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难以置信—日本的捕鲸情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日本一些沿海地区的人世代捕鲸

捕鲸受谴责影响国家形象,经济上不划算,国人也不吃鲸鱼肉了。那么日本为什么还一意孤行呢?记者一番研究,结果大跌眼镜!

捕鲸与国人是否有肉吃无关,还遭到全世界普遍谴责,经济上肯定也不划算。那么,为什么日本还是要去呢?

日本政府的回答是:捕鲸是日本古老文化的一部分,渔民世世代代捕鲸,日本永远不允许外国人告诉他们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一名日本官员曾经这样告诉我,“日本人从来不吃兔子肉,但是我们并没有告诉你们英国人不要去吃。”我回答说,兔子并不是濒危物种。

不过,日本政府的说辞确实也有一些依据。

日本一些沿海地区的人确实世代捕鲸。比如日本和歌山县(Wakayama)的太地町(Taiji)每年一度都有屠杀海豚节。千叶县(Chiba)和石卷市(Ishinomaki)也有近海捕鲸。

所以,没错,近海捕鲸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正如挪威、冰岛以及加拿大北部的因纽特人一样。但是,只有日本继续派遣船队、穿越大半个地球到南极去捕鲸,只有日本还保存着能在海上处理数以百计鲸鱼的大型加工船。

南极捕鲸没有任何一点是历史性的。日本第一次去南极捕鲸是在1930年代中期,真正大规模的捕鲸直到二战之后才开始。

战后日本一片废墟,国民缺衣少食。在麦克阿瑟将军的鼓励下,日本将两艘巨大的美国海军舰只改建成加工船,前往南大洋。

从1940年代到1960年代中期,鲸鱼肉是日本最主要的肉源。到1964年峰值时期,日本一年捕杀24000头鲸鱼,其中绝大多数是座头鲸和抹香鲸。

现在,日本有钱从澳大利亚和美国进口肉制品,在日本也没有深海商业性捕鲸。捕鲸船队现在都是在南极活动,钱由纳税人支付,执行政府所说的“科研”任务。

日本另外一个解释是,每年需要捕杀几百头鲸鱼来作研究。但是国际法院多次拒绝此类辩解。2014年国际法院判定,日本政府在南大洋的“致命性研究”没有科学依据,责令东京停止。

Image caption 日本捕鲸经常引发抗议

日本确实停了一年,但是去年捕鲸船队又出动了。令许多人难以置信的是,日本坚持说,这个新的、小型的南极捕鲸项目符合国际法院的要求。

佐久间顺子(Junko Sakuma)曾经为日本绿色和平组织工作,过去10年一直研究日本的捕鲸工业。她说,“捕鲸对日本并没有益处……但是没人知道如何停止。”她陪我在最著名的筑地鱼市转一转。

成百上千的批发商中,只有两家卖鲸鱼肉。其中一家摆着座头鲸。座头鲸濒危,《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禁止交易。

摊主抱怨生意很糟糕。去年日本没有在南极捕鲸。物以稀为贵,鲸鱼肉少了,价钱就该涨了吧?但是,佐久间顺子说并非如此。“事实上,大多数日本人并不吃鲸鱼肉,销量连年下降。即使供应减少了,价钱也上不去。”

根据佐久间顺子的研究,2015年,日本人均食用鲸鱼肉只有30克!

那么,如果说鲸鱼是日本文化如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为什么只有这么少的人吃呢?

我去找老朋友加藤悦雄问一问。我们认识已经有二十年了,他也有几次曾经试图劝我和他一起吃鲸鱼肉。加藤来自日本西部的北九州,距离捕鲸港下关(Shimonoseki)不远。

Image caption 鲸鱼肉曾经是家常肉,现在吃多是为了图新鲜、怀旧

我们来到东京歌舞伎町一家舒适的餐馆,顶上挂着鲸鱼阳具木乃伊,墙上贴着鲸鱼照片。第一盘菜端上来了,鲸鱼刺身,生的。老板介绍了各色美味:鲸鱼排,鲸鱼心,鲸鱼舌,甚至还有生的鲸鱼皮!

我的肚子里翻江倒海,但还是给自己打了打气。我小心翼翼地夹起一小块儿鲸鱼肉放进嘴里,有些野味儿,有嚼头,比较粗糙。接下来我试了一块儿鲸鱼舌,很咸、很腥。加藤指了指鲸鱼心,我摆了摆手拒绝。

他说,“我小的时候天天就吃这个。肉指的就是鲸鱼肉。我不知道牛肉、猪肉是什么。”

那么,如果日本停止捕鲸了,你会难过吗?他看着我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我不需要捕鲸。一旦吃过牛肉,就不需要再吃鲸鱼肉了。”

餐馆里其他客人也都是中年工薪族。吃一点鲸鱼肉是怀旧,遥想50年前的学校食堂。

那么,返回来再说最初的那个问题:为什么日本继续捕鲸呢?

Image caption 日本有地区曾举行食品节鼓励国人多吃鲸鱼肉

不久前,我曾去听日本政府一名高官的吹风会。那时日本刚刚宣布要恢复捕鲸,我问他,我真看不到捕鲸有什么意义,希望给解释一下。他的回答非常坦率,令我大吃一惊。

他说,“我同意你的说法。南极捕鲸并不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严重破坏日本的国际形象,对鲸鱼肉也没有商业需求 。我认为,10年后,日本也不会再深海捕鲸了。”

另一位记者问,“那为什么现在不干脆停了?”

他说,“有一些重要的政治原因,现在很难停止。”除此之外,他拒绝进一步解释。

Image caption 捕鲸是政府运作的,大多数官员会顽强抗争,不惜代价保住自己的捕鲸部门

佐久间顺子认为,答案实际是,捕鲸是政府运作的,是庞大的官僚结构,有研究预算、年度计划、职业晋升、养老保险。“如果自己负责期间部门不停地被裁员,当官儿的会觉得这是巨大的耻辱。”

“这就意味着,大多数官员会顽强抗争,不惜代价保住自己的捕鲸部门。对政客来说也一样。如果这个问题和自己的选区关系密切,他们会承诺将游说重新开始商业捕鲸。这也是保住自己席位的一条路。”

看起来真是庸俗平凡到难以置信。日本一意孤行继续捕鲸,也许不过就是因为几个议员要保纱帽、几百官僚要保预算。

(撰稿:苏平,责编:友义)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