也觉得九月份在当地酒吧耗费他两万多英镑的歌迷聚会“有些招架不住”,他说他正在考虑一种“代金券”的方式来继续这种和歌迷的特别接触。

新专辑

Mika坦言此次他在洛杉矶完成的第二张录制专辑《The Boy Who Knew Too Much》讲述了自己童年时代。

Mika用“稀奇古怪”来形容自己的儿时,并说十字头的年纪时喜欢“躲事儿”、“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Mika说他儿时喜爱的只有音乐,在和伙伴们集体活动时,“更愿意让自己是一名旁观者”。

Mika简单地说现在榜上正红的女艺人洛特(Pixie Lott)也曾经做过他的“棒棒糖女声”,而且“表现得很出色”。他戏言说:“她(洛特)现在长大了,已经不适合再做那个角色了。”

Mika在说起他每次演出时都会“很不同凡响”的布景时,认为他就是要制造一种场景,让歌迷们能“一下子感觉你与众不同”。他说:“演出不是以登台的时间算的,而是从进入场地的那一刻开始。”Mika认为他的这种观点“很重要”。

Mika解释说他对演出布景的特殊品味与他小时的经历有关。从12岁就开始参与歌剧演出、并经常在英国皇家歌剧院亮相的Mika,被歌剧院布景的力量深深震撼了。随后七年的歌剧生涯使得Mika更深刻地理解了舞台布景对演出的巨大影响,“并深爱上了(布景)”。

Mika回忆从他开始歌手生涯的第一天开始,就尝试用不同的布景“改造演出场地的气氛”。他笑着说,他从伯明翰起步的前几场演出,“演职人员和乐队的人数要比看演出的人多多了”。

Image caption Mika在冰激凌车上发放歌会的免费门票和冰激凌

Mika感觉虽然他刚开始的演出“最多只能卖出几张票”很有些尴尬,但是他保证当时每一位到场的人“都会喜爱他演出的品质的”。

MV

Mika把新单曲《We’re Golden》录影带里只穿着短裤、光着身子在杂乱的房间里上下折腾的场景说是在“还原17岁时的自己”。

Mika说他是有意识地“彻底颠覆腼腆的形象”。他解释说通常首张专辑大获成功后,歌手会在随后的专辑中“表现得矜持”,而他的想法“恰恰相反”。他说他的做法就是要“放纵自由”,同时也能减轻他制作第二张专辑的压力。

Mika说他实际是“很保守的人”,“不会随意少穿一件衣服”,但是“居然在录影带里只穿了一条短裤”!

翻唱

“我太害怕翻唱了!”Mika犹豫地说他每次被要求翻唱的时候,“都会弄错”。他笑着说,如果把翻唱能力也算作歌手的必修课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Mika表示可能就是由于他“太精于自己的本职”,所以在翻唱别人的时候会“感到紧张”。在BBC演播室里翻唱了Lady Gaga的《Poker Face》的Mika,说他“不可避免地”会在每次被要求翻唱的时候,“添加进自己的独特元素”,而不是“纯卡拉OK”。

Mika笑着说自己的名字是父母相互妥协的结果。这位父亲叫作迈克尔的歌手调侃地说,在日本,这是一个很多女孩子叫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