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下班失联 享受清闲

法国新劳工法将赋予打工仔下班后“离线权”,免受老板追杀、公事滋扰。行得通吗?面对全球竞争,这是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政府是否应该插手控制工作电邮,拯救工作缠身的打工仔免遭“数字崩溃”?法国的回答好像是:应该!

总统奥朗德领导的社会党即将投票通过一项法律,第一次赋予员工“离线权”(right to disconnect)。

雇员人数在50人以上的公司有义务起草良好行为章程,规定雇员不需要发、回电子邮件的时段—通常是晚上和周末。

这项提议刚刚问世时曾遭外国媒体频频搞笑,漫画上,目光如鹰的检查人员盯着那些废寝忘食的人。

但是法国政府表示,永远在线是个普世问题,而且越来越严重,有必要干预。

Image caption 巴黎共和国广场上,示威者抗议新劳工法

社会党议员哈蒙(Benoit Hamon)告诉我,“所有的研究都表明,现在与工作有关的压力比从前多了很多,而且这个压力无时不在。”

“人是离开办公室了,但并没有离开工作。他们仍然被一根什么电子绳索牵着,就像狗一样。短信、消息、电子邮件入侵占领个人生活,直到让人崩溃的地步。”

“离线权”是劳工法的一部分,劳工部长高姆丽(Maryam El Khomri)提出的劳工法改革草案在法国激起持续数星期的抗议,其中的“离线权”几乎是得到共识的唯一条款。

不管是在法国还是其他地方,大多数人都同意,工作包围家庭是数字革命令人担忧的副产品。

位于巴黎的艾丽娅(Elia)管理咨询公司的高管林勒(Linh Le,音译)说,“在家里,工作场所可能是厨房、浴室、甚至卧室。我们在工作电邮、个人WhatsApp、Facebook图片、工作短信之间不停切换,所有的事都用同一个工具完成。”

她说,“你既在家、又不在家。这对伴侣关系构成切实威胁。”

林勒还说,她提供咨询的一些公司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这可能给员工造成的危险。最极端的威胁也就是所谓的“职业倦怠”(burnout)。她对“职业倦怠”的解释是,完全无法放松造成的身体、心理、感情上的压迫感。

但是,除了让员工免于受折磨,公司也需要他们保持创造力。林勒说,不能定期放松,这可能性也更小。

她赞扬一家美国保险公司,该公司给员工发放睡眠监测器,连续20个晚上睡眠良好可以获得奖金。“这表明,优秀的公司承认不去家中骚扰员工的重要性。”

“在法国,我们认为有两种时间,希腊人定义的那样。一是Chronos,一是keiros。前者就是一般性的、可以测定的时间,后者是潜意识中的时间……创造性时间。K时间对创造性思维至关重要,优秀的雇主知道,他们有必要保护员工的K时间。”

那么,“离线权”这项法令能推行的开吗?许多人对此有疑问。

在巴黎市中心的网上市场PriceMinister内,总经理马斯奥特(Olivier Mathiot)曾经推行“星期五无电邮”,鼓励员工尽量减少使用数字化交流方式。

销售经理施密特(Tiphanie Schmitt)说,这个构思没问题,帮助人们增加面对面交流,但是她表示,她一定会抵抗政府以任何方式干预她如何做自己的工作。

她说,“我是做销售的,我喜欢做销售。这就意味着,我晚上发电邮到很晚,周末也会发。我不希望我的公司因为有什么法律就阻止我使用我的邮箱。”

在香榭丽舍附近一家名叫“投球手”的酒吧内我也听到类似观点。这是金融、电脑界工业人员经常出没的一个地方。

软件编程员格利高里说,“我认为,离线权非常有利于改善人的生存状态,但是绝对行不通。”

“在我们公司,我们要和印度、中国、美国的开发人员竞争。我们需要和世界各地的人交流,一直到晚上。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受这样的限制。”

“如果我们真遵守了这项法律,就等同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网上市场的马修奥特认为,这个问题应该通过教育、而不是立法来解决。他说,“在法国,我们一直走在立法的前列,但是我们需要的是增加工作的灵活性,法律并不总是有用。”

管理咨询公司的林勒预测,法律很快就会变成无关痛痒。她预测,“几年后,电子邮件就不存在了。我们早换成其他通讯方式了。”

就连为离线权唱赞歌的哈蒙议员都承认,法律只能起到一定的效果,因为现在的草案中没有对违法者的惩罚规定,只是希望公司能自愿遵守。

尽管如此,所有的法国人都同意,通讯超负荷这个问题需要提到所有雇主的议事日程上。

(责编:路西)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