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不输北京—说说德里“毒气室”

雾霾又来了,北京拉响红色警报。德里能有一拼,冬天也成了雾都。原来的蓝天保卫战为什么没打赢?今后希望有多大?

德里。空气质量越来越糟糕,愤怒、痛苦,似曾相识。

冬天一步步走来,德里的空气再一次令人作呕。颗粒物伴随着各色各样的有毒气体—氮氧化物、一氧化碳、二氧化硫、臭氧、苯—覆盖在德里这个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上空。德里人咳嗽、喘息、发牢骚,我也不例外。

Image copyright AP

空气质量大幅下跌,公众愤怒如日中升。外国人又害怕了,有报道说,挪威考虑把德里列为“艰苦”外派地;一所国际学校叫停户外活动;一家法庭质疑德里是不是成了“毒气室”。

说真话,德里冬天成了“毒气室”已经很久了。我们都知道,造成德里恶劣空气的原因包括:柴油排放、建筑灰尘、砖窑、周边农村焚烧秸秆。

我们知道,德里的850万辆汽车是污染的主要源头,德里每天还在新增车辆1400辆!补贴,意味着人们更愿意买柴油车。2012年一项研究发现,德里大批儿童肺功能受损,数字触目惊心。一到冬天,医院急诊部接收的呼吸道疾病患者人数不合比例地多。

我们知道,15年前,德里空气质量有过显著改善。德里把污染工厂搬出城,启动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天然气公交项目,将商业用车车龄限制为15年,推出严格的排放标准,开始建设高效的地铁网、自行车道。立刻,空气质量就好转了。

Image copyright AFP

我们也知道,大概是8年前,德里又开始走下坡路。德里好像忘了治理污染的第二场、也是更加艰难的战役。去年,我自己也写过一篇报道,质疑印度为什么正在输掉蓝天保卫战。

去年冬天,德里负责监督空气质量的“科学和环境中心”(CSE)发现,10-12月间,德里总计遭遇12起“雾霾期”。这指的是,PM2.5指标连续三天稳定超过250。

今年,自从进入10月份以来,PM2.5指标已经增加7倍。

另一方面,过去几年,和德里争夺污染第一的北京却制定了更高的排放标准,限制购车,禁止柴油车,采取治污紧急行动。

Image copyright AFP

CSE的执行主任罗伊乔杜里(Anumita Roychowdhury)说,“我们没有保持住那种势头,未能积极严控污染。”

顺便说一句,我们也知道,德里应该怎样做才能让空气更干净。

德里应该加强公交建设;缓解地铁站周边拥堵,改善从地铁站到居民区“最后一英里”的阻塞。征收拥堵费、提高停车费也许有助于缓解德里人的“开车瘾”。削减柴油补贴或者提高柴油车税率可能也有帮助。高污染天气,政府需要采取紧急行动减排。

那么,今年冬天这次严重雾霾催生公愤之后德里在采取什么行动呢?

一如既往,混沌。

Image copyright AFP

地方政府采取了一些被许多人看作“条件反射”的措施,提议私家车单双号上路。无人知道在人口1800万的混乱都市这样的措施怎样推行。更加明智的举措包括,地方政府提出关闭发电厂、真空清洁公路、限制卡车出行、部分道路禁止停车。

环境律师杜塔(Ritwick Dutta)说,“但是,冬天只要一结束、到了一月底,一切又会返回原状,没人再提污染了。”

德里未能保持空气清洁也折射出印度推行实质性改革过程中面临的问题。这是因为,艰难的决定需要积极的集体行动。

德里和印度其他地区需要再一次认真推行早在1981年制定、但长期执法不利的清洁空气法。一名律师告诉我,迄今没有任何一人根据这条法案被定罪。

Image copyright AP

历届政府都不愿意削减富人受惠的补贴,罗伊乔杜里说,“所有的政客都担心不受欢迎的决定会引起公众反弹。”

另外一个问题是:公道。

许多人认为,德里倾向于向邻近省市“输出污染”。上星期,“国家绿色法庭”曾向政府提问,德里的旧车是否可以被移到污染更轻的城市。

德里道路宽广、人行道有限,许多人认为,德里对穷人的需求无动于衷。德里只有10%的人开车上班,许多有车族痛恨公交。给车预留的停放空间(23平米)比给廉租房的穷人(18-25平米)的还要大。

媒体也不帮忙。邻近的旁遮普,农村烧秸秆加重德里污染,当时,有关大火对旁遮普人生活影响的报道非常少。

空气污染加重是国家灾难,但是,媒体和决策者倾向于把这看作德里本身的问题。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当中13个在印度。那12个城市干什么呢?

杜塔说,“德里应该是印度其他省市的警钟。但是,忽略他人或者转嫁污染,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撰稿:苏平,责编:友义)

若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