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德国秀肌肉威胁欧洲梦?

默克尔和阿尔梅尔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默克尔和幕僚长阿尔梅尔。默克尔热衷提升欧洲团结的形象

谁能指望德国永远草木皆兵?永远顾全大局?随着欧洲淡忘过去的黑暗记忆、德国权衡是否永久肩负欧洲这副重担,“团结”有可能成为更加稀有、珍贵的资源。

欧盟这出戏还没完呢。也许,我们刚刚看到的那一幕群情激昂只不过是悲剧的前奏。归根结底,悲剧之悲,总是取决于素来高大上的主人公身上那点缺陷愈加张扬。

欧洲梦起源于噩梦。最初,这个项目不过是要驱走困扰大家庭的那个鬼:一个国家拥有巨大实力—德国。

需要反思、更加显而易见的缺陷自然还有许多。希腊几乎被发配去了永久衰退,危机的高潮凸显欧盟面临的最严重指控之一:凌驾于国家民主之上。德国利益是其他大问题的中心:如果欧元起不到应有作用,需要定些什么新规矩才能改善?

有鉴于此,现代德国也走到了一个重要关头。

先来讲点历史。

在大家的想象中—就算不是英国、至少在欧洲大陆,欧洲梦的中心是“和平”。二战后,当务之急是如何避免欧洲再次爆发战争。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不少希腊人感觉受到“严肃处理”

这只能算是体面、温和的说法,其实,应该说是如此阻止德国再次在欧洲挑起暴力冲突。这一简单的愿望背后,是更加棘手、复杂的问题。

一个国家有在经济、政治、军事各个方面主宰整个大陆的潜力,如何实现稳定?拆散德国、迫使德国非军事化是一个途径,不过,这早就不可能了,现在德国不仅统一,而且拥有强大的联邦国防军—尽管军费略有欠缺。

另外一个办法是建立“欧洲钢铁共同体”,这个共同体今天还存在,大致就是欧盟吧。钢铁共同体把战争所需原材料划入超国家管控范畴,不留神,也创建了一个共同市场。从共同市场、欧洲经济共同体、欧共体、到欧盟,看似平淡无奇的演化,其实也掩盖着其他任何国家都从未尝试过的一段智力大跃进。

战后,沉浸于罪责感之中的德国认可了,必须把欧洲和平、和谐的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前。换句话说,自己那些自私的、战略性的利益必须要服从欧洲整体的需要。

这些,当然从来没有写进任何条约,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特别是德国人自身。现在,欧洲团结成了德国灵魂的一部分。但是,谁又能指望德国永远草木皆兵、永远受制于怕“鬼”。

过去几年,德国逐渐走出禁闭,对在世界舞台展现更大影响力表示出谨慎的热衷。但是,去年阵亡将士纪念日之际,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发现以下两点非常明显:一,外交和军事方面,(德国认为)发挥更大影响力必须出自欧洲整体;二,(德国)非常担心其他国家怎么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德国现在拥有强大军力

我问德国人“为什么你们不做更多?”,议员回答时举了这个例子:希腊对被迫紧缩,示威者高举漫画,默克尔被画成希特勒,背景是纳粹的万字标记。

德国对使用经济影响力、而不是外交或者军事影响力更有自信。尽管如此,德国人非常讨厌被看作仗势欺人。

拿最黑暗一段历史作比较固然很荒唐。但是很明显,许多希腊人认为是德国让自己陷入今天这一步,他们仍然会联想起久远的过去。

欧元区谈判那个周末,摆在桌上的两个方案—希腊退出欧元和后来达成的那份协议—都是德国的作品。不久前辞职的希腊前财政部长扬尼斯·瓦鲁法基斯虽然算不上一个中立,但是他说“德国人的态度完全彻底地控制着欧洲集团”可能也没错。他形容德国财长时说,就好比一个排练有素的乐团,“他是指挥”。

正是这种国家和欧洲利益之间愈加严重的矛盾,使得现在这个关头对德国来说也非常重要。

公平讲,其他一些更小的国家几乎肯定是躲在德国背后。有人说,真到节骨眼上、倒了最后关头,德国和法国还是一起推动达成了协议。

你可以说,这是法国的胜利,因为德国也许只拿到了第二方案—很可能有悖自己的利益、但被看成对欧洲整体破坏力更小。但是,德国还是达到了希望达到的目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欧元区峰会后,雅典街头张贴的德国财长“通缉令”

德国坚持打着团结的旗号,因此,默克尔幕僚长阿尔梅尔(Peter Altmaier)发的推文才如此谦卑:协议对集体是有好处的。他说,“欧洲赢了,德国自始至终是解决方法的一部分。”

不过,德国自始至终也是问题的一部分。吵归吵、吓唬归吓唬,德国领导人再一次把他们眼中确保欧洲团结的需要放在了让德国议会、德国人民看着更养眼的方案之前。

这对他们又能有什么好处呢?协议可能更像惩罚、而不是理财常识,看上去确实好像德国及其盟友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另外一个国家头上。

至少目前,德国决定欧元区必须维持下去。如果真做到了这一点,毫无疑问,将引发推行更紧密的政治结盟、以符合德国利益的方法管理统一货币的呼声。

比利时前首相伏斯达(Guy Verhofstadt)告诉我说,19个国家需要一个统一的司库和税收体制,否则还不如干脆放弃欧元。这虽然符合逻辑,但有悖眼下的感情。

随着欧洲淡忘过去的黑暗记忆、德国权衡是否永久肩负欧洲这副重担,“团结”有可能成为更加稀有、更加珍贵的资源。

(编译:苏平 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