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中资两洋铁路 秘鲁谁哭谁笑

李克强与秘鲁总统乌马拉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5月,李克强与秘鲁总统乌马拉会面。中国秘鲁同意展开修建两洋铁路的可行性研究。

中国正在考虑投资,修建横跨南美、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铁路线。但是记者在铁路线所经之地秘鲁发现,有人冷嘲热讽,说秘鲁贪多嚼不烂,这么大的项目根本成不了。也有人担心,最终受益的只是首都利马的一小撮人。

在秘鲁,收发信件和包裹,通常都要忍受出了名的繁琐、令人灰心丧气的过程。就连最小最小的细节没有考虑到的话,你那封亲笔撰写的信件、或者那份非常重要的文件都有可能成了入海泥牛。

所有在秘鲁的外国人都可以讲出一段段亲身经历,圣诞卡、长了毛的甜果派一直到转年复活节都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以后才收到!

秘鲁的进出口系统也不能用精简干练来形容,说是暮气沉沉无精打采可能还差不多;港口和邮局的混乱同样早就是大名远扬了。

所以,你应该可以想象,当时我本人、以及许多生活在秘鲁的人那种难以置信的感觉。传出新闻了,秘鲁要修建跨越南美大陆、连接两大洋的铁路。巴西产品可以更快地从东部港口穿越秘鲁运往西部海岸,然后横跨太平洋前往中国。

100亿美元(65亿英镑)的中国投资,就可以让车轮飞转了。前提是,工程师必须想办法横跨“拦路虎”:南美大陆地势起伏错落的那一段,也就是安第斯山脉。

在距离我家不远的街角小店,我曾听到一个男人高呼,“火车快来了!”聊起来,他对我说,“我们要和亚洲连在一起了。这可真是一件大事啊!”

他的看法和利马大多数人差不多,两洋铁路建成通车,对秘鲁影响真的会很大。

但是,利马还有其他许多人—我也算一个—仍然心存疑虑。也许,我们的太阳镜加的玫瑰涂料不够多?我们怀疑,秘鲁这一次是不是有点眼大肚子小、贪多嚼不烂。

去年,我往英格兰寄的那张母亲节贺卡四个月以后才送到。这可能是小事一桩,但是,要是让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系失望,问题就更加严重了。

不过在利马,(对双洋铁路的)普遍反映还是乐观的,并且登上了两大报纸《商报》和《共和报》的头版显著位置。一条新闻能把交通事故、足球明星出轨推下首页,这样的事还真不多见。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两洋铁路需要穿越安第斯山地

但是,能在利马成头条新闻,并不意味着在其他地方也一样抢眼。在首都的利马政府对中国投资可能带来巨大收益的前景垂涎不已,其他地区的人怎么看?

计划中的铁路线全长5000公里(3500英里),从距离里约热内卢东北300公里的亚库港出发,延伸到秘鲁境内暂时还未定下来的某个目的地。

批评者已经谴责铁路计划可能会伤害到安第斯山地的许多社区。有鉴于此,我离开利马的温暖和舒适,来到安第斯山地城市库斯科(Cusco)以北地区,近距离仔细看看。

从库斯科出发,朝东北方向驱车行驶六小时,有一个名叫乔基坎查(Choquecancha)的小镇。小镇郊外,种咖啡的农民安东尼奥告诉我说,“利马的政府总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他一边嚼着满嘴的古柯叶一边说,“如果铁路从我们这里穿过的话,当地人根本得不到什么好处。”

“利马好像就是一个独立国家。好几百年一直都是这样。”

铁路的具体路线还没有决定。但是对象安东尼奥这样的农民来说,这不过又是一个具体事例:以利马为中心的政府做出以利马为中心的决策。

在附近的另外一个小镇奥科班巴(Ocobamba),我遇到另外一位农民,他也很担心铁路线穿越这片古老的乡村地区可能带来的后果。

兰纳托在安第斯山地种植香蕉、古柯已经50多年了。对他和家人来说,利马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星球。兰纳托对我说,“我们更像印加人,利马人更像欧洲人。”

“我们就是在这里过日子。但是政府好像总是以为我们就知道生产可卡因。这完全不是真的。”

“我们有自己的沿袭了好几千年的生活方式。”

我所访谈的大多当地人看法大同小异。但是,在南美洲这块多山的绿地,人们的“缺乏看法”反倒让我更加吃惊。看起来,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秘鲁在考虑修这条铁路。

我拿出自己最得手的西班牙语—虽然只是小学水平—问当地人,你怎么看新的铁路线呢?没有争论、辩论,我收到的答复几乎是清一色的面无表情,还有,专门留给我这样身材高大的外国佬的窃笑。

两洋铁路目前还只是构思,但是如果一旦绿灯放行,毫无疑问,首都利马的码头、机场会比从前繁忙不知道多少倍。

这样想来,我最好下星期赶快寄出明年的母亲节贺卡。

(编译:苏平/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