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普京的冬日童话

童话故事结尾都很美好。普京对乌克兰和叙利亚的立场在西方引起普遍批评,但是在国内,他却深受许多人的敬仰爱戴。许多俄国人坚信,他就像童话中的英雄,能让美好结局成为现实。

俄罗斯,初冬的瑞雪,好像有种神奇的魔力。泥泞的田野、破旧的农舍,成为美好的童话世界。如同玻璃雪球,就想拿起来,晃一晃,不错眼珠地盯着看啊看,爱不释手。

当然了,童话故事中都会有英雄人物。离开莫斯科以西70英里,这里的童话也一样。

维克托·克里斯蒂宁(Viktor Krestinin)带我去看他的母牛。同时还给我念了一段他写的两行诗:维克托是沃洛科拉姆斯克(Volokolamsk)的农民诗人。他在一段诗中写道:

不管你是天才还是要人,毫无疑问

最后都在地下六尺安息

听我说,我们都会得到应得的

只不过,有人上天堂,有人下地狱。

Image caption 农民诗人维克托

但是,听听维克托怎样形容他的总统,普京绝对是不会忍受地狱之火煎熬的。

维克托告诉我说,“我支持普京,支持他这样打击叙利亚的恐怖分子。普京是真正的领袖。就好像我和我的农场。我接管前,农场一团糟。普京接管前,俄国也真的是一团糟。”

维克托支持俄国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但是,他告诉我说,他反对俄国向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

我问他,“那么,要是普京说有必要呢?”

“嗯,如果祖国说有必要,那么我们就要听命。不能辩论最高统帅的命令,而是要执行。”

在沃洛科拉姆斯克第一中学,我上的也是同样一课。

柳德米拉·威尔比茨卡娅(Verbitskaya)是老师,她说,“我们在电视上听普京讲话,感觉他关心所有的人。他是一位好总统。”

柳德米拉在这里教英语35年了。她说,儿子出家,成了僧侣。她还说,总统成了一个好的基督徒。

我问她,“你全心全意相信普京?”

Image caption 中学老师柳德米拉

柳德米拉回答,“全心全意,百分之百。”

我接着问,“不管普京在叙利亚问题、军事行动上做出什么决定,你都会支持吗?”

“是,我们一定支持。”

“你觉得他会犯错误吗?”

柳德米拉回答,“我们不怕他犯错误。所有的人都可能犯错误。但是,如果他相信上帝,上帝会改正他。”

走出校门,我在街上和玛丽娜聊了起来。玛丽娜很担心,因为她相信,俄国空袭叙利亚导致俄国客机在西奈遭炸弹袭击。我提醒她,那些空袭可都是普京的主意,那么,你认为空袭是错误的吗?

玛丽娜回答说,“就算是,我又能干什么呢?”

我接着问,“那么,这改变了你对普京的态度吗?”

她回答,“没有,根本没有。我们爱普京,他是人民的总统!”

Image caption 爱国者俱乐部的学员

很少俄罗斯人要求总统对他所做的决定承担直接责任。部分原因是俄国历史悠久的传统:尊敬最高领导—不管他/她是沙皇、皇帝、还是总书记;部分原因是俄国电视台:从早到晚为普京唱赞歌。

穿城来到“俄国爱国者”俱乐部,身穿制服的青少年学员正在边唱歌边练队,歌中唱的是从军的快乐,“你和我注定要为俄国效力,为俄国,这个伟大的国家。”

这正是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一直精心培养的的那种爱国热。

走进俱乐部,看到一名学员拆散、组装一枝卡拉尼什科夫,总计用时不到16秒!

学员告诉我说,“普京是伟大的统帅。并不仅仅是俄国人这样看,全世界都是。”

“俄国爱国者”俱乐部让我感觉很受欢迎,最后一站可就不是这样了。我们开车来到“防治工人文化宫”,大厅里挂着的标语写道:“恐怖主义威胁社会”。

我们原本希望采访当地的“星座”合唱团,没成想,迎接我们的是警察。文化宫主任怀疑我们是密谋攻击的恐怖分子,叫来了警察。警察让我们填表,解释来参观的目的。

Image caption 爱国者俱乐部的学员

我问文化宫主任,“你真以为我们是恐怖分子?”

她回答说,“眼下,最好还是什么也别信。”

警察让填的表填完了,我们总算来到了排练室。当时,“星座”正在练唱的一首歌描绘的是,一条大河穿过茂密的白桦林,一只白色的小鸟飞向天堂,给人间带回神的宽恕。

一位名叫玛丽亚的歌手告诉我说,“音乐给我们很大帮助。现在,电视新闻总是在播攻击、枪杀,到这里,让我们还相信未来。不过,并不仅仅是音乐。俄国人性格中有很特殊的东西,帮助我们坚强起来,战胜麻烦。”

童话故事尽管情节曲折、跌宕,通常都有大团圆的美好结局。

俄国人也在期待着大团圆。许多人坚信,普京总统一定会让美满结局成为现实。

(撰稿:苏平,责编:友义)

若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