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奇葩艺术—朝鲜出品独领风骚

Image copyright Alamy
风格独特的艺术品、特别是巨型青铜塑像成为朝鲜出口创汇的一大主力。俄国、中国都不做了,朝鲜货一枝独秀,非洲人情有独钟。

听了你可能有点儿吃惊:朝鲜特别愿意为你打造定制的艺术品。壁画?织锦?来幅“珠宝画”怎么样,这可是用半宝石粉末作颜料的!

也许你更加心仪那种壮观、震撼的?比如,给敬仰的独裁者、解放者树一座巨大的青铜塑像?

真有此心,“万寿台创作社”(Mansudae Art Studio)迫切希望收到你的订单。

“万寿台创作社”始建于1959年,主要是为了满足朝鲜国内大规模的宣传需要。朝鲜军事游行中那些引人注目的巨大塑像、壁画、横幅,还有百姓日常生活中抬眼可见的大幅海报,都是由万寿台创作社的4000员工制作的。

Image copyright EPA

意大利人皮埃·路易吉·赛西奥尼(Pier Luigi Cecioni)是负责万寿台创作社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一人。他说,“创作社位于平壤,万寿台是所在地区的名。实际上它更像是校园、而不是工厂。或者更像创作室,世界第一大的。”

他们刚刚为时装界的贝纳通家族制作了一幅巨大刺绣,为柬埔寨装修了博物馆。不过,对“万寿台海外部”(MOP)作品最有胃口的是……非洲。

1980年代早期,朝鲜开始出口此类威武挺拔、直奔主题、专制风格的艺术品,作为送给那些社会主义、或者不结盟兄弟国家的外交礼物。最近一些年,这也成了朝鲜硬通货币的宝贵来源:万寿台创作社的艺术家、手艺人被派往安哥拉、贝宁、乍得、民主刚果、赤道几内亚、埃塞俄比亚、多哥等国家承建项目。

津巴布韦当地媒体报道,津巴布韦已经准备好两座巨大的穆加贝塑像,等候纪念他与世长辞。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在塞内加尔,朝鲜人现场打造巨大的“非洲复兴运动纪念碑”,2010年揭幕。

据估计,朝鲜通过这种方式赚取以百万、千万计的大笔美元。

朝鲜艺术之所以如此让非洲领导人情有独钟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价格合理。塞内加尔定制了一座49米高的塑像,给朝鲜一片土地作支付,朝鲜立刻出售土地拿走现金。

第二:风格。艺术评论人士威廉·菲佛尔(William Feaver)说,“俄国、中国都不再生产这类东西了。(朝鲜的)吸引力显而易见,当然,尺寸规模也至关重要。”

菲佛尔认为,热衷此类艺术风格也是国家建设过程的一部分。“可以拿美国的拉什莫尔山作例子,一个相对新生、迫切希望在世界舞台展现自己的国家,选择用这种方式纪念立国之父。”

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Windhoek)外不远,有一个纪念纳米比亚独立运动的大型广场、看台和战争纪念碑—“英雄广场”(Heroes' Acre)。这也是万寿台创作社承建的。

BBC的弗劳克·金森(Frauke Jensen)介绍说,“这是一座巨大的方尖碑,11米高的‘无名战士’青铜塑像。无名战士的外貌很像纳米比亚第一任总统萨姆·努乔马(Sam Nujoma)。没有参观的人,也没看见旅游大巴。我走近纪念碑台阶,发现一只孤独的狒狒坐在一旁,看到我们立刻逃走。”

当然了,努乔马总统本人也曾参与为“无名战士”树青铜塑像的决定。没准儿,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一铜二鸟”?

不管无名战士像谁吧,至少他看起来像非洲人。在塞内加尔,当年的总统阿布杜拉耶·瓦德(Abdoulaye Wade)曾经抱怨,达喀尔(Dakar)外的大塑像太像亚洲人!重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再往近里说。2011年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外,开国总统萨莫拉·马谢尔(Samora Machel)的塑像被认定不够像;2001年民主刚果首都金沙萨的前总统洛朗·卡比拉(Laurent Kabila)塑像好像穿着金氏家族裁缝作的西装!

历史学家安德里亚·迪尼斯伍德(Adrian Tinniswood)说,“这些塑像看上去好像就是为了被推翻而立的。塑像看上去非常朝鲜风。说是自由的表述,其实代表着缺乏自信—更能反映非洲意识的那些非洲设计师、雕塑家哪儿去了?”

那么,那些朝鲜设计师、雕塑家、还有他们的意识又是什么样的呢?他们是烦躁的毕加索吗?被迫按照党的路线作艺术?

赛西奥尼曾经带领部分朝鲜艺术家前往意大利一些著名美术馆参观。他说,“他们对古典艺术颇有了解,但是认为抽象、观念艺术很好笑。并不是瞧不起什么的,他们只是觉得没必要。你要知道,这些人的处境其实令人羡慕:不像西方艺术家,他们不用担心作品是否卖得出去,他们挣工资。他们受尊重、有特权。我认识的那些人看上去生活幸福,很有从属的自豪感。”

Image copyright Rex Features

通过赛西奥尼的网站,也可以窥视这些朝鲜艺术家的生活。网站展示了各种各样的主题、载体,不过好像更加注重鲜花、士兵。

这些本领高超的手工艺人绝大多数默默无闻,为更伟大的事业作贡献,对利润不感兴趣。他们好像生活在一个与其他艺术家截然不同的世界—这并不是一个许多人都羡慕的世界。

不过,如果你的品味—不管是否有讽刺意味吧—更倾向于拥有量身定制、摆出一副“打的”姿势的古典青铜塑像,你需要找谁呢?

万寿台!

(撰稿:苏平,责编:林杉)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