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令人心碎”的一段美俄边界

Image copyright

白令海峡中的两座小岛,间隔只有两英里,一个属于美国,一个属于俄国。冷战铁幕降下来了,但是,一条冰幕仍然难以逾越。

弗朗西斯·欧泽纳指着墙上挂着的女儿丽贝卡(19岁)的照片说,“你看她肤色多白。这是我们家的俄国血统,我的曾祖父。她多漂亮,不是吗?”

欧泽纳是美国西部边界小代奥米德(Little Diomede)岛上的一位部落首领。她的家坐落在陡峭的小山坡上,从客厅窗户俯瞰,两英里(4公里)外狭窄水域的另一边,是小代奥米德的姐妹岛—隶属俄国的大代奥米德岛。

弗朗西斯说,“我知道我们有亲戚住在那里。老一代人越来越少了,问题是,我们对亲戚一无所知。我们正在丧失自己的语言。我们现在讲英语,他们说俄语。这不是我们的过错,也不是他们的过错。现状真糟糕。”

Image caption 弗朗西斯·欧泽纳的亲戚就住在两英里之外俄国的大代奥米德岛。

白令海峡地区的这些人仍然将自己看作一体,边界添了不少麻烦。这条边界是在1867年划分的,当时,美国从钱囊空虚的沙俄手中收买了阿拉斯加。但是当年谁也没把边界当回事,两个岛上的人仍然来来往往。直到1948年,边界突然关闭,苏军进驻大代奥米德岛,平民被强迫搬迁到西伯利亚大陆定居。

弗朗西斯说,“要是能走向统一,会让这里许多人更安心。但是,我看不会实现。”

这个偏僻小岛上的80名居民中人人都在俄国某地有亲戚。20多年前苏联解体的时候,曾经出现一线团聚希望。

罗伯特·苏鲁克也是小岛上的一位部落首领,当时他曾经参加一次探险之旅,在西伯利亚东部的楚科奇自治区寻找失散的亲戚。

罗伯特回忆说,“我们滑雪、坐着狗拉雪橇,每天能走20-25英里,总共去了16个村子。我在三个村子里找到了母亲这边的亲戚,还有她最亲密的表妹!我和家人又团聚了!”

Image caption 弗朗西斯的女儿更像俄国人

罗伯特的家也在小山坡上,就在弗朗西斯的家下面不远。这里没有公路、没有汽车,各家各户通过小路、台阶连接在一起。

罗伯特家里,墙上贴着家人的照片,其中一张是他今年1月才过世的母亲,另一张是另外一位俄国表亲。书架上有一本学俄语的书。挂着的外套、长枪当中,还有一顶原来苏军士兵送给他的老式红绿两色军帽。

另外还有一张照片,是当年罗伯特在精锐部队“爱斯基摩军团”任中士时拍摄的。现在他已经退役,一项工作是观察俄国方面的恶意活动。

他说,“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船舰、直升机。在俄国岛屿的北面有一个军事基地。我们乘船出海捕鱼,如果靠俄国岛屿太近了,对方可能会鸣枪警告、或者大声喊话让我们后退。”

过去几年间,人们不断希望,随着俄国和西方关系的日渐紧密,边界控制也会越来越松。但是,随着乌克兰危机的爆发、俄国加紧屯兵,这个希望再次破灭。

Image caption 罗伯特拿着已故母亲的照片

加拿大、美国保护边界的联合行动小组“北美空中防御指挥部”(Norad)上校帕特里克·卡彭蒂尔(Patrick Carpentier)说,“他们已经建立起新的北冰洋指挥部。他们重新启动冷战时代的基地。所有这一切肯定会引起担心。”

但是,与俄国和欧盟的边界比起来,(白令海峡的)这个边界相对仍很宽松,两边都没有挂国旗。拦截的俄国军机总数虽然最近有所上升,但是过去几十年一直维持在平均每年10次,此处领空被化为“非恶意”类,没有遇到过欧洲军队经历的那种(俄国)强悍。

Norad行动指挥官、F-22战机飞行员查尔斯·巴特勒(Charles Butler)中校说,“俄国飞行员非常专业,总是在我们的领空之外活动,绝对合法。”

很难肯定这种轻松的气氛会持续下去。代奥米德岛紧靠北极圈,由于气候变化、冰层融化,这里蕴藏的丰富的自然资源越来越便于开采。美国地理调查数字显示,北极未勘探出的的石油蕴藏量占全世界的13%、天然气占30%。

穿越白令海峡的航线更短、也更加开放。五年前,只有五艘轮船经由北极航线、而不是更长的苏伊士运河航线前往欧洲。三年后,71艘轮船运载130万货物使用北极航线。预计到2020年,年货运量将达到2000万吨。

与此同时,还有加强跨界联系的长远、宏大计划,包括在白令海峡之下修建一条长达64英里的通道。克里姆林宫已经在2011年正式批准,美国也表示支持。

阿拉斯加州政府北极事务顾问克莱格·佛里纳(Craig Fleener)说,“我们喜欢这个计划。我们和外部世界联系很困难,基础设施有限。(通道)将把我们与亚洲市场直接联系起来。”

不过迄今为止,并没有看到多少实际行动,也没有让代奥米德岛人与他们的俄国亲戚重逢团聚的新举措。

罗伯特拿出一架高倍望远镜放在屋外窗台上,他指着大海的另一面说,“来看一看。就在那儿,他们也在观察我们。那所废弃房屋的顶上,还有更往北的地方。看看。”

透过望远镜,可以明显看到小山顶上的俄国观察哨。

Image caption 冬季,冰海将大小代奥米德岛连在一起

罗伯特收起望远镜拿回屋里,他说,“真不该是这样的。我们在这里生活好几千年了。英国人、美国人、俄国人没来的时候就在,任何一国政府、任何一项条例把我们和家人隔开之前我们就在这里生活。

这条边界,让我们心都碎了。”

(编译:苏平 责编:跃生)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