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阿尔卑斯山猎狼记

Image caption 法国,狼越来越多,与人的冲突越来越严重

狼来了,牧羊人怨声载道,法国政府派专业小分队追杀。记者跟随经验丰富的猎人走进深山老林,大开眼界。与狼对视,又是种怎样的感觉呢?

阿尔卑斯山。秋天来了,柠檬色的日光,透过高高的树丛,撒落在黄褐色的落叶间。

特洛伊·本内特(Troy Bennet)蹲下身来,仔细看着什么东西。在我眼里,这就像是一团湿湿的泥巴。原来,这是野猪粪。更有意思的是,野猪上一餐吃的是野莓!特洛伊伸出粗糙、干裂如同皮革一般的手,指给我看野莓籽儿。

再走几步,特洛伊给我看落叶中一个小小的坑。他说,这是野猪用鼻子使劲拱、寻找下面柔软、湿润的泥土留下的印迹。

特洛伊就是这样。他是那种帮你认识身边之事的人。四十多岁的特洛伊,四十多年一直在野外度过。

这一次,我们是去猎狼。狼群出没,正在给这个地区带来大问题,狼攻击、吃掉太多的羊,当地农民牧民一直在抗议。法国政府总算决定,派遣专业小分队去灭狼。

Image caption 狼足迹:平均大约五英寸长、四英寸宽

在深山老林里猎狼非常、非常困难。因为,落叶间,狼留下的痕迹非常、非常小。因此,特洛伊决定带我们前往一个小小的湖边小径。

那天,湖面静谧,犹如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日光下,冰面宛如玻璃,湖边高高的树林投下完美的倒影,俨如镜中。

这里有潮湿的黑色泥土,是完美的跟踪环境。

特洛伊左顾右盼。晨阳之下,耳垂上三个银色的耳环熠熠生辉。他卷起衣袖,露出小臂上的纹身:浓黑的汗毛下,年代久远的绿色图案依然很是清晰。

我满心崇敬地看了看特洛伊的项链。一串泛黄的牙、一根皮革项圈。每一颗牙都有食指指尖大小。特洛伊说,这都是他从在瀑布后发现的一头野猪尸体上砍下的牙,野猪已经被野狼吃了个一干二净。

我看到身边有一些鲜红纯白两色的蘑菇。我心想,好象在什么地方学过,这些蘑菇可能有毒。特洛伊说,没错。然后,他俯下身,从我脚边捡起一个大大的绿色癞蛤蟆。我根本没注意到,差点一脚踩上去!

Image caption 特洛伊·本内特说,蝴蝶群可以揭示附近有狼群,因为蝴蝶喜欢从狼粪中觅食

特洛伊非常温柔地将癞蛤蟆翻了个个儿,露出颜色浅浅的肚皮。他好象轻轻地挠了挠,癞蛤蟆立刻有反应:好像绝对放松,紧紧搂住特洛伊的手指。

特洛伊说,绝大多数动物都这样,翻个个儿,肯定昏昏欲睡。

泥泞中,我们找到一些清晰的足迹。特洛伊说,这很可能是狼的脚印。我问他,你怎么确信呢?他指了指每个足印前四个深深的点说,这肯定不是猫科动物,因为猫科爪子可以伸缩,形状也能说明问题,脚印是圆形的,如果是狗,肯定更长。

我们沿着足迹跟踪了短短一段距离。特洛伊甚至可以判断狼当时的情绪!足迹从左到右,仿佛在跳跃,显然,当时狼的心情不错。

特洛伊说,有一次,他连续好几年跟踪一头名叫“星星”的母狼。之所以得了这么一个名字,是因为狼皮上有星星一般的图案。他说,后来,“星星”所属的狼群都中毒了,这是最痛苦的死亡方式。

我们接着往前走。我从特洛伊这个来自肯特郡(英格兰东南)、在野外度过一生的人身上又学到了些什么更多的知识呢?蛞蝓吃有毒的植物让自己也有毒性;如果周围有狼、乌鸦的叫声也不一样;杜鹃叶散发氰化物气体;绿核桃能把皮肤染成棕色。

Image caption 也有人喜欢狼群再次在苏格兰高地生活

特洛伊揪下一把野薰衣草,揉碎,闻了闻。他说,他用野薰衣草掩饰自己的踪迹。原来,他总是把衣服留在牛棚里、羊群间,但是没过多久就意识到,周围还有别人时,人家总觉得这种味道很恶心!现在改用野薰衣草,至少可以在跟踪动物时掩饰自己的踪迹、别人闻上去味道也不错。

除了放羊、打猎、追踪动物,特洛伊还修复老房子。他挥挥手,指了指高高的悬崖峭壁边那座小房子,说,自从我开始在这一带修复老建筑以来,已经和六位市长一起吃饭,把酒畅谈。在英格兰,想见个市长都不知道该找谁联系!

特洛伊承认,他确实有点说起话来没完没了。他说,这也许是因为他许多时间都是独自一人度过的。

不过,特洛伊也觉得,很难描述和狼对视的感觉。他说,我并不害怕,但是,我根本无法首先移开视线。

很奇怪,就像被催眠了一样!

(编译:苏平 责编: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