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人满为患 圣山也发飚?

每一年,大约有多达四万人前来攀登爱尔兰西海岸的克罗帕特里克山,朝拜爱尔兰的守护神圣帕特里克。克罗帕特里克山是爱尔兰最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但是,游客如云,并非所有的人都开心。

天气晴好时,几十里之外,克罗帕特里克山(Croagh Patrick)都清晰可见。蓝天作背景,山峰的圆锥形几近完美。

最开始,克洛帕里克山是异教徒聚在一起搞仪式的地方。传说,1500多年以前,圣帕特里克爬到山颠,在这里绝食祷告40昼夜。当时圣帕特里克看到的,一定也是绝世美景。

攀登之路非常艰险,松散的岩石令人举步维艰。记得我那次爬山的时候摔了一跤,恰好一位修女路过,长长的裙裾随风飘舞。修女驻足,帮我包扎好胳膊上的伤口。

天气晴好时,站在山巅鸟瞰,满眼江山如画。大西洋一望无际,延伸到天边;山脚下的港湾,点缀着珍珠般的小岛。这些小岛叫“鼓丘”,上一次冰河世纪留下的遗物。

据说一年有365天,这里有365个鼓丘。曾经,约翰·列侬拥有过一座小岛,希望在这里创建个“公社”。但是,面对爱尔兰西部举世闻名的阴雨、浓雾,列侬放弃初衷,带着手下人马撤离。

过去几百年,来自爱尔兰四面八方的人每年都要来攀登克罗帕特里克山,或为朝圣、或为忏悔,有些人甚至赤脚走过尖利的岩石。我自己的祖父母也曾经连夜登山,日出时在山顶作弥撒。

不过,和爱尔兰其他许多历史悠久的风俗、传统一样,克罗帕特里克山下山上也在发生显著的变化。山脚下建起宽大的停车场,一年四季几乎日日爆满。附近一家酒吧生意相当红火。一群身着登山服的德国青少年排着队走下大客车,一对莱卡裹身的美国夫妇在无比认真地伸展、热身。

利亚姆是山脚下出生、山脚下长大的农民。来爬山的人多了,利亚姆很高兴。他提了提裤子,遮住丰满的大肚子,说,“山和人一样,也有情绪。一眨眼的功夫,就能从灰变绿。有时候,晚上甚至还有一种紫色。”

游客络绎不绝。两名意大利女郎,看上去好像刚刚走下T台,穿着高跟鞋,在石头堆中小心翼翼地扭着猫步。

利亚姆说,“游客给这里带来收入、工作。但是,我同样担心其他那些东西。”

圣帕特里克圣山现在也深受跑步爱好者的喜爱,一年四季,不论天气如何,都可看到他们的身影。

山上发生的其他事,可能也会令圣帕特里克这位爱尔兰的守护神皱眉。比如,“另类单身周末”,还有,“文胸链挑战”:数以千计的文胸连成长串环抱圣山。

果不其然,天主教会反对搞此类活动。当地一位神父这样形容,“西部最伟大的大教堂受到严重破坏。”其他人—包括利亚姆在内—担心的问题有所不同,比如,游客剧增、人满为患;通往山峰的小路都要被磨平、磨坏了。

利亚姆说,“整座大山的形状也在变。岩石松动越来越严重,任何时候都有可能被落石击中丧命。”

保护克罗帕特里克山任务艰巨、困难。虽然天主教会拥有山巅以及山巅那座小教堂的管理权,但是,多达40名农民也拥有所谓的牧地公用权。所以,试图修缮登山路、增添任何安全措施都需要征求他们的同意。

与此同时,地方政府也很害怕为大山承担责任,他们担心一旦有人爬山受伤,自己将被指控。别忘了,这样的事每年都有发生。

也许,被人利用、滥用,圣山也愤怒。今年有史以来第一次,每年一次的朝圣因担心安全被取消。浓雾弥漫,狂风呼啸,一名当地人这样形容,“风真大,小教堂的圣杯差点被吸走。”

尽管如此,还是有几位铁了心—也许是愚蠢—的朝圣者爬到了山顶。其中一位说,他只能腹部着地趴着爬,担心“大风直接把我刮回纽约”。

所有有关方面—教会、旅游部门、体育组织—一致同意,必须采取措施保护克罗帕特里克山的未来。但是,到底怎么办呢?这还是个问号。

也许,只有圣帕特里克本人才知道答案。

(编译:苏平 责编: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