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达沃斯—吃着佳肴谈饥饿?

Image caption 在达沃斯,吃午饭也是要排大队的 。

略有讽刺意味?杯光斛影中,大人物们享用着高大上的美食佳肴探讨实现零饥饿。不过知情人说,这很有必要,红花总要绿叶衬。

这个事实恐怕是尽人皆知:改造世界、让她越来越美好可是件大事,干大事,人是会饿的。

“世界经济论坛”的与会者们凑在一起认认真真探讨,下一个技术新突破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哪个领域?如何更好地在世界各地、各个国家分配财富?忙忙碌碌的同时,他们也总要吃饭吧。

来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共有2500多人,其中大多数人要不就是叱咤世界舞台的领导人、要不就是大公司的总裁。这些人的嘴和胃,可都是习惯了一定的标准的。

那么,怎样才能确保他们吃饱吃好?怎么做才能让人人满意呢?

诺德·范登伯尔(Noud Van den Boer)说,这可是要提前好几个月就开始准备!范登伯尔是荷兰家庭经营的餐饮公司“范登伯尔集团”的负责人。

这家公司已经在过去13年间连续到瑞士阿尔卑斯山脚下、皑皑白雪覆盖的达沃斯小镇,为在这里聚会的大人物做饭。

请来128份!

我们去采访范登伯尔的时候,他的团队正在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准备一场晚宴。来赴宴的共有128名嘉宾,其中包括现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前任秘书长安南,还有荷兰王后玛克西玛。

Image caption 不错!再来125份就可以了

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到了2016年。当然,嘉宾当中既有不吃肉的,也有只吃不含麸质的,还有一些是纯粹的素食者。

但是,范登伯尔的团队早就习惯了各种花样的要求。除了上面说的这些,他们其实还准备了许多其它备用的食材,要是万一有哪个嘉宾出人意料地提出什么非常特别的饮食要求,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达沃斯那天的晚宴菜单以雷菲卡(Refika)的菜谱为基础稍加修改。雷菲卡是叙利亚难民,现在生活在土耳其的难民营中。

雷菲卡参与了“世界粮食计划署”组织的“家庭厨师”项目。参与该项目的难民可以通过在互联网上分享他们家乡的美食食谱获得现金或者代金券。

当晚宴会的头盘是“奶油青豆”(对你我普通人来说,其实这就是豌豆煮熟了、捣碎,加点奶油,但这可是达沃斯)配意式奶冻、意式帕尔玛奶酪脆片。

这道菜本身也非常符合2016的主题曲。联合国将2016年命名为“国际豆类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Pulses)。该项举措的宗旨是提高人们对各种豆类富含蛋白质、有益健康的认识。

大餐的讽刺?

正餐看上去非常美味诱人,是“奶油沙司珍珠鸡”、米饭、茄子和花生。你要真愿意我说白了,其实这就是高大上版的鸡肉饭。

范登伯尔的团队选用珍珠鸡,是因为这在当地很容易买得到。其它食材也都是出于这个考虑选用的。

还有,达沃斯版的鸡肉饭与经典食谱相比添加的调料更少,更清爽,以便让习惯各种口味的嘉宾都能接受。

素食嘉宾当晚的正餐是香草奶油慢炖芦笋,浇红椒汁儿,配西红柿、夏南瓜、洋葱吕斯蒂(rosti)。

甜点是小块儿巧克力、糖果和咖啡。

Image caption 世界粮食计划署说,这样的晚宴对帮助消除饥饿非常重要。
Image caption 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参与达沃斯论坛“将饥饿以及解决办法推上议事日程”

当然了,我们无法躲开当晚这场盛宴的讽刺意味:吃着如此美食大餐讨论世界各地的饥饿问题?

但是,“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一位代表告诉我,推动世界粮食计划署在15年内实现“零饥饿的一代人”这个目标,此类活动相当重要。

他们会利用这样的机会向与会公司宣传解释,劝说他们帮助联合国实现这个宏大目标。他们所需要的并不仅仅是捐钱,而是各种各样的帮助。

比如,“世界粮食计划署”和电讯公司爱立信有协议。爱立信承诺在WFP遇到困难时提供帮助,爱立信有150名志愿雇员,出现紧急状况时可以立刻行动。爱立信还可以帮助提供互联网上网设备、电话线等。

另外需要指出的一点是,所有这一切,“世界粮食计划署”都不需要掏腰包—他们出场所需费用都是由赞助公司提供的。

范登伯尔说,“与主题曲相比,美食佳肴只是陪衬。但是,红花总要有绿叶衬托吧。”

(撰稿:苏平 / 责编:林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