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平壤经历“迷你腾飞”?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外国观察人士说,平壤出现“迷你腾飞”,到处可见市场和小商店。

朝鲜党代会,很难摸清金正日到底打什么算盘。不过,平壤经济确实出现变化迹象,但是享受变化带来的好处?上层人首当其冲。

朝鲜劳动党召开代表大会,这样的事儿非常罕见。你可能会想了,上星期这次大会,一定是个信号:朝鲜就要出什么大事了吧。

不过当然了,信号的指向可能恰好相反。朝鲜是全世界最后一个专制国家之一,政治非常不透明、相当令人费解,根本办法搞懂是怎么回事。

上一次劳动党召开代表大会还是在1980年金日成执政期间。但是他的儿子金正日从来没开过党代会,也许他信奉的“军事至上”的教条让他觉得,连浅显地显示一下民权也毫无必要。

也许因为他的地位至高无上,他根本没必要。现在他的儿子金正恩召集党代会,也许他希望表明的是,军事不再是“第一位”的了。

也许因为,他的最高职位仍然不是百分百安全,需要通过这样的历史盛况在国内起到宣传推动作用。

也许。也许。

Image caption 对于上层社会的人来说,现在的商品选择比从前多多了

也许他希望最大程度地争取和利用各界强大精英的合作,做出艰难的政策改革,将朝鲜一点点推向新的改革方向。

也许,他希望提拔新鲜血液、新盟友加入体制内。

也许全部、也许部分,也许全都不是。我们就是不知道。不过我们知道的是,在他掌权的过去四年中,朝鲜确实在变。

我不是指的研发核武器。这个游戏金正恩在接了爸爸的班之后继续玩儿,不仅没放弃,而且加大了筹码。

我也不是指的朝鲜的人权纪录。现在即使初试脱北,也有可能被判三到五年劳改。

我指的是在经济领域--如果、如果真要改革,这是唯一的一个领域—有一点迹象,也就是个暗示性的,真有一点变革的意思。

Image caption 在平壤以外的这家农场,农民按产量计酬

和我2009年上次去时相比,平壤有一种不同的感觉。

外国观察人士现在说,平壤正在经历的好像是个“迷你腾飞”,有了市场、小商店,现在平壤几乎每个街头都能看到。

从前,商业是完全被禁止的,或者说至少也是被迫秘密运作。僵化的社会主义体制憎恨一切形式的买与卖。

现在,朝鲜依然存在凭票供应。政府派来监视和控制外国媒体的官方陪同告诉我说,目前的规定是每天650克玉米、大米和肉,这比近来一些外国报纸报道的供应量稍高一些。

但是,不管具体供应量是多少吧,现在在商店里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朝鲜人买东西满足日常需要。

Image caption 即使变化很小、影响的人很少,也值得注意

也有人提到过工业领域的改革,在国有体制内引入一些私营成分。农业领域也一样。

我们被带去参观一个农场,就在平壤外不远。我们被告知,农民根据他们的产量多少获得报酬,这可是非常资本主义的一个概念。

所有这一切,都可以追溯到金正日时代,但是在金正恩时代,这些变革得到了巩固,看起来好像也在扎根,不管多慢、多么谨慎吧。

当然了,这些变化带来的好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感受、享受到。

农村地区仍然存在严重的贫穷、营养不良。要想结束长期的食品短缺,单靠小规模、试验性的农业改革是不够的。

不过在社会高层,看起来人们现在的选择真是超过了从前任何时候。

在我们被带去参观的一家朝鲜百货商店内,我们看到当地人把美元、人民币换成朝鲜圆购买进口商品,品种繁多令人难以相信。

一瓶进口的日本啤酒售价35000圆,用商店的兑换率来算大约合4.5美元。

但是我们去过的那家平壤外的农场,月平均工资大约在10万朝鲜圆。一罐沙丁鱼售价大约5200圆,农民月工资还买不起20罐。

我们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在我文章开篇列出的各种选择中,党代会将成为一个机会:相对来说就任仍然不久的新领导人巩固权力的机会。如果朝鲜真的搞第五次核试验,完全也是为了同样的目的。

但是,在一个不屈不挠的极权主义国家,就连只影响一小批人的那些小小的变化也是值得注意的。

所以,人们才紧盯着朝鲜劳动党代表大会,寻找可能发生更多变化的信号。

(编译: 苏平 责编:林杉)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