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印度“绝望主妇”为何频频自杀

Image caption 对印度家庭主妇自杀现象的研究非常少

2014年,印度有超过两万家庭主妇自杀。同年,印度5650名农民自杀。

这么说,家庭主妇自杀人数超过农民自杀人数的250%,占女性自杀总人数的47%。但是,这一现象并没有像农民自杀一样连年成为头条新闻。

事实上,自从1997年印度国家犯罪记录局(NCRB)有案可查以来,印度每年都有超过两万名家庭主妇自杀。2009年达到巅峰:总数为25092。

1997年以来,印度家庭主妇自杀率--每10万人中超过11人自杀--持续高出总体自杀率。2014年曾降到9.3,但仍然相当于同年农民自杀率的两倍以上。

鲜有关注

邦与邦之间,家庭主妇的自杀率也有区别。比如在2011年,马哈拉施特拉邦、泰米尔纳德邦、中央邦、喀拉拉邦、卡纳塔克邦、安得拉邦、果阿邦、西孟加拉邦和古吉拉特邦自杀率较高,旁遮普邦、北方邦和比哈尔邦则较低。

麦耶(Peter Mayer)在阿德莱大学教政治学,他投入许多时间研究印度自杀这一社会现象,他很好奇,家庭主妇自杀率为什么如此之高,媒体关注为什么如此之少。

正如麦耶所说,毕竟,西方社会的研究表明,“婚姻能保护已婚妇女免于自杀”,已婚者自杀的可能性应该更小。比如,对美国和澳大利亚的调查发现,已婚人群自杀率低于同年龄段其他人。

Image caption 媒体对家庭主妇自杀现象的报道也非常少

印度显然是个例外。比如,2001年自杀的人中已婚者占将近70%。

2012年,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刊登的一篇研究结果称,印度15岁以上女性的自杀率超过高收入国家同龄人2.5倍以上。已婚妇女也包括在其中。

曾著有《印度自杀与社会》一书的麦耶和他的同事斯蒂恩(Della Steen)发现,“整体来看,自杀风险也许在婚后前一、二十年更高,也就是说,30-45岁的女性人群中。”

他还说,“我们发现,女性读写能力、接触媒体的程度、家庭规模更小等等所有这些可以被看作女性自主权的指标,都和这些年龄段的女性自杀率较高有关。”

此外,研究人员还说,在最“传统”的一些邦,家庭主妇自杀率最低。这类地区家庭规模普遍更大。

“期待值改变”

麦耶告诉我,他认为,家庭主妇自杀率与“目前印度正在经历的家庭性质的社会转型”有关。“说明问题的一个核心因素是,社会角色、特别是已婚女性社会角色的期待值正在发生变化,这一点相当重要。”

已婚女性与配偶、与父母存在冲突,“教育程度更低的婆婆与教育程度更高、更不听话的儿媳之间的关系”也是导致紧张的原因。

莫勒(Joanne Moller)研究发现,受过教育的儿媳更有可能“和丈夫达成坚定同盟,劝说丈夫脱离父母、建立自己的核心小家庭。”

帕特尔博士(Dr Vikram Patel)是著名心理医生、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教授,他告诉我说,印度家庭主妇自杀率居高的原因也可以归结为“性别与歧视”的双重打击。

“许多妇女面临强迫包办婚姻。她们有梦想、有理想,但是通常找不到支持自己的配偶。有时候甚至也得不到自己父母的支持。她们被困在一个艰难的体制和社会环境中。”

“结果呢,与配偶缺乏浪漫、信任和感情都能导致自杀这类悲剧的发生。”

另外一个雪上加霜的原因是,抑郁症患者缺少心理医师咨询、医疗救助服务。还有,对“精神疾病”仍然存在社会歧视。

“嫁妆纠纷”

下一个大问题:农民自杀受到普遍关注,这当然没错,但为什么媒体对家庭主妇自杀率上升视而不见呢?

麦耶说,即使印度媒体偶尔报道已婚妇女自杀,几乎也总是以受公婆虐待、因嫁妆产生纠纷为框架的。很显然,这并不是故事的全部。

沙尔玛(Kalpana Sharma)是研究员、记者。她说,缺乏报道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印度媒体“对性别视而不见”。

“从某种意义上看,这比厌恶女性更糟糕。对与女性有关的话题缺乏探讨,媒体甚至没意识到存在问题。”

印度“绝望主妇”的遭遇迫切需要研究、曝光。

(编译:苏平/责编:林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