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威尔士球迷的“返祖”心态

Image caption 威尔士橄榄球队的坚定粉丝埃文斯

是否支持国家队能说明你是否爱国吗?移民该支持谁?记者是威尔士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为英格兰队喝彩。这是什么感情作祟?

必须承认,凌晨四点,在日本一家酒店里举着手机、靠Wifi传来的短信和推特跟踪赛况,实在没有看大比赛那种气氛。上星期六橄榄球世界杯赛,威尔士在伦敦力克英格兰,我还真就是这样看的比赛。

其实本来也没想看。我想,我们输定了,费什么劲呢?还不如去睡觉!

但我还是忍不住想看,所以就打开了手机。英格兰19比9领先的时候,我悲哀地关掉手机,但是没多久又开机。因为,谁知道呢?紧张的最后一刻,我们赢了!威尔士真的赢了!

日本一家酒店的小小客房内,有一个人在孤独地狂欢……

为什么体育比赛能激发这种“返祖”(atavistic)感情呢?我喜欢英格兰,英格兰人生活的那个英格兰,今生绝大多数时间我也都是在英格兰度过的。

但是说到橄榄球,支持谁都行、就是不能是英格兰。有一次在德里,电视收看新西兰对英格兰的比赛直播。开赛前我好好考虑了一下,然后转向我的英国老婆说,“这一次我要支持英格兰。是,一定要。我娶了英国人,必须的。”

Image caption 威尔士队力克英格兰

但是,开哨没多久,全黑队(新西兰队)边翼勇猛推进,将英格兰后卫抛在身后,触地得分,我情不自禁地跳起脚来欢呼。内心深处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我的初衷全军覆没。毫无疑问,也许几百年前我祖先遭受过的欺辱遗留下来的那种感情喷涌而出。

原来,英国流传着一种所谓的板球赛考核,检测移民以及移民后裔的忠心。“如果英格兰和巴基斯坦、印度或者西印度群岛国家对阵,你支持谁?”

言外之意,不支持英格兰,证明你还没有全面拥抱新国家及其文化,“为什么干脆不回自己家?”

但是,这样的结论其实是虚假的。体育比赛中的忠心是内在的、但也是易变的,并不能界定真正的、深刻的对一个国家的忠心。看球赛的忠心是很真实、但很有限的:90分钟为运动场的演出而欢呼。

对于看橄榄球比赛的威尔士人来说—或许苏格兰人和爱尔兰人也有同感,原因是我们的祖父母、以及他们的祖父母所受的委屈世代传了下来,和现在关系并不大,至少对我是如此。

我姥姥曾经一说起英格兰人总会加上“该死的”几个字。她觉得英格兰人瞧不起她、瞧不起威尔士语。她把那种反感可能传给了我。

但是绝大多数时间,这都是转瞬即逝的。我认为,英格兰和英格兰人非常值得敬重。我喜欢英格兰这个国家,喜欢英格兰人。真的,真喜欢!

但是,橄榄球场上可就不一样了。乔治·奥威尔曾经形容,橄榄球是“引发恶意经久不衰的原因”。他敲打着打键盘,写下如下文字,比赛“充满了仇恨、嫉妒、自吹自擂、无视所有规矩、还有目睹暴力那种虐待狂般的快感。换句话说,不打枪的战争。”

胡说。20年前,威尔士输给西萨摩亚,那是美化了的战争吗?我真不这样以为。当年我们就是心想,“感谢上帝,对手不是整个萨摩亚。”

Image caption 威尔士橄榄球队的女粉丝

好多次,我在遥远的异地看威尔士比赛。就像那一次吧,我和兄弟在古巴,他让妻子在家录好全场比赛,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要发现比分,几天后回家看录像还能有悬念。万万想不到的是,在哈瓦那!哈瓦那街头广场上,一位老兄走过来告诉我们,“嗯,威尔士今天输的真惨,是吧?”你能怎么办呢?

一次世界杯,英格兰队战绩相当不错,就要和法国队交锋了,我心想,去坐满英格兰人的英国酒吧观看英格兰大获全胜,我肯定受不了,他们最后肯定幸灾乐祸。所以,我乘火车去法国,就近找了个酒吧在那儿看。

后来,英格兰真赢了。酒吧里的法国人站起来、排着队来和我握手表示祝贺。他们把我当成英格兰橄榄球队的粉丝了!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吗?

用法语怎么说,“不是不是,我想让法国赢球。我不是英格兰人!?”

(编译:苏平 责编: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