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假装管理朝鲜的44名韩国人

首尔摆了段柏林墙,提醒人们不忘统一。其实,韩国还有个政府部门,理论上讲职责是管理朝鲜。不过那里的干部好像不太忙,网购?

韩国首都首尔市中心现在有了一段柏林墙:一座博物馆外,摆起三块水泥墙。博物馆举办的此次展览,主题是将分裂的朝鲜半岛和分裂的德国加以比较。

前来参观的学生们认真仔细地看、伸出手摸摸墙壁,站在前面来张自拍。他们好像很入迷—肯定会的。

这些学生、以及他们的祖国考虑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德国能统一,韩朝为什么不能?”

韩国宪法指出,朝鲜五个省仍然是统一国家(上一次韩朝作为统一国家还是在70年前)的一部分,韩国继续假装管理。

我说“假装”,是因为在首尔,有一个坐满了公务员的办公楼。技术上讲,他们的工作是管理朝鲜:每个省都有单独的部门。

但是,他们人在首尔,根本什么也管不了,因为那些省都在朝鲜。小小的障碍:中间隔着那个名字不太准确的“非军事区”—韩朝版的柏林墙。

一天,我到这个部门去参观。必须说明的是,在韩国的朝鲜管理者们看上去好像工作负担并不重。一些电脑屏幕显示,有人好像在网购。谁能责怪他们呢?从1990年就开始预测朝鲜政权的崩溃,现在这个前景并没有拉近。

Image caption 韩朝非军事区长约250公里、宽约4公里

“影子政府”位于一座阴森森的大楼内,总共有44名工作人员,准备应付近期内不大可能发生、也许永远都不会发生的事件。走廊很长,空荡荡、静悄悄。

我遇到一位干部。他告诉我,他们的主要任务之一是确保朝鲜文化的生存,直到实现统一那一天。这意味着,在韩国举办民族舞表演。

上班路上,这些理论上的朝鲜管理者会路过大门口旁一个浅蓝色的邮箱。邮箱上用英文写着:“想家邮箱”。这是为生活在韩国的朝鲜人设立的,想家了可以来这里给亲人寄封信。问题是,这些信永远也不会送抵目的地,因为韩朝之间没有邮政服务。管理员告诉我,信箱只是个姿态。

你要是问我的话,我会说,整个部门其实都只是个姿态。曾经,1950、1960年代,这个部门还被看作真正的“流亡政府”,时刻准备着接管朝鲜。现在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这里的公务员们不再假想,不久的将来就会取代金正恩、坐在平壤类似的位子上管理朝鲜。

近来,韩国集中谈论的并不是朝鲜很快要崩溃,更多的却是一旦发生、如果发生的话,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首尔展出的那段柏林墙凸显出朝鲜半岛和两德局面之不同。展览上有表格显示出,在两德分裂的后期,共有600万人与柏林墙另一边的家人团聚。在朝鲜半岛,过去14年间,团聚的人数还不到200。

朝鲜人几乎和外部世界没有联系。当年在东德,除了德累斯顿附近的最东端,所有的人每天晚上都能收看西德电视,他们了解外部世界,朝鲜人则不同。

韩国人的收入比朝鲜人的收入高出10到20倍。这个差距远远大于两德之间。这就意味着,如果统一,经济上的震荡会更加剧烈。

Image caption 今年10月,韩朝离散亲人曾经在朝鲜金刚山见面

目前,许多朝鲜脱北者已经发现,他们的技能不足以在韩国生存。从朝鲜来的医生经常通不过韩国的资格考试。

这都显示出,韩朝统一所需要的巨大努力和财力,远远超出当年的两德。

但是,首尔影子政府的官僚们还有一定的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

金正恩并不担心这些干部马上就会杀来平壤接替自己。与此同时,他们该干的事也不少,比如网购、组织民族舞表演。

(撰稿:苏平,责编:友义)

若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