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大马华裔眼中的宗教和谐

Image caption 伊斯兰教是马来西亚的国教

伊斯兰教是马来西亚的国教,吉兰丹州首府哥打巴鲁是有名的“伊斯兰城”。但是,记者听一名华裔佛教徒说,这里各宗教、各种族相处非常融洽。

其实,我并不是特别盼望着去哥打巴鲁(Kota Bharu)旅行。哥打巴鲁是吉兰丹州(Kelantan)首府,位于马来西亚东北角,不久前还曾发生过政治动乱。

哥打巴鲁在吉兰丹河畔,人送外号“闪电之城”。几天前第一次进城去参观著名的地标农贸市场,感觉真是名副其实。老天爷一翻脸,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我顷刻成了落汤鸡。

路边两侧有卖小吃饮料的店面摊档,要是能在他们的棚子下避避雨一定不错。但是,就算去了,我也没有喝瓶冰镇啤酒的口福。在哥打巴鲁,几乎买不到啤酒。就算在我入住的万豪酒店,也不可能买到酒精饮料。

10年前,哥打巴鲁被定为“马来西亚伊斯兰城”,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遵循伊斯兰教规。城里有“道德警察”,检查非伊斯兰行为。唯一的一家电影院关张了,因为规定放映厅内任何时候都必须开着灯,男女观众必须分坐。看电影还有什么乐趣?

Image caption 哥打巴鲁农贸市场

接待我的主人叫乔瑟芬,她不是穆斯林,是占更少数的华裔。华裔在这里已经生活好几代了,而且不用遵守伊斯兰法规。

我问她,“乔瑟芬?听上去不太像华人名字?你是基督徒?”她回答说,“不是,我信佛教。上中学的时候,因为其他族裔的朋友不会念我们的汉语名字,所以我们都自己选了英文名字。”

乔瑟芬全家都一样。她丈夫名叫劳伦斯,三个儿子分别叫法兰克、埃里克和戴斯蒙德。

乔—乔瑟芬坚持要我这样称呼她—开车带我们前往马来西亚和泰国交界,车程只有四十分钟。途中,我们下了大路,面前突然出现一座我所见过的最大的卧佛!乔告诉我说,“直到缅甸2008年修了一座大两倍的卧佛,这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卧佛!”

接下来我们又参观了三座精美的寺庙,其中一所寺庙还有培训僧侣的学校。所到之处都是一尘不染,新近油漆过,到处种着花。偶尔能看到流浪的野狗,在庙外台阶上晒太阳。乔说,“这一带可以有狗,在哥打巴鲁你可见不到,(伊斯兰教法中)狗被看作不洁之物。”

我说,“我们酒店里的小册子根本没有提这些景点!”乔自豪地说说,“政策规定只能向游客介绍伊斯兰纪念地、博物馆,但是这些景点也真的很美,不是吗?”确实很美。

在寺庙外,我看到一张照片,当地苏丹(回教君主)最近来参观,受到佛教方丈的热情欢迎。我问,“那么,这里不同信仰之间没有敌意?”

乔看上去好像有些吃惊,她回答说,“根本没有。我们不同社区相处得很好。归根结底,我们相似的地方比让我们分裂的东西要更多。”

Image caption 马来西亚人口中60%是穆斯林

游客得出的印象确实是哥打巴鲁社会和谐。我原本以为感觉会更压抑,但是,这里的生活氛围很温和、悠闲。如果我再年轻一些、还是爱去夜总会的年龄的话,可能会觉得枯燥乏味,但是现在,我觉得整个城市很安全、友好。

转天,我被请去在当地举办的一个艺术节上作评判。地点是一家华人中学,主办方给我安排了一位助手谭瑞金(音译),帮我算分、发奖杯。

我问他,“你为什么没有参加?”他回答说,“我倒是真想去。但是我就快要考试了,时间根本不够用。”

他解释说,在这所学校,所有的人必须讲三种语言:汉语、马来语(官方语言)和英语,因为不同科目用不同的语言授课。在这里,华人著名的勤奋信念从小就灌输给了孩子。

艺术节上表演的有各种各样的才能、技艺,有歌舞剧、嘻哈舞、古典钢琴独奏,还有40人组成的华人乐团。乐团演出的曲目听上去既狂喜、又有点悲伤哀婉。

我告诉乔,今天的活动让我很开心。她说,“啊,那你真该圣诞节期间来。我们在购物中心办演出,有圣诞颂歌、舞蹈、敲鼓。”

我接着问,“那么,马来人也来吗?”

乔笑了笑回答说,“不,他们不喜欢这个。他们有自己寻欢作乐的方式。不过,如果他们真来,我们也一定是热烈欢迎!”

(撰稿:苏平,责编:友义)

若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