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莫忘斯大林“大清洗”受害者

Image caption 莫斯科一些建筑物外挂上了大清洗受害者的纪念名牌

把斯大林看作英明领袖、战争英雄而不是暴君的俄国人越来越多。莫斯科活动人士立志挑战这股新思潮,提醒国人不忘历史真相。

金属牌匾,长方形的,不大,非常简单,上面刻着名字、出生日期和职业:电台技术员,记者,学生。然后,是被捕和处决日期。

俄国各地许多建筑物上出现了这样的名牌,一点点帮助人们记起斯大林政治迫害——“大清洗”中成千上万的受害者。

这是由一组活动人士发起的项目,它也在直接挑战着一种新思潮:越来越多的俄国人用积极眼光评价斯大林。

不久前在莫斯科市中心,又一块名牌挂在一所住宅前,引来一小群人围观。

Image caption 莫斯科一批活动人士希望“最后一个地址”项目提醒人们不忘斯大林统治黑暗的一面

奥尔加带来了一张她祖父米哈伊·索罗尼诺的黑白照片。祖父是大学语言学教授,1935年10月的一个早晨被逮捕,定性为“人民的敌人”。两年后,索罗尼诺在劳改营被处决。

看着这块不起眼的名牌挂在祖父旧居门外,奥尔加说,“今天,他得到了应该属于他的一点点承认。这并不是什么民间仪式,它有很神圣的含义,记住曾经人间蒸发的那些人的名字非常重要。”

项目名为“最后一个地址”,迄今已经收到1,000多份申请,要求组织者把名牌挂在大清洗遇难者旧居外。

负责该项目的活动人士来之前会首先征得现住户的同意,但这并非总是一帆风顺。

Image caption 斯大林统治苏联长达三十年

“不是大人物”

项目发起人谢尔盖·帕克霍曼科(Sergei Parkhomenko)解释说,“人们会告诉我们,不想把自己的公寓楼变成墓地,挂名牌感觉阴森森的。”

“或者他们会说不想让孩子看到,太恐怖。不过,我们要记住的受害者并不仅仅是大人物,也有普通人。”

大清洗、或者叫大恐怖,在1937、1938年时达到峰巅。

被逮捕、被判作“反革命”遭处决的俄国人除了苏共党员之外,还包括工人、艺术家、甚至家庭主妇。

现政府在制定新政策,纪念政治迫害的受害者。初稿明确指出,“继续试图找借口”、或者否认历史是“不能被接受的”。俄国还已经决定建立大清洗纪念碑。

但是,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越来越多的俄国人把斯大林看作“治理有方”的领导人、战争英雄,而不是暴君。

电视节目中,反对派活动人士常被贴上“人民敌人”的标签;长期致力于恢复打压记忆的组织“纪念”(Memorial)曾被称作“外国代理”,被控拿了西方主子的钱抹黑俄国形象。

罗曼·罗曼诺夫(Roman Romanov)解释道,“没有人迫使我们直面过去。”罗曼诺夫是莫斯科一所新“古拉格博物馆”的负责人。他回忆说,就连这个博物馆在刚开张时甚至也曾遭到部分人的反对。

“我们当然要记住过去那些胜利、英雄的篇章,但是我们也不能忘记那些悲剧性的历史段落。就好像一剂苦药,人们会说不愿意吃,但有必要吃。”

从莫斯科出城的一条主要公路旁,走入森林不远,有一个地方更加令人警醒地提示着不应忘记历史的原因。

这里(Kommunarka)曾经是根里克·雅戈达(Gennrich Yagoda)的消夏“行宫”,斯大林任期内,雅戈达是秘密警察的首脑。

Image caption 根里克·鲁宾斯坦1937年被当作“反革命”抓走,后来被枪决

雅戈达被枪决(1938年)之后,至少10,000名大清洗遇难者的尸体被用卡车运到这里埋葬。现在东正教会负责管理这片土地,教会用捐款竖起了木十字架、纪念石碑,作为对死难者的“永久记忆”。

树上,遇难者亲属挂起的照片在风中摇摆,地下,积雪掩盖着塑料花。

安娜·波格达德(Anna Bogorad)是第一次来给外公扫墓。她回忆说,“外公遇难的时候我妈妈只有11岁。他是被枪决的,和许多其他人一样,是冤案。”

安娜的外公根里克·鲁宾斯坦(Gennrich Rubenstein)是“苏维埃铁路”的一名经理,1937年被当作“反革命”抓走,后来被处决。安娜手里举着一张外公模糊、发黄的照片,上面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

安娜不久前也在外公旧居外挂上了纪念名牌。她愤愤不平地说,“现在还有人根本不想知道这段历史。特别是年轻人,他们学习的历史让他们给当年的迫害找到了依据。他们会说,‘啊,我们大步前进了。从一个只有耕犁的国家成了坦克大国。有些人糟了罪,又能怎样呢?’”

接着再说市中心。“最后一个地址”项目已经在一些著名建筑物安装了170多块纪念名牌。死难者不能再被忽视。

谢尔盖·帕克霍曼科说,“我们的目的并不仅仅是要在俄国所有的建筑物上挂上名牌……更重要的,是要让人们看到名牌,了解这些从未谋面的人的遭遇。他们回去后还可以讲给孩子。”

(撰稿:苏平/责编:友义)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