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日本隐形“贱民”的苦与涩

Image caption 芝浦肉市的屠夫

日本至今仍有一群人受歧视、鄙夷,特别是在就业及婚姻方面,无力摆脱低下的社会地位。出身,难道真要让他们永世难以翻身?

东京芝浦肉市,不太显眼的地方,有一间干净整洁的小屋。小屋角落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是一摞粗制滥造的恐吓信、仇视邮件——一种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时代社会偏见的证据。

在日本,长期以来,屠夫、殡葬工、皮草工、还有其他“不干净”行业的工种比如清洁工一直被边缘化。这种歧视延续至今,芝浦屠宰场的工人也未能幸免。

其实,这里的工人经手的,可是全世界价格最昂贵、肉最受人追捧的动物。举世闻名的日本神户牛肉就是在这里出产的。上好的神户牛排,价格足以高到让人流泪。

工人需要精湛的技艺、长期的培训和坚定的信心,掌握这手本领甚至需要长达十年的功夫。尽管需要这么巨大的付出、这么出色的手艺,屠宰场的许多人还是从来不和外人公开谈论自己的职业。

屠夫纪公崎(Yuki Miyazaki)说,“有人问我们做什么工作,我们总会犹豫,不知如何开口。”

“多数时候,原因是不想连累家人受伤害。如果我们受歧视,可以反抗。如果孩子受歧视,他们没有反抗的能力。我们必须保护孩子吧。”

封建制

和屠宰场许多其他人一样,纪公也和日本的“贱民”——“部落民”(Burakumin)有关。

Image caption 仇视邮件

部落民起源于封建时代,最初指的是由从事被视作不洁或者与死有关—比如刽子手、卖肉的、殡仪工—职业的工人组成的隔离社区。

这些社会“弃儿”中,等级最低的叫“秽多”(Eta)。秽多犯了罪,武士可以将其处死而且不受惩罚。记载显示,一直到19世纪中期,日本一法官还曾称“秽多的价值相当于正常人的七分之一。”

虽然日本人普遍认为这个词粗鲁无礼,但是现在秽多一词仍在使用。屠宰场收到的仇恨邮件中,有一封信表述对动物的同情,因为动物是被“秽多”杀死的。

1871年,日本废除等级制,但是,“贱民”之融入仍然存在障碍。被边缘化的部落民社区仍然散落在日本各地。

“户口”要登记出生地址,雇主经常可以要求申请人出示。上面的家庭地址如果“不雅”的话,经常会导致受歧视。

1960年代,日本着力改善部落民待遇,推出多项同化举措,旨在改善部落民的住房条件、提高生活水平。尽管如此,歧视还是未被消除。

黑名单

1970年代中期,一家部落民权益组织发现,一份长达330页、手书的部落民人名和聚居地区地址的名单,通过邮购手段秘密出售给雇主。

当时,许多日本大公司使用名单筛选申请人。

直到2009年,“谷歌地球”用了一张公开发售的东京和大阪地图,其中标明封建时代部落民村落所在地,再次引起对偏见、歧视等问题的关注和热辩。

现在,很难准确统计传统部落民社区的具体人数。

Image caption 黑帮组织对部落民有吸引力?

日本政府1993年的调查称,将近100万部落民散居在全国各地大约4000个社区。1955年创建的维权组织“部落民解放联盟”(BLL)认为,社区总数应在6000左右,部落民总人口将近300万。

部落民解放联盟的近藤俊(Toshikazu Kondo)说,时至今日,部落民黑名单依然存在,不过应用目的有变。

他说,“1970年代,公司用名单审查申请人的背景,后来有了规章制度,这样做是非法的。现在,众所周知,还是有人要买这样的信息,不过不是大公司,而是个人,目的是检查未来亲家的背景。这是我们现在经常需要面对的最大的歧视之一。”

黑社会

去年日本政府所做的一项调查中,十分之一的受访者说,对孩子和部落民后裔结婚持保留态度。不过,将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无所谓。

歧视、偏见长久不消,原因之一可能是部落民和日本黑社会的关联。

阿代尔斯坦(Jake Adelstein)是美国记者,报道日本犯罪问题长达20年。他估计,三分之一的黑帮成员来自部落民社区。所有的门都向他们关闭,凸显黑社会的吸引力。

一名黑帮首领向阿代尔斯坦解释说,黑帮给了那些受歧视的人一个家、一种纪律。

但是,并不是祖上是部落民的人才有受歧视的风险。特定工种与部落民这个社会弃儿的历史关联如此之强,所有在屠宰场工作的人—无论出身如何—都有可能被歧视。

不给酒

枥木县丰(Yutaka Tochigi)今年58岁,是芝浦屠宰场工会的负责人,辞去从前电脑程序员的工作,希望能有更多时间陪陪孩子。不过,他立刻在家里受到白眼。

Image caption 枥木是屠宰场工会负责人

枥木祖上并没有部落民血统。他说,“我父亲曾经对我说,你还不如去掏大粪。我懂得,他指的是我去做部落民工作了。

记得有一次和妻子一起去看望她父亲的亲戚。我告诉他们我的工作后,他们停止给我倒啤酒!”

不过,枥木和近藤都认为,未来有望更好。近藤说,“仇恨言论不如从前多了。这样做的人会被告上法庭,必须赔偿损失。”

“我们还可以看到工作单位歧视、反部落民的涂鸦,但是,和我们取得联系的人比从前任何时候都多了。”

桌上摆着恐吓信、仇恨邮件的那间小屋属于芝浦肉市的信息中心,目的是教育公众、改善社会态度。

桌子旁边的墙上挂着另外一种来信。组织来参观的学生,在懂得了这些工人精湛的记忆和敬业精神之后写来的感谢信。

不过,也许这依然表明,古老的歧视与偏见还没有被扫进历史垃圾堆。

(注,麦克·寸田是在东京生活的作家,关注音乐、日本青年和城市文化)

(编译:苏平 责编: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