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法国人学会爱警察了

Image caption 新学员奥德丽:警察这份工作其实很棒!

在法国,警察长期被看作打压的工具。巴黎连遭血案后,警察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英雄。去年,报名当警察的法国人创下历史纪录。

一名年轻的学员推开举着球棒向自己冲来的妇女,拔出左轮手枪,大声喊道,“警察!别动!”

法国东部桑斯(Sens)的警察培训学校内,奥德丽正在上自卫课。2015年初《查理周刊》和犹太超市遇袭后,奥德丽报名来这里学习。

她说,“去年1月和11月巴黎遭受袭击,我们面前的危险更加一目了然。所有的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所有的人都需要保护。不管什么方式吧,我们都想能帮忙。这就是我到这里来上学的原因。帮助让我们这个国家更安全。”

今年3月,创纪录的35000人投考警察,比去年同比增加50%。合格率只有8%,相当于精英的“巴黎政治学院”入学考试的录取比率。

我问另外一名学员佩雷兹他为什么要当警察,他回答说,“《查理周刊》遇袭时,一名警察倒在地下祈求枪手饶命,枪手无情地开枪……这让我非常震惊。”

Image caption 学员上射击课

“这也让我更加坚定决心,要捍卫我们的共和、我们的国家。每天早上醒来,我知道也许今天就要面对生命危险,但是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动力。”

佩雷兹说的那位警察名叫艾哈迈德·梅拉贝特,我下面采访的这位新学员也叫艾哈迈德。他说,“我是阿尔及利亚后裔。我小时候,那里也有很多恐怖主义。我记得去度假时见过宵禁。11月巴塔克兰音乐厅遇到袭击的时候,我就想起了阿尔及利亚。12月,我报名当了警察。”

《查理周刊》和犹太超市袭击案中共有三名警官殉职,电视直播警察冲击超市救出人质,在许多法国人眼中,警察成了英雄。

1月,在巴黎巴塔克兰音乐厅反击枪手的第一人也是下班后碰巧路过的警官。他进入音乐厅、用警署配备的手枪打死一名枪手。几天后,警察冲入巴黎以北不远的圣丹尼斯一处公寓,行动中击毙一人,此人被怀疑是巴黎袭击的策划者。

警官培训学校负责人雅克·理查德说,“新学员许多人报名的原因中,恐怖攻击是决定性因素。我看,这些年轻人找到了责任感、帮助他人的愿望。”

Image caption 《查理周刊》血案中,警官艾哈迈德殉职

“出了这样的事,人们会团结起来。每个人都想贡献一份力量。比如,自愿献血的人增加了很多。更多的人希望加入紧急救助部门、警察。人们的思维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

在法国,过去20年中,警察的形象发生了重大变化。1995年的电影《恨》(La Haine,又译《怒火青春》)颇受观众和影评界欢迎,电影将警察刻画为虐待狂、种族歧视者。

以此片荣获当年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的马修·卡索维茨(Mathieu Kassovitz)解释说,“这是一部反警察的影片”。当时,摄制组走过戛纳电影节颁奖仪式那段著名的台阶时,执勤的警察转身背对表示抗议。

曾经撰写过几部警察专著的历史学家让-马克·波尔利埃尔(Jean-Marc Berliere)说,在法国,警察的负面形象由来已久,已经有数百年历史。

他说,“即使是在路易十四时代,法国人也憎恶警察。在公共眼中,警察意味着压制、限制自由。”

Image caption 1968年索邦大学外抗议者和警察冲突

决定性的一刻是1968年5月,当时警察和巴黎索邦大学抗议的学生发生冲突。那场革命运动扩散到工人中,让法国经济陷入瘫痪几乎两个星期。暴力升级后,法国总统戴高乐调拨警力平息。但是,媒体总是对扔石头的学生抱有同情心。

不过,《查理周刊》血案后四天,出了一件非常不寻常的事。巴黎人聚集街头表示对死难者的哀悼、对警察的支持。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抓住了关键一刻。

人群突然分开,用手机拍视频的男子问道,“出了什么事?”然后,画面显示警察,有开车的,有步行的。塑胶垫肩让他们的身形很像是科幻片中的英雄。然后,人群开始高呼,“谢谢!谢谢!”

当时也在现场的波尔利埃尔说,“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年轻、有文化的大都市人在为警察喝彩!我看到有女人向警察献花,有人与他们握手,还有女人亲吻警察。可以看得出,警察也非常感动。真是没想到。”

对奥德丽来说,这让她认识到,“警察这份工作真棒!”

Image caption 1968年索邦大学外抗议者和警察冲突

波尔利埃尔说,这样的事从前只出现过一次:1944年巴黎解放时。盟军介入前,警察是第一个站出来抗击德国侵略者的。“后来游行警察走过来的时候,人们高呼‘警察万岁!’”

当然目前还不清楚,警察如此得民心是否会持续下去。

最近一次抗议劳工法改革的活动中,警官殴打黑人示威者者的视频对警察形象带来负面影响。著名社会学家迪迪埃·法西(Didier Fassin)撰写的《保安部队》(Security Forces)一书也于事无补。他获准在2005-2007年间跟踪观察巴黎一地区的警察,他在书中谈到了广泛的暴力和种族歧视。

但至少在眼下,一大部分法国人仍在用新眼光看待法国警察:英雄。

(编译: 苏平 责编:友义)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