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朝鲜紧闭的国门“开了一条缝”?

Image caption 12年后记者重返朝鲜

三名诺贝尔奖得主访问平壤,和大学生交流互动。组办者称,要聆听朝鲜年轻一代的意见,或许能建立对话方式,促进理解。过去已经有许多人试图和朝鲜对话。

中国、俄国、美国、韩国、日本都试好几十年了。现在,就连朝鲜曾经最紧密的盟友中国都有些烦了。科学家能起到什么作用?小金试完了核弹试导弹,平壤真有心和外界联系?

坐在飞机上。舷窗外,穿云透雾,可以看到中国东北地区的群山渐渐远去。

身后几排,坐着三位诺贝尔奖得主。他们正在和列支敦士登的阿尔弗莱德王子闲聊。

前方目的地:朝鲜。

在我曾经受命承担的报道任务中,这肯定算得上更为奇特的一起。

记者们肯定会想法设法,试图以任何方式进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亲自看上一眼。所以,我这次真是有幸,揪着这个特殊代表团中特殊成员的西装尾巴,去成了朝鲜!

代表团成员都有谁呢?一名以色列人,一名英国人,一名挪威人,还有一位身材高大的欧洲王子!

他们受邀前往平壤,与金日成大学的学生们会面,就医学发展、经济政策和化学生物等话题与朝鲜年轻一代交流互动。

牵线搭桥

这次活动是由总部设在维也纳的“国际和平基金会”(IPF)组织的。

Image caption 阿尔弗莱德王子(左三)和诺奖得主代表团在平壤

此次访问朝鲜的三位知名科学家分别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挪威人芬恩·基德兰德教授(Prof Finn Kydland),他目前在美国圣巴巴拉(Santa Barbara)的加利福尼亚大学工作;

诺贝尔医学奖得主、英国人理查德·罗伯特博士(Dr Sir Richard Roberts),他在位于英国东部伊普斯维奇(Ipswich)的新英格兰生化实验室工作;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以色列人阿龙·切哈诺沃教授(Prof Aaron Ciechanover),他在海法的以色列理工学院任教。

代表团其他成员还包括:列支敦士登的阿尔佛莱德王子,他是国际和平基金会咨询委员会主席;

另外一人是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创始人尤韦·莫拉韦茨(Uwe Morawetz)。他在过去两年间曾经六次访问朝鲜。

我个人真希望能不管通过什么机会“脱稿”看看朝鲜。这可能有点儿太乐观。

上一次我去朝鲜还是在12年前,整个行程每一个步骤都被精密编排、每一个细节都被严密控制。

不管去哪儿,我们的跟班儿二人组—一个金先生一个金太太—都形影不离地跟在身后。我们被安排住在河中心小岛上一座玻璃塔楼中。

Image caption 朝鲜仍然是最贫穷、隔绝的国家之一

有一天一大早,我想悄悄溜出去看一眼平壤的市井生活。那是冬天,河上结着冰。我混到桥边,突然,一旁的树丛中跳出一名士兵,下令我立刻掉头回去。

自从那次以后,朝鲜有些事确实已经变了,但其他许多还是一成未变。

亲爱的伟大领袖金正日死了,取代他的是他肥胖臃肿、诡异难测的金正恩。朝鲜马上就要召开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了。此次大会将成为朝鲜执政党劳动党36年来的第一次党代会,也是朝鲜30多年来最大的一次政治大会。

预计大会上,金正恩将和他的爷爷、爸爸一样被捧为最高领袖。

小金现在有了几个核弹和导弹,不过他还没有把核弹放在导弹上,至少目前还没有。

不能上网

回顾2003年,除了政坛党内、军界的高层官员,其他朝鲜人不准有手机。我只能把自己的留在中国,否则有被没收的危险。现在我得知,许多朝鲜人都有手机了,所以这一次我也就义无反顾地带着我的。

Image caption 近来金正恩数次试验导弹

但是,朝鲜没有互联网。朝鲜依然是全世界最贫穷落后、与世隔绝的国家之一,只有一个官方电视频道、一家官方广播电台。

我陪着去朝鲜的这个诺贝尔奖得主代表团希望能够打破一点点那个与世隔绝,和朝鲜的大学生对话一下,互动一下。

这个目的非常高大上。就像丘吉尔曾经说过的那句名言,“谈谈总比打打好”。

但是过去已经有许多人试图和朝鲜对话。中国、俄国、美国、韩国、日本都试过好几十年了。现在,就连朝鲜曾经最紧密的盟友中国都有些烦了。

上个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表示,作为对朝鲜最近一次核试验的回报,要加强对朝鲜的经济制裁。

如果平壤真的是想向外部世界伸出手,它表示意愿的方式也是真的是很奇怪。

(编译: 苏平 责编:凯露)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