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把午睡习惯扫进历史垃圾堆?

中午不睡,下午崩溃?和中国人一样,西班牙人也爱午间小憩。现代社会,这是不是有点过时?西班牙总理拉霍伊最近提议,调整作息时间,取消午休早下班。国人不少拍手称赞。但是改革了,西班牙会不会也少了一点慢生活的魅力呢?

“在我们家,肯定是人人百分百同意更改作息时间。工作日,我的孩子几乎从来见不到爸爸!”

玛塔尔兰兹(Cristina Matarranz)一家住在马德里,说这番话时,她自己一人在照顾三岁的女儿和七岁的儿子。她在银行工作,下午三点下班后从学校接孩子回家。

孩子的爸爸在一家医疗器材公司工作,公司坚持要求雇员早上九点上班、下午七点下班。这是西班牙办公室的经典作息时间,朝九晚七,中间包括两小时的午休:两点到四点。

玛塔尔兰兹说,孩子爸爸从家到办公室通勤需要一小时,所以,其实他也没有办法按照老传统中午回来吃上一顿热乎饭、再睡上一觉。更糟糕的是,他晚上八点才能到家。

“公司很少允许他在家上班。学校里的人根本不信我们的孩子还有爸爸,因为他从来没有接送过孩子,也没有参加过学校的任何活动。”

西班牙失业率高达21%,雇员很难向老板提条件。因此,活动人士—比如卡赛罗(Jose Luis Casero)提议,向改革作息时间的公司提供“优惠”奖励。

卡赛罗是西班牙“作息时间合理化全国委员会”的负责人。他说,“人们要工作,但是也要生活。”

卡赛罗认为,采纳弹性工作制、允许远程工作的公司应该享受减税待遇,他还希望政府开办更多的幼儿园、希望学校早上提早一些上课。

卡赛罗还说,西班牙生育率(每名妇女1.32个孩子)低于欧盟平均水平(1.58),部分原因是经济,但也是因为“人们太累了,连人际关系都无力应付。”

Image caption 基尔尼和她的女儿。

基尔尼(Carolina Dobrzynki Kearney)是马德里的一位单亲妈妈,在营销行业工作。她 说,每个工作日都有半天白白浪费,因为客户长时间联系不上。

基尔尼说,“活儿本来六个小时就可以干完,但是,我需要对方接电话。早上10点前找不到人,中午1点半到2点也没戏。没办法,我只能和客户约好,晚上6点到8点期间通电话。这时候,我其实最想陪女儿去公园玩儿。”

她形容,捍卫家庭时间和空间是一场持久战。“从个人角度说,我们必须表述立场,家庭时间一定要向与工作有关的事情说不,但是这样做经常被人瞧不起。” “西班牙人有点像齿轮,对传统方式坚守很顽固。他们抱怨作息时间,仅此而已。总得有人行动起来搞改革。”

总理拉霍伊提出的一项建议是,将西班牙时钟从现在的中欧时间倒拨一小时,和葡萄牙、英国、爱尔兰接轨。事实上,这等同于改回1942年之前的状态。当时,西班牙执政的独裁者弗朗科把时钟拨快了一小时,表示向希特勒的效忠。

卡赛罗称使用中欧时间“不正常”,这也是文化娱乐活动开始过晚的原因之一,比如,电视的黄金时段是晚10点到午夜。他说,“西班牙需要使用所在时区的时间。别忘了,格林尼治本初子午线穿过萨拉戈萨(Zaragoza)。”

但其实,晚上下班时间提前才会给绝大多数家庭带来最大的变化。

托雷斯(Consuelo Torres)在一家跨国电讯公司工作,过去许多年,一直要到晚7点下班。无奈,她每天只好用自己根本不需要的那两个小时的午睡时间开车满城跑,把四个孩子送到人家,下学后有人照顾。

最近,她采取改革行动,每天缩短工作时间1小时,还放弃午休。

她说,“这么多年了,我像个傻瓜一样奔波。从法律上讲,如果家里有上小学的孩子,雇员可以要求缩短工作时间。”

现在,托雷斯每天工作七小时,早九点到下午四点,学校放学后她接完孩子回家。

托雷斯说,“我收入甚至都没有减少,因为省了汽油钱,税率也降了一格。许多人不这样做,他们担心公司会报复。但是现在,要求变革的社会呼声越来越强了。” 不过,也有一些在西班牙的人担心,全盘放弃午休,西班牙也许会丢失一些特有的魅力。比如,在马拉加(Malaga)工作生活了10年的英国媒体人、企业家汤姆森(Penny Thompson)就持这种观点。

她说,“考虑到从现在直到10月份天气炎热,吃完午饭休息一会儿很合理。大多数家庭都喜欢晚上一起吃正餐。因为热,他们不会太早吃晚饭。”

“还有午饭。西班牙人喜欢用新鲜食材认真做饭。这要花费一定的时间。给全家做完了、吃完了,歇一会儿很惬意。”

(编译: 海伦 责编:林杉)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