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口袋空空雄心勃勃的90后

态度决定高度?索马里兰一群年轻电影人囊中羞涩,刀枪要找警察借,服装要求哥们给,但有决心向好莱坞看齐!

茫茫荒野中,上演着一场精彩的飙车。几辆汽车互相追逐,距离越来越近,圈儿越转越紧。尘土飞扬,遮天蔽日。真是动人心弦啊。

穆罕默德·萨利赫驾驶着最疯狂的那辆车。他潇洒自如、风度翩翩,留着一头圆篷式的埃佛罗。萨利赫是最主要的特技替身演员,和拍摄现场其他所有人一样,完全没有受过培训。

他告诉我说,“有一次,汽车几乎翻了个底朝天。垂直了,靠两个轮子保持平衡。不过,更加恐怖的是,汽车并不属于我们。我们租车的那个公司根本不知道我们要用车来拍动作片。他们还以为我们就是要开车出去兜风呢。”

首都哈尔格萨(Hargeisa),“精彩技术集团”(Amazing Technology Group's)狭小的办公室内,一幅巨大的好莱坞式电影海报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办公桌后坐着的就是集团主席(兼导演、制片、摄像)易卜拉欣·穆罕默德。

Image caption 穆罕默德•萨利赫和易卜拉欣•穆罕默德一起剪接最新影片

他手伸到桌下,拿出一大卷乱糟糟的绿色布料给我看。这是绿幕,我们拍摄时用来做中性背景幕,将来可以根据需要填上不同背景。他指着角落一台破旧的像机说,“这是我们唯一的一台,不过比从前好多了,原来只能租或者借。”

副主席、主要演员赫尔希·阿布迪尔扎克说,“我们只能用自己手里有的东西凑合。我们没钱买戏装,就从朋友那里借。需要手枪,从玩具店买来塑料枪刷上黑漆。警察局的朋友可以借给我们刀、斧和砍刀。”

在最近一部电影的拍摄现场,他们使用的可是真的AK47冲锋枪。这也是从当地警察朋友那里借来的。亚当·康韦特是说唱歌手,和一名下了班的警察一起来帮忙,做群众演员。亚当说的很有意思,“但愿枪没装子弹!”

这家电影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别人的慷慨大方。最近拍摄的那部动作片—索马里版的警匪片—当中,一些演员是从索马里兰马戏团“借调”来的,在大街小巷追逐打斗,掺杂令人难以置信的杂技。

Image caption 亚当•康韦特的冲锋枪是从警察朋友那儿借来的

“精彩技术集团”可能确实缺乏资源、囊中羞涩,但是,丰富的想象力、敢想敢干勇于进取的意志足以填补口袋空空。

这群年轻人出道之初就雄心勃勃。不满20还上大学的时候就曾拍摄出他们的第一部电影。那可不是学生常做的那种短视频,而是全长动作片!有浪漫、暴力、邪恶的黑帮、高超的追车。《失踪的钻石》在当地电视台播出后立刻火爆。

赫尔希说,“我们看好莱坞、宝莱坞电影学会了很多。我喜欢演坏蛋,好玩儿。我的榜样是《黑暗骑士》中的小丑。”赫尔希坏人演得活灵活现。他说,现在走在街上,有人居然怕他。

赫尔希说,“我们要在这里掘宝。通过我们的电影,我们要向整个世界展示索马里的财富。我们的目标是,建成蓬勃发展、红红火火的索马里电影工业,我们要建成自己的索莱坞。”

Image caption 赫尔希(左二)在新片中扮演当地农民

“精彩技术集团”制作的部分影片中也传达出非常严肃的信息。他们最近推出的一部影片,讲述的是生活在不同地方的索马里人之间的关系:曾经离开、夏季蜂拥返回的那些人和在漫长、痛苦的冲突中留下来的那些人。

在首都哈尔格萨,影片已经疯狂流传,成为咖啡馆、餐馆中的热门谈资。

记得第一次听说“精彩技术集团”,是在和索马里朋友一起喝甜甜的奶昔、吃美美的香草蛋糕时。朋友给我讲上面提到的那部电影,笑到直不起腰。

据说影片中,一位身材瘦削的当地人取笑一位脑满肠肥的“海归”。海归一眼就可识破,他走路一摇三晃、虚张声势、穿的衣服很贵、很扎眼。不过,朋友也探讨了影片中提出的严肃问题:留下来的和走了的人之间关系越来越紧张。

这些年轻电影人的执着、敢想敢干,也是索马里兰人的典型特征。一名男子开山修路;一位妇女将家里的房子改建成高档餐馆,房顶上摆餐桌,可以边吃饭、边欣赏夜空繁星;一位商人在考虑开游乐场;另外,这里还举办一年一度的图书节。

Image caption 摄制组就这么一台改造后的数码单反

这一带消遣娱乐设施不多,特别是适合年轻人的。同时,这也是索马里与基地有关的民兵组织活跃的地区。

但是,那位留着圆蓬头埃佛罗的替身演员还真可以说是哈尔格萨的大众情人。

我怎么知道的呢?“精彩技术集团”把我们来采访报道的照片贴在脸书上。许多索马里女孩儿意识到也许我能介绍她们认识心中偶像,兴冲冲地来找我,大多数最想见的都是“圆蓬头”。

“圆蓬头”同意和女孩儿自拍,她们狂喜到几乎昏过去!

(撰稿:苏平,责编:高毅)

若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