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金牙换现金—愁云笼罩大众家

Image caption 一月到6月间,大众总销量为504万辆,略超丰田的502万

眼前一幕,非常出乎我的意料。

标牌上写着:现金收购金牙!商店的橱窗灯光明亮、温暖,柜台后的女士很有风度。我问她,真有人来卖金牙?

面对我的疑虑,她笑着回答说,当然有!而且经常有!也有顾客来卖别的首饰,但是卖金牙的也不少。人们需要钱!

这位女士伸出留着长指甲的手,指给我看柜台上摆放的两台小小的浅黄色塑料秤。我顺着她的手势低头看过去,心里暗想,说不定,旁边儿还摆着一把带血的钳子?

沃尔夫斯堡(Wolfsburg)不是我预期中的那样,肯定不是。这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所在地。事实上,沃尔夫斯堡能够存在,正是因为大众在这里建厂。不过,沃尔夫斯堡的市中心根本看不到光鲜亮丽、现代科幻。

抬眼望去,钢筋混凝土的主要商业街昏灰暗淡。卖烤肠的摊档前,一个男人买了一根咖喱肠,交了钱,大口大口地吃着,走过减价鞋店,匆匆离去。附近,刺目的红色霓虹灯映照下,“李先生”蒙古烤肉店和对面的“湄公中餐馆”虎视眈眈地对峙。

不过转过街角,瞬间就会发现,毫无疑问,这就是大众之家。小小的车站后,高大的烟囱无休止地对着灰色的天空喷吐。烟囱上,举世闻名的大众标记熠熠生辉,就好像一双蓝蓝的大眼睛,永远凝视着沃尔夫斯堡。

当然,眼下大众更有点像是丑名昭彰了。曾经象征着可靠、环保的大众汽车公司承认在排放检测上做手脚,给汽车工业和沃尔夫斯堡带来巨大震动。

Image caption 穆勒:大众重新辉煌还需要很多年时间

因为沃尔夫斯堡人对“检测门”丑闻冲击波的感受也许更为深切。小城总人口12万,就算不是大众雇员、也一定认识其他许多在大众工作的人。

天快黑了,寒意逼人。长椅上坐着两位老者,米色的大衣扣子紧紧系到领口。我走过去搭话。他们说,孩子和孙子都在大众上班。其中一位紧接着加了一句,“大众能够生存下去非常、非常重要。”

不远处,我遇到一位身穿皮夹克、很热心的小伙子。他告诉我他也在大众上班。小伙子坚信,大众一定能重返昔日辉煌。但是当然了,他同样也觉得自己受骗了。

调查人员正在深入追究,查明“检测门”中什么人、什么时候到底知道什么事,不过目前,至少在厂房、车间内,人们好像还都团结一致力挺新总裁。

马提亚斯·穆勒(Matthias Mueller)在厂内向两万名员工发表讲话时,许多工人自发穿上一模一样的体恤衫,其中一些自豪地德国电视台拍摄小组展示上面印着的大众座右铭,“同一个团队,同一个家庭”。

但是,穆勒在讲话中警告员工,他们将面对一段痛苦的时间。大众已经准备了将近50亿英镑应对“检测门”的后果,罚款肯定是免不了的。还有,世界各地的1100万辆汽车需要修理。大众预期从1月起召回问题车辆。修理这么多汽车需要时间。分析人士说,大众的紧急资金可能不够。

穆勒警告,一定会有削减、紧缩,扩展和研发需要搁置。谁也没提裁员,但是所有的人都在担心饭碗。穆勒还说,大众重新辉煌需要许多年的时间。

那个周三的早晨,真没有看到什么称得上辉煌的,除非你把刹车灯也算在内。工厂大门外,排成长龙的汽车喷吐着尾气,大雨哗哗下个不停,大众的中层管理人员坐在车里,等着放行开始一天的工作。不过,高层人士已经开始紧急磋商了。

Image caption 大众必须重树声誉

磋商结果,大众有了一位新主席潘师(Hans Dieter Poetsch)。潘师曾经是大众集团的财务总监。他获任命引起不少争议。沃尔夫斯堡有评论人士认为,或许,找一个与原来管理层关联不大的外人,才更容易给大众一个新开端。

因为,归根结底,这也正是大众最为需要的。为未来之路筹划新方案。压力相当大。

最近一次民意调查当中,有将近一半的德国受访者表示,“检测门”给大众造成严重损害。也有许多人担心丑闻玷污了“德国制造”这个品牌。

有意思的是,德国总理默克尔相当沉着、乐观。她说,“德国工业的声誉并没有被动摇到别人不再把德国看作经商好地方的地步。”

返回来接着说沃尔夫斯堡。一名妇女打开锁在路灯杆上的自行车,稍稍停顿后对我说,“大众必须受到惩罚,然后,他们必须重新赢得信任。”她坚持认为,“这对全国都非常重要。”

远处,那只蓝蓝的大眼睛仍然在高高的烟囱上熠熠生辉。

(编译:苏平)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