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俄罗斯人为啥力挺普京总统?

Image caption 埃列克特罗斯塔尔位于莫斯科以东大约50公里,总人口15.5万。
在许多俄国人看来,权力和财富本来就是手拉手的。他们颇有戒心,怀疑西方要“在普京脸上抹黑”。

出莫斯科驱车东行两小时,抵达沙皇时代名叫扎迪舍(Zatishe)的小镇。这个老镇名的意思是“平静与安宁”。

这里的生活的确既平静又安宁,直到有人来修建了一家巨大的冶金厂、一家弹药厂和一家重型机械企业。共产党执政期间,小镇被重新命名为埃列克特罗斯塔尔(Elektrostal)--俄文电与钢的缩写。这个新镇名揭示着小镇既不再平静也少了安宁。

20多年前,前苏联解体。但是今天,和俄国许多其他地方一样,埃列克特罗斯塔尔仍然有自己的“列宁广场”、“苏维埃大道”。小镇也有苏联时代俄国非常普遍的一种情结:对西方深深的疑心。

在一家卖报纸的小商亭,我询问售货员纳德兹达,她对巴拿马文件什么看法。巴拿马文件指克里姆林宫的密友涉嫌洗钱。

纳德兹达回答说,“我对你的态度……相当负面。”

我回答说,“那真遗憾。我对你没有任何负面态度。”

纳德兹达解释说,“这不是针对你个人的。你看上去还像个好人。我不喜欢的是你的国家和你那个国家的算计。所有这些所谓的‘调查’是浪费时间和财力。我们知道你们的用意。”

Image caption 这张普京和好友、大提琴家罗杜尔金的合影摄于2009年。泄露的文件指罗杜尔金拥有两家疑似通过可疑交易获利数百万美元的公司。

纳德兹达把自己的朋友、卖冰激凌的玛丽娜叫过来说,“玛丽娜,他们要给普京脸上抹黑。”

买冰激凌的玛丽娜说,“我们支持普京,我们支持俄国。西方不过是要推翻普京,在俄国安插一个自己人,像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那样的人。”

我问她们,“那么,那些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人被指有岸外账户、逃税、洗钱呢?难道你们不吃惊?”

玛丽娜回答说,“有地位的人一向都有这样的账户,将来也永远会有。普京不可能紧盯所有的人吧。”

在埃列克特罗斯塔尔美发厅,经理嘉琳娜认为,与西方相比,俄国仍然高一等。

她告诉我说,“我们有敌人很不好,比如美国,总是在批评俄国。美国人就是想征服世界。我确信,普京和这些指控的账户无关。”

后来在公园里,我遇到一位名叫鲍里斯的数学家。我问他怎么看总统密友被指通过离岸公司转移巨款。

鲍里斯说,“嗯。这对我的生活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如果不影响我本人、或者我身边的人,那么就我个人而言,这就相当于不存在。再说了,普京是现代最伟大的领袖。”

俄国电视描绘的也正是这样一番图画:英雄普京对阵恶魔西方。这个信号如此强悍有力,有时完全屏蔽了部分人对电视宣传存在的疑心。

埃列克特罗斯塔尔外语学校的老师查娜说,“现如今,我们不能依赖于大众传媒。有时,我们处境艰难,不知道该相信谁。任何地方、所有的大众传媒都会说谎。”

Image caption 埃列克特罗斯塔尔许多人看来怀疑西方、力挺普京。

不过,这并不影响查娜对普京的看法。“我认为他不该受批评。他是很棒的总统,他以身作则。”

我问查娜怎么看待过去那些称普京有数十亿美元家产的传闻。

查娜回答,“不对,这样的指责是错误的,绝对错误。敌人总有指责我们的理由。他们会试图夸大事实、无中生有。”

我在埃列克特罗斯塔尔访问的大多数人都对西方领导人和西方政府持批评态度。

不过,也许除了卖报纸的纳德兹达以外,我感觉还是颇受欢迎。在公园里,三个朋友尼基塔、伊凡和安德雷跳下自行车,请我分享看上去有点像白兰地的酒。我解释说,要开车不能喝酒。他们请我握拳碰碰酒瓶,表示友谊。

三个朋友对巴拿马文件看法不一。伊凡不屑地形容巴拿马文件全部是“垃圾”,但是尼基塔宣称自己是少有的“反对普京”的人之一。他说,他认为记者调查结果是真实 的。

离开埃列克特罗斯塔尔之前,我和退休老人艾拉聊了起来。她正坐在便道上卖袜子,收入用来补贴养老金。你可能会想了,如果有人对俄国巨款流到国外的指称愤怒无比的话,艾拉肯定应该是其中之一。但是,她好像根本不在乎。

艾拉告诉我,“我不知道这些个离岸账户,但是我确实知道,国家元首有权富裕。他肩负着沉重的责任。”

在许多俄国人看来,权力和财富是手拉手的。这里许多人对西方仍然心存疑虑。

只要俄国人仍然把注意力集中在国外的敌人身上,国内的俄国领导人就可以继续感觉相当安全。

(编译: 苏平 责编:凯露)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