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情迷美人鱼的渔夫

Image caption 马达加斯加海滩

维佐人(Vezo)确信无疑,他们来自大海。所以,宝宝一生下来,家人会把胎盘放在海边;脐带脱落,也会装进贝壳投入大海,第一次剪头发剪下的胎毛也一样。

银白色的沙滩一望无际,一轮红日冉冉升起。你可以看到,孩子们在海边玩帆船比赛:硬纸叠成的船、塑料袋做成的帆。他们的哥哥姐姐也在海边,等着父亲一天打鱼归来,然后划着真船出海练练手艺。

维佐人住在海边,以大海为生,与大海共存。维佐人相信,他们所有的捕鱼知识都来自美人鱼安培拉马尼尼萨。维佐人把美人鱼供作女神。

也就是这个美人鱼女神,告诉渔夫海面下有哪些鱼儿在戏水,哪些鱼可以捕捞、哪些需要保护。

传说,当年安培拉马尼尼萨走出大海,想看看陆地上的生活是怎样。但是她发现,太嘈杂、忙乱,因此返回大海。不过,美人鱼有时还是重返陆地“检查”人的生活。

据说,美人鱼有时还会游到船边、接受渔夫的朗姆酒。她当然也要酬谢渔夫啦。转天,渔夫会发现渔网满满的、快要撑破。这里的维佐人不会在美人鱼曾经显身的海边附近捕鱼,那些地方会被视作圣地。

Image caption 维佐孩童在海边玩耍

一位渔夫告诉我,他曾经亲眼看到过安培拉马尼尼萨,此后再也不在那里捕捞大海龟。据他说,安培拉马尼尼萨有一头浓密的波浪型长发,小臂长有鱼鳍。他不知道美人鱼容貌是否美丽。他说,安培拉马尼尼萨魅力无比、蛊惑人心。要是看到她的容颜,你就会今生今世永远跟着她走、不管大海有多深。

其实,国际间也早就有明文规定,禁止在这里捕捞海龟。但是,小村非常偏远,距离最近的下一个村开车也要走八个小时!也许,村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有禁令。外部世界看起来真遥远,这里的人甚至不知道现在总统是谁,也不知道上一届总统是谁!

他们对只是在大选竞选期间才想起来到这儿来一趟、送点礼收买选票的那些政客根本不感兴趣。一位男子告诉我说,“他们唯一的用处是送的体恤衫和大米。”这名男子身上穿的那件体恤衫,胸前印着的总统头像早就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了。

我问一名信仰上帝的渔夫,你是更怕基督教的那个上帝、还是更怕安培拉马尼尼萨美人鱼。渔夫毫不迟疑地回答道,“当然是下面这个她了,她比上面那个他权力大多了!”

不过,村民并不仅仅是从美人鱼那里获得保护渔业资源的知识。一家名叫“蓝色创业”的英国海洋保护组织也成功赢得维佐人的信任。

“蓝色创业”10年前进入马达加斯加,最开始,希望劝说社区领导人接受停止在部分珊瑚礁中捕捞章鱼对他们更加有利,但是工作难度相当大。村民想,这可能又是外国人搞骗局,要掠夺马达加斯加的海洋资源。

Image caption 马达加斯加西南部的维佐渔夫

但是“蓝色创业”苦口婆心,向渔夫解释说,章鱼寿命只有两年、而且产仔率非常高,繁殖季节捕捞是适得其反。最后,渔夫总算认同了。

渔夫同意,每年设立两个月的章鱼保护期。后来他们发现,这样做的结果是捕捞上来的章鱼更大、更多!再后来,24个沿岸村庄先后效仿。

维佐人非常穷。对他们来说,每天能吃上一顿饭都没有保证。当地海洋协会的负责人这样说:从前受饥饿和迷信左右的人,能自己动手、做成连自己也没有把握的这样一件事,给社区带来了真正的自豪感。通过将现代的保护技术和古老的敬神传统结合在一起,他们给社区带来了显著收益。

今年这次两个月的禁捞期结束之际,我来到村里,看到五颜六色的渔船趁着落潮结队出海。不过出发前还是要先祭祖。渔夫搞了一个简短仪式,喝着桔子汽水、朗姆酒,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这可没到10点呢!

然后,数百人扛着长矛出海,在浅水区的小洞里用长矛搜寻猎物。顶着毒辣辣的太阳,一干就是好几个小时。

他们的保护努力确实令人赞叹,但是,看到大群大群人脸上涂着明黄色的天然防晒霜—其中包括磨碎了的树皮,手里举着长矛,杀气腾腾地寻找猎物,心里也不禁一颤。眼前这一幕仿佛出自麦克白?也许是电影僵尸启示录?

(编译:苏平 责编: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