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德国和美国还是好朋友吗?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两年前,美国总统奥巴马来柏林访问,十足还是万人迷。

德国夏日骄阳普照,奥巴马站在柏林标志性建筑勃兰登堡门前,脱掉西装外套、挽起袖子,“赤膊”上阵。他告诉柏林人,大家都是朋友,我就没必要那么正式了吧。听众群中爆发出阵阵欢呼。

此情此景,自然会让人们比古论今。不算太久远的那个年代,也就50年前,几乎是同一个日期,另一位美国总统肯尼克也是在勃兰登堡门前、也是面对热烈欢呼的人群,发表了那一番著名的“我是柏林人”演说。

肯尼迪说,世界面对冷战威胁,西柏林是自由的象征。“两千年前,一个时代最骄傲的宣言是:我是罗马公民。今天,在自由世界,最强音是:我是一个柏林人!”

肯尼迪演讲期间,听众不时爆发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

肯尼迪的演讲也以同样语调收尾,“作为一个自由人,我无比自豪地说:“我是一个柏林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也就50年前,美国总统肯尼克也是在勃兰登堡门前演说

再说奥巴马。奥巴马走了以后,德国的《明镜》周刊这样写道,美国总统此行“实现了首要目标:给最近开始显露真实年龄的跨大西洋关系刷上一层让人感觉良好的漆。”

连续好多年,德国人对奥巴马的评价都相当之高。

事实上,根据受众来自许多国家的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德国人对奥巴马的信心曾是全世界第一高。但是到了去年,已经降到了远远低于法国人和英国人。

过去几年间,对美国有好感的德国人比例不断下降。现在,只有51%对美国的国际形象持积极看法。德国一家报纸头条高呼,“蜜月结束了。” 那么,德国和美国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关系复杂

描述德国和美国的关系,最准确的形容词应该是复杂。

当然可以说和文化有关。比如,德国人不赞成美国外交政策上更加鹰派--强硬的那些做法。

德国人不信任、也很担心美国使用无人机;还有伊拉克战争,当年德国曾经强烈反对,现在仍然是德美关系的一道阴影。

这还没完呢,还有监听门:美国被指常年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手机。

不过,像俄罗斯在乌克兰行动这样的地缘政治威胁既会导致两国观点分析,也会加强他们的团结一心。

对德国来说,美国是一个强大的同盟。但是,西方人普遍认为,默克尔也是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首席联络官。

还有,德国是欧洲最大的经济体系,被看作默认的欧洲领头羊。德国对美国也非常重要。因此,两国领导人之间的关系很有看头。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不久前七大工业国首脑在德国巴伐利亚群山林海中开会。期间的那些照片,比如奥巴马和默克尔吃香场喝啤酒、特别是犹如《音乐之声》画面的那一张,引发全世界的一片猜测。默克尔是在给奥巴马上课?试图抓住他的注意力、留个更深印象?也许,在讲笑话?

别忘了,默克尔和奥巴马的关系真的是经历过暴风雨的考验。

监听门

2013年,媒体爆料美国间谍好多年一直监听默克尔的手机!据说,默克尔当时勃然大怒。她说,“朋友之间互相监听,那是绝对不应该的。”

美国公众同意这一看法。后来爆出来的那些料—美国曾经监听大批德国公民—让德美关系更加不顺畅。默克尔曾经争取和美国签订“互不监听协议”,但后来好像完全蒸发,没了下文。

那么,默克尔和奥巴马是否握手言和了呢?

保守派议员、德国政府跨大西洋关系“特别报告员”彼得·拜尔(Pepter Beyer)说,“他们仍然很尊重对方,很看重对方。”

拜尔指出,默克尔最近去华盛顿访问的时候,就在白宫旁边的“客房”下榻。这样的荣誉,并不是每一个来访的首脑都能享受到的。 拜尔说,“他们联系很密切。默克尔总理看到奥巴马面临巨大的内部压力。”

权力平衡好像发生了转移。奥巴马的领导力在国内被削弱,与欧洲最强势的政客保持坚定、紧密的关系,相比可以从中受益。

(编译:苏平 责编: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